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子,乃是京城李家老爷子的孙女,同时,也是当初追求云凡老姐云飘飘那位李家公子,李千鹏的姐姐,李千雪。

  李千雪可是深得李老爷子器重,没办法,在京城年轻一辈中,李千雪也是很出色的,在国外留学多年回来,现在已经开始担任李家名下一家上市公司的副总裁了,她自然看不上一般人,包括罗乃阔这样的纨绔。

  不过此刻,见到堂堂罗少,居然挽着沈媚这样一个大胖妞,倒是真的让李千雪震惊啊,这罗少,难道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泡了这样一位重型美女。

  辛介听到唐装老者的话,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我这里没有拖油瓶,这次要有拖油瓶,也是你带的。”

  要是在辛介不知道云凡的实力之前,唐装老者说这样的话,辛介说不一定还真的不会反驳,但是现在,这老头的嘲讽之言,不是把云凡也嘲讽成拖油瓶了。

  辛介心中冷笑,这次就算真的有洞神灵药,但是有云凡在,几大家族也就别想了。

  罗乃阔听到李千雪的讽刺之言,很是尴尬,要是平时,他早就和李千雪怼上了,但是现在,他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因为李千雪虽然是讽刺,但是人家说的都是事实啊,自己的口味,的确变得很重了啊。

  罗乃阔尴尬,但是他身边的沈媚就不一样了,看到这李千雪居然跑来嘲讽自己的老公,顿时大怒。

  “你谁啊,我老公重不重口味,跟你有关系吗?要想动手,我可以奉陪。”沈媚怒视李千雪,一脸凶狠地说道。

  “呵呵,很明显,我不是你的对手。”李千雪淡淡一笑,也没有生气,作为京城年轻一代中的出色人物,李千雪还是有涵养的,更何况,今天还有大事要做,她自然懒得和这群人动手,这群人,也不值得她动手。

  “哼。”沈媚冷哼一声,自然也不会真的动手,她现在可要为人妇了,自然要走淑女路线了。

  唐装老者对辛介的话也不以为意,扫视了一眼云凡这群年轻人,玩味地笑道:“想必你们也知道这次我们来此的目的,等一下,你们最好有多远躲多远,辛介只有一双手,可救不了你们这么多人。”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辛介淡淡说道。

  “那咱们就走着瞧吧。”唐装老者冷哼一声,给了辛介一个眼神,然后就和李千雪离开了。

  其他几个家族的人,见李家和罗家火药味十足,都在一旁看热闹,洞神灵药只有一个,而想要得到的人却有五家,对手越少越好,没办法,每个家族都很自信,没把这次的洞神放在眼中,辛介还指望大家先联手除了洞神,然后再讨论洞神灵药的事情,但是显然,只有他一个人是这个想法,其他家族的人,可没有打算要联手。

  “哎,李家和罗家没打起来,可惜啊。”其余几个家族的人不由暗呼可惜。

  京城一共有五个顶级大家族,分别是江家,罗家,李家,黄家,王家,而像云凡母亲背后的赵家,还有秦雪琼背后的秦家,在京城,只能算是一线大家族,距离这五个顶级大家族不管是底蕴还是实力,都差了不少。

  这次觊觎洞神灵药的,就是这五个家族,每个家族都派出了家族供奉出马,当然,每个家族中,总有几个好奇的小辈,想要过来见识一下,江家,这次来的,不是江青峰,而是他的弟弟,江青芒。

  这次江家出动了家族中最厉害的一位老供奉,齐山河,这位齐山河,可是一位神境高手,年纪虽然有八十多岁了,但是看样子,也不过六十多岁,满面红光。

  江青芒这次来,一来,当然是凑凑热闹,二来,自然想为家族立一下功,他的大哥江青峰,年少有为,在他大哥的光芒之下,他也想为家族做些事情,这次正好,只要得到洞神灵药,怎么说也有自己的功劳,自己以后在江家,地位也会稍微提升一点了。

  有他们江家的老供奉,神境级别的超级高手在,江青芒觉得自己这次得到神药的可能性,基本是胜券在握。

  “嗯?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遇见了他,哈哈,看来老天爷是对我不薄啊,知道我要找这小子报仇,今天就把这小子送到我面前了,不错,不错。”江青芒目光随意一扫,没想到,居然在罗乃阔身边,看到了云凡,再三确认后,江青芒肯定,眼前这人,就是当初在姑苏打自己耳光的那人,当初在姑苏,他可是憋了一肚子火啊,奈何当初自己身边无人,而这小子,在姑苏又颇有势力,自己才忍气吞声。

  但是今天让自己碰见了,这小子就是找死了。

  “齐伯,上次我和一位朋友去姑苏参加一个古董鉴赏大会,有一个小子把我朋友的一个古董碰坏了,居然不赔,我找他理论,没想到却被他打了一顿,我被打不要紧,但是当时,我朋友说出了我的身份,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当众不把我们江家放在眼中,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今天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也来了,齐伯,你能不能帮我出这口气?”江青芒对身旁的齐山河说道,他知道,这位齐伯为人孤傲,不会轻易出手的,自己不把江家的声誉牵扯进来,这位齐伯,估计都不会搭理自己。

  听到江青芒的话,一直半眯着眼睛,宛如入定一样的齐山河这才睁开了眼睛,淡淡说道:“青芒,华夏,可没有人敢不把江家放在眼中,你和他的过节,是你们小辈之间的事情,我不会替你出气。”

  齐山河是什么身份,神境强者,一般的武道家族里面,老祖都才只是化境宗师,自己的身份,怎么可能去找一个小辈麻烦,齐山河可丢不起这个脸,而且他也知道江青芒的德行,自然不信江青芒刚才说的话了。

  江青芒有些尴尬,他犹记得云凡当时打他时,只是凌空一挥,自己就被打了一巴掌,当时江青芒被打蒙了,没在意这么多,但是后来回到京城,旁敲侧击询问了家族中的几个供奉,人家都说,那是内劲外放,只有化境宗师才能做到,还让他以后注意,碰到这样的人,不要招惹。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