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神脸色一凝,他完全没想到云凡不按套路出牌,眼见着云凡扔出来的气旋已经来到了跟前,洞神身体只有朝后面快速退去,手中暗暗将内劲蓄起,形成一个风刃,然后猛地扔出,朝云凡的气旋飞去。

  洞神自信,料定他的风刃一定会把气旋的来势削弱大半,但是让他措不及防的是,他的风刃在靠近气旋的时候,就好像飞船靠近了黑洞,直接被气旋吞噬了。

  “怎么这么强?”洞神眼中露出惊骇之色,就因为他扔出风刃之后,身体停住了一下,现在还想躲避,也就来不及了,直接被气旋穿胸而过,静止在了空中。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只在两个呼吸之间就发生了,而此刻,洞神巨大的冰柱,也已经带着滔天威势和阵阵冰寒,距离云凡,不过一米距离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没有注意洞神,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洞神此刻的胸膛,已经被破开了一个大洞了。

  他们的目光,都紧紧盯着云凡,他们发现,云凡居然不躲不闪,在冰柱已经挥到他面前的时候,才看到他抬起了左手,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从他左侧横扫过来的巨大冰柱。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眼瞳瞬间扩大数倍,就连吴强,都吓出了冷汗。

  难道云凡要用手挡下这巨大冰柱的一击,这得要多大的力量啊,而且在空中,根本无从借力。

  “嗯!?”就在所有人都有些不忍直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之时,这根横扫而来,似乎要撕开空间的巨大冰柱,在碰到云凡平举的左手之时,直接停了下来,不带一丝犹豫的,而云凡,身体动都没有动,就这样,凭空而立,一派悠然从容。

  巨大冰柱静止了,所有人的表情也静止了,甚至这天地在这一刻,也静止了。

  在这仿佛静止了的时空中,突然,那根巨大的冰柱,瞬间被解冻了,大量的江水,在空中倾泻而下。

  “哗啦”,江水从高空如瀑布一样落入江中,这次,熊赫连的竹筏未从幸免了,直接把波浪冲翻。

  所有人都被这江水倾盆泻下的声音震得回过神来,看着这一幕,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云凡的强大,已经强大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了,根本就不是他们这群凡人能够想象的。

  江水从空中很快泻下,整个天地,又恢复了宁静,只剩下,一个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东西,悬浮在洞神和云凡之间。

  云凡一挥手,这个幽蓝色的东西就直接落入了云凡的手中,这是一块只有鸽子蛋大小的幽蓝色,宛如水晶一般的菱形晶体。

  云凡感受着从这个菱形晶体上散发出来的幽寒之气,不由一笑,这对于云凡来说,的确是意外的收获,有了这个东西,云凡的神通,冰封万里,施展起来,将会更加的轻松。

  洞神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宝贝落入云凡的手中,心中又急又气,至于他身上的伤,对于他来说,并不足以致命,但是要是他的这件宝贝落入云凡的手中,那对于他来说,就真的致命了。

  “这东西放在你手中也是浪费,我拿走了,至于你,既然受我一击还没有死,那就饶你一条老命吧。”云凡看着一眼洞神,淡淡说道。

  这冰寒魄放在这位洞神手中,的确是浪费,以这洞神的修为,想要真正的掌控这冰寒魄里的万年幽寒之力,根本不可能,不过他现在能利用一点,也算不错了。

  “呵呵,看来我是小看你了,不过刚才我已经说了,你要想拿走我的东西,只有杀了我。”洞神俊美的脸上,因为怒极,而导致面容有些狰狞恐怖。

  “我只是想让你回到你的山洞中,安安静静地等死,不过看来,你是想死的壮烈一点,我也可以成全你,但你要是就这点本事,我可懒得动手。”云凡笑道,虽然对于洞神的来历不清楚,但是云凡知道,这洞神,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身体早就已经枯朽了,本来早就已经死了,估计是有冰寒魄和山洞中的那株灵药在,所以才会让他将死而未死,至于他现在的样子看上去为什么这么年轻,云凡也懒得过问,大千世界,各种邪功数不胜数,修炼邪功的人,什么样子都有,这洞神,估计是修炼了一种可以暂时返老还童的邪功,对此,云凡没有兴趣。

  “大言不惭,你还不知道吧,我刚才的实力,只有我真正实力的十分之一,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正实力。”洞神面目狰狞地嘶吼道,语气中充满了愤怒,得意,兴奋,癫狂。

  他已经活了五百年了,当年,他在大明朝,也是赫赫有名的武道地仙级别的至强者,在他三百岁的时候,寿元将尽,而他,距离天仙之路,还很遥远,为了能活下去,他剑走偏锋,沉迷一种邪功,修炼这种邪功,需要三样东西,一是至寒之物,二是幽魂藤的汁液,三是被幽魂藤汁液滋养至少三年以上的处子之血。

  他寻找幽魂藤数年,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幽魂藤,开始修炼邪功,这种邪功每十年就可以返老还童一次,每一次返老还童的时间只有一天,在这一天中,必须服用处子之血。

  所以,田山苗寨才有了洞女献祭,其实在多年以前,他的实力,就到了地仙巅峰,如果经历天劫,有望成为天仙,但是他不敢,他越老,对活着就越执迷,度天劫,很有可能会死亡,他不敢,所以他宁愿躲在山洞中继续修炼邪功,就算十年中只有一天,他能活得像个人,他也愿意。

  云凡淡然看着一脸狰狞,状若癫狂的洞神,就好像是在看风景一样,脸上风轻云淡,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

  云凡越是这样,洞神就越是癫狂了。

  “小子,你的确是天赋异禀,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有天赋,也是实力最强的年轻人,但是,你不该触犯我的底线。”洞神阴森森地说完,身上白色长衫,就好像被一股飓风刮着一般,猎猎作响,而他俊美的容颜,也在这一刻,如被抽走了青春生机,快速枯槁了下去。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