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名日国男子,虽然见过殷韵,但是每次见到她,他们的内心,都要荡漾起来,但是这殷韵,是他们老大看中的女人,他们也只有在心中想一想了。

  这次,要不是这殷韵再一次拒绝了他们老大的追求,他们老大也不会恼羞成怒,派他们过来,给殷韵一点颜色瞧瞧了。

  “你们三个,胆子倒是挺大的啊,居然敢来这里放肆,还不快给我滚。”殷韵走到距离这三名日国男子大约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优雅地站着,甚至,此刻说出的话,都不失优雅。

  “让我们滚,我们可是客人,你们餐厅吃出了蟑螂,还好意思让我们滚,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剃着平头的男子,回过神来,淡淡说道,今天是他们老大派他们过来的,他们有靠山,自然不惧了,而且这殷韵,他们知道,根本不会功夫,她能在檀香山活得潇洒,完全是由于她的父亲,在唐人街开了一家武馆,她父亲功夫很厉害,在檀香山的华人中又有影响力,所以许多觊觎殷韵美色的人,都不敢动手,不然,这殷韵,不知道被多少人明里暗里地玩了个遍了。

  殷韵的柳叶眉不由微微蹙起,她自然知道这些人今天是来干嘛的,在平时,这些人可不敢来这里放肆,这次敢这么嚣张,肯定是他们老大指使的。

  檀香山的大小帮派众多,而最大的一个,就是日国的那个山本会,日国的山本家族,在檀香山已经存在一百多年了,根深蒂固,而现任山本会的老大,乃是山本家族族长的长子,山本正一。

  山本正一追求殷韵已经多年了,但是奈何忌惮殷韵背后的力量,不敢用强,这次再一次追求失败之后,山本正一再也忍耐不住了,决定给殷韵一点颜色瞧瞧,至于得罪殷韵背后的力量,这一次山本正一并不怕了,因为过几天,日国有人要来檀香山,这来人的实力,恐怖至极,山本正一决定请这个人帮忙,彻底铲除殷韵背后的力量,殷韵背后的力量,就是她的父亲,只要杀了她的父亲,殷韵没有靠山,还不任由自己玩弄。

  “你们想怎么样?”殷韵淡淡说道,她不想因为这几个人,影响她的生意。

  “我已经说了,你们的人吃了这只蟑螂,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平头日国人冷笑道。

  “不可能。”殷韵冷冷说道。

  “不吃也行,殷小姐,你就跟我们走一趟吧。”平头日国人笑道,眼睛盯着殷韵,透着一丝贪婪饥渴,这殷韵,听说现在还是处的呢,如此风韵的三十多岁处.女,玩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估计也只有他们老大能知道这其中滋味了。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派你们来的,你们回去告诉山本正一,本小姐,对他没兴趣,让他以后别再来招惹我,你们再不走,我可就喊正邦武馆的人来了,你们要是确定,你们是正邦武馆里人的对手,你们就继续留下来。”殷韵冷哼,然后就让身边的一位服务员去打电话。

  正邦武馆,就是殷韵父亲开的武馆,在檀香山,很有名气,武馆学员,个个伸手了得,这三名日国人,听到殷韵说要喊武馆的人过来,还真的有些害怕了,他们三个自然不是武馆学员的对手了,还有,这殷韵,毕竟是他们老大看上的女人,而且也追求了很多年,他们也不敢得罪死了,毕竟,这要是以后真的成为了他们老大的女人,那要是记仇,他们就惨了,所以,想了想,他们绝对这次已经找了殷韵麻烦,也算完成了老大交代的任务,还是先回去跟老大说一声,听老大的安排吧。

  “殷小姐,我劝你还是好好想一想,得罪我们老大,对你是绝对没有好处的,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你背后的正邦武馆,过几天,估计就要从檀香山消失了。”平头日国人,冷笑道,然后一挥手,就要和另外两名日国人离开。

  就在这几名日国人要离开之时,一直不说话的云凡,对李承命说道:“既然这里的老板娘心慈手软,你就去留下这几个人的手吧,什么时候,日国人,也敢在华夏人面前放肆了。”

  没办法,刚才听李承命说,云凡以为这里的老板娘会管这件小事的,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没管,所以,云凡就不得不管一下了,而且,日国人,在云凡的印象中,很不好,这种不好,就好像前世云凡对那些自称正道人士的伪君子的印象一样,前世,对那些伪君子,云凡可是见到就杀的。

  今天没杀这三个人日国人,只是要断他们双手,他们应该谢天谢地,庆幸捡回了一条小命。

  李承命微微一滞,不过还是没有多加犹豫,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李承命堂堂人仙,劲气外放,比刀都要锋利,断人手掌,还不是眼睛一闭一睁的事情,这三名日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双手突然一凉,等他们低头看自己的手时,却发现,自己的两只手掌已经掉在了地上,鲜血喷涌,他们吃惊了三秒,才疼的鬼哭狼嚎。

  这诡异的一幕,直接让所有人都看傻了,更有胆小的人,吓得赶紧跑得远远的了,怎么好端端的,这三个人的手突然断了?

  “滚。”李承命一声轻喝,宛若一声惊雷,在空气中炸响,尤其是那三个日国人,虽然听不懂太复杂的华夏语,但是“滚”字还是听得懂的,他们本来是一脸懵逼地痛苦,不知道是谁在暗算他们,随着李承命的一声轻喝,他们都不由抬头朝李承命看去,眼中充满了震惊,愤怒,不甘,这个华夏老头,居然敢暗算自己,真是找死,心中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但是现在没办法,手都断了,如何报仇。

  这三个日国人倒是明智,知道今天是碰见狠人了,留下来也是找死,忍着剧痛,他们赶紧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心中,却牢牢把李承命一行人的样子记住了。

  殷韵转身,看向李承命,脸上神色复杂,她,早就已经忘记五年之前,跟她随意聊过天的那位老人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