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打开房门,看到只裹着浴巾的楠迪一脸坚毅地站在自己的房门前,淡淡一笑,已经猜到了楠迪的来意。

  只能说,这楠迪,很聪明。

  但是她穿成这样,就来到自己的房间,是想干嘛?上次穿成这样出现在自己门口的是小怜,小怜是因为被雷婆婆的蛊虫蛊惑,才会穿成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那这楠迪,难道也是被某种东西蛊惑了?

  “进来吧。”云凡淡淡一笑。

  楠迪进了房间,然后就坐到了沙发上,低着头,不安地等待着,她华夏语不好,所以她更加不知如何开口了。

  至于她为什么穿成这样进来,她自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楠迪看来,云凡不会平白无故帮自己的,可是自己,并没有东西来和云凡交换,唯一的,也就是她的这具身体了。

  女人的身体,就是她最大的本钱,楠迪知道这句话,所以等一下,云凡要是看上了她的这具身体,她也不会反抗,虽然自己是尸人,但是,却是一个美貌的尸人,就算知道自己的身份,估计男人们也控制不住自己最原始的欲.望。

  窗外,晚风习习,沱江的江水还在川流不息,而天空中的冷月,被一片乌云遮盖.....

  云凡房间的门打开,楠迪走出了云凡的房间,一脸吃惊困惑。

  楠迪完全没想到,云凡就这么把养尸珠放到了她的体内,然后就说了一句,十月份来找我,就让她出来了。

  云凡的房门已经关上了,但是楠迪却在云凡的门口站了半天,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居然就这样把养尸珠给我了?没有任何条件?楠迪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到床上后,想起刚才在云凡房间里的事情,就感觉是在做梦一样,自己都已经做好了献身,甚至,都已经要解下浴巾了,但是云凡却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直接拿出了养尸珠,用某种玄妙的手段放到了自己的体内,然后就说了一句,让自己十月份来找他,就没了。

  难道他看不上我这个尸人的身体?楠迪又有些怅然若失了,不过很快,她就忘记了这些情绪,直接解开浴巾,自顾自地打量起自己的身体,虽然云凡没有说养尸珠进入她体内她的身体会有哪些改变,但是楠迪却有感觉,自己现在的身体,的确变得不一样了。

  以前,自己的灵魂虽在身体内,但是灵魂控制身体,就好像控制傀儡一样,有些僵硬,有些木然,但是现在,这些感觉消失了,楠迪走到镜子前,嫣然一笑,笑容,不在僵硬,楠迪大喜过望,又在镜子前做出其他表情,喜怒哀乐,疯疯癫癫的。

  “咦!”突然,楠迪发出一声轻咦,她发现,自己好像,有了感觉,甚至,身体上,有了一点温度,不在冷冰冰。

  云凡真厉害啊,他让我十月份来找他,会有什么事情呢?楠迪突然期待了起来,不行,还有几个月,我一定要恶补华夏语,不然和云凡根本无法交流。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安静的酒店中,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

  这一声绝望的嘶吼,自然来自罗少口中,降头油的效果已经失去了,罗少一大早还在搂着沈媚做着美梦,只是在迷迷糊糊中,罗少感觉这手感都有些不对劲啊,昨晚和自己翻云覆雨的美女,可是个拥有魔鬼身材的美女啊,小蛮腰几乎可以盈盈一握了,但是貌似此刻自己怀中的这位,额,应该不是怀中,而是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位,我怎么一只手都抱不过来啊。

  罗少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位“美女”,这位美女不是别人,正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沈媚。

  沈媚此刻正一丝不挂地趴在罗乃阔的身上,大概是由于罗乃阔昨晚鏖战得太欢快了,身体已经虚得不行了,推了一下,居然根本推不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沈媚。

  “老公,人家还要嘛。”沈媚还在说着梦话,嘴巴撅起,等待她的老公来亲她。

  罗乃阔这会儿总算清醒了,昨晚,自己鏖战的那位绝色美女,居然是沈媚。

  “啊!”罗乃阔一声绝望的嘶吼,然后,就晕了,没办法,他身体本来就虚了,昨晚又被沈媚压在身上一夜,能活下来已经算奇迹了,这大清早的,气还没顺过来,就一声吼,自然一口气没接上来,直接晕了。

  “老公,老公,你怎么了?”沈媚惊醒,见身体下的罗乃阔翻白眼了,吓得赶紧进行人工呼吸。

  ###

  因为洞女献祭是明天开始,所以今天云凡等人准备继续在凤凰古城游玩,至于辛介,则是躺在酒店中疗伤,亚匡已经死了,养尸珠现在也已经在楠迪的体内了,楠迪自然是无牵无挂,兴奋异常,还拉着陈欣,让陈欣教她华夏语。

  凤凰古城的景点很多,云凡等人玩了一天,也没有看完,今天骄阳似火,陈欣和袁小婷都打着遮阳伞,但是让她们奇怪的是,楠迪居然连遮阳帽都没有戴,甚至,还撸起袖子,让太阳晒她,搞得陈欣几人都很郁闷,昨天这楠迪还带着遮阳帽,生怕阳光晒到她一点,今天怎么就跟一辈子没晒过太阳一样。

  楠迪自然不在乎陈欣等人的目光了,她发现,自己居然和正常人一样了,就算晒半天太阳,身上也不会痒和难受,更不会出现尸斑了。

  傍晚,在要回酒店的时候,楠迪说要去买衣服,然后就去服装店,买了几件短裤,短袖衫,对此,陈欣等人虽然有些纳闷,但是也没有多想,女孩子买几件衣服,不是很正常嘛。

  结束了今天的旅行后,大家吃了个饭,就回酒店休息了,翌日,是洞女献祭的日子,云凡一行人早早起床。

  大家在酒店自助餐厅里回合,准备吃完早餐,就前往田山苗寨。

  “楠迪,今天有大太阳的,你就穿成这样,不怕晒黑啊?”陈欣看到楠迪,不由吃惊地说道,没办法,今天的楠迪,宛若换了一个人,不再是长裤长袖,而是短裤短袖,露出雪白的大腿。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