“这个酒店,是我一哥们开的,我这哥们,在华夏许多景点都开了酒店,而且都是最高档的酒店,美女,要不我让我哥们给你办一张白金会员卡,以后你只要住他名下的酒店,都是免费,而且住的都是高级套房。”一进酒店,罗乃阔就在袁小婷面前展现了一波自己的实力,只是他话音刚落,袁小婷还没有说话,就看到酒店的电梯下到一楼,从电梯中走出几个人,其中一个女人看到罗乃阔,一脸惊喜地喊了一声“乃阔”。

  这一声“乃阔”喊的罗乃阔浑身一颤,脸色顿时变得很不好了,极为不情愿的,罗乃阔转过了身子,看向朝她热情快步走来的那名女子,挤出一丝极为难看的笑容,说道:“你怎么也跑来这里了?”

  云凡等人听到这个女子在喊罗乃阔,而且还喊得挺亲热的,都不由转身朝这名女子看去,这一看之下,就连云凡,也是脸色微变,因为这女子,实在是太胖了,胖就胖吧,而且还穿着红色高跟鞋,短裤加黑色丝袜,两条裹在黑色丝袜中的大腿,吴强确定,跟自己的腰差不多粗了,而且这女子,脸上还画着浓妆,走起路来,脸腮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就看了一眼,吴强就赶紧收回目光,看向陈欣。

  再看了一眼这女子之后,吴强觉得,自己的女朋友,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了。

  “乃阔,人家不是听说你来这里了,就跟着过来了,乃阔,你什么时候来我家跟我爷爷提亲啊,你看我都这么大了,也该结婚了,要不这次我跟你回京城,咱们就把婚事给办了。”胖女子径直走到罗乃阔身边,直接拽住了罗乃阔的手,跟罗乃阔撒娇了起来。

  罗乃阔的脸色瞬间不好了,简直比酱油还要黑,挣脱了一下,但是根本挣脱不了,这时候,罗乃阔才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好好健身,不然也不至于连一个女人都手都挣脱不了。

  其实,就算罗乃阔健身了,肯定也不是他这位未婚妻的对手,别看他的这位未婚妻很胖,但是实力,却不弱,可是一位内劲高手,没办法,谁让她背后的家族,可是华夏四大武道家族之一的沈家。

  “咳咳,沈媚,结婚不着急,我们都还年轻,过几年再说好不好?”罗乃阔笑道,只是这笑容,简直比哭都还难看。

  从罗乃阔记事起,他就知道,自己有一位未婚妻,是当年他爷爷和沈家的老爷子定下的,小时候,罗乃阔根本没在意这门婚事,但是在他渐渐长大,懂得结婚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就想见见这位传说中自己的这位未婚妻,这可是要和自己以后睡在一起的女人啊,罗乃阔自然很在意了。

  十五岁那年,在罗乃阔的哀求之下,罗家老爷子没办法,就让沈家老爷子,带着她的孙女来京城,和罗乃阔见面。

  十五岁的罗乃阔,那个时候已经是京城有名的纨绔了,处男之身早就没有了,他迫切地希望见到自己的未婚妻,虽然他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位未婚妻,甚至连相片都没有见过,但是罗乃阔见过自己岳父岳母的照片,岳父很帅,岳母很美,那生下的女儿,肯定是个绝色大美女了。

  所以在见面那一天,罗乃阔将自己精心打扮,穿着西装,梳着当年风靡一时的冠希头,看着镜子中痞帅痞帅的自己,罗乃阔很满意,他甚至都有想法,等见到自己的这位未婚妻,当晚就把她拿下,那种女上男下的快感,罗乃阔可是很喜欢的,当然,那些夜店里的拜金女,坐在自己身上哼哼哈嘿,和自己的未婚妻坐在自己身上哼哼哈嘿的感觉肯定不一样。

  就这样,在满怀期待之下,甚至,罗乃阔都已经订好了酒店,而且还是那种有水床,有大浴池的那种酒店,准备晚上就拿下自己未婚妻的第一滴血。

  可是,在见到他未婚妻沈媚的那一刻,罗乃阔彻底傻眼了,他一度怀疑自己看错了,或者是家里人搞错了,自己的未婚妻沈媚,有如此好听的名字,应该是那种窈窕淑女,怎么现在变成了一个超级胖妞。

  那一天,罗乃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从他开始有性幻想的时候,他大部分性幻想的对象,都是他的这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妻沈媚,罗乃阔只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崩坍了。

  那天晚上,他心灰意冷,原本打算去夜店借酒消愁,然后顺便带一个女人去那个有水床的酒店做做运动,但是他爷爷却没让他走,而是,留在家中,陪他的未婚妻沈媚。

  那一夜,在罗家别墅花园中的秋千上,罗乃阔木然坐在上面,而在他的旁边,坐在一脸羞涩的沈媚。

  漫天星光,晚风拂面,良辰美景,很是浪漫。

  “乃阔,你能推我荡秋千吗?”沈媚低头,羞涩地说道。

  “......”罗乃阔没有作声。

  “求求你了,我很想荡秋千。”沈媚望着罗乃阔,语气发嗲地说道。

  听到沈媚撒娇,罗乃阔只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只有答应,走到沈媚后面,推着秋千。

  “乃阔,秋千怎么不动啊?”沈媚坐在秋千上,撒娇地说道。

  “.......”不是罗乃阔不回答,是因为他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痞帅的脸憋成酱紫色,两只脚都已经入地三分了,终于,在罗乃阔的奋力之下,秋千动了。

  “吱呀,吱呀......”突然,好像有什么响声,罗乃阔四处张望。

  “哐当!哎呀!乃阔救我,啊!”

  罗乃阔在被秋千架砸晕之前,只听到了这几个声音,然后就失去了知觉,醒来,人已经躺在了医院。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必非要荡秋千。

  罗乃阔发誓,打死也不要这个未婚妻,开玩笑,本来还想感受一些这位未婚妻坐在自己身上是什么感觉,现在看来,还是算了,罗乃阔不想自己的花花肠子都被压出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