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山本正一,此刻坐在气氛很是压抑,似乎只能听到倒酒声音的房间中,十分的尴尬不安,他并不认识藤原大师,是他的父亲,认识藤原大师,只是他的父亲,已经瘫痪在家,行动不便,所以这次藤原大师前来夏威夷,才会由他接待。

  要是左川木昨晚没有死,那今天还能陪他一起,左川木是剑道宗师,和藤原大师他们肯定有共同的话题,而山本正一,对剑道,并不了解,他刚才说了一些其他话题,藤原大师和田中英机,根本没有理睬他,这就让他尴尬了。

  一想起左川木居然被杀了,山本正一就怒不可遏,要不是今天要接待藤原大师,他早就带人过去了,能杀左川木,说明对方修为很高,但是山本正一,还真的不会怕,几个外来的华夏人,仗着自己有点修为,就在檀香山和他作对,他要是怕了,这山本会以后也不用在檀香山混了。

  沉寂了一下,山本正一实在忍不住了,不由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藤原大师,檀香山这边,有一个华人武馆,馆主是一个武道高手,几十年来,各国高手都去挑战他,却都不是他的对手,上次,咱们大日国的一位剑道宗师去挑战他,却也败北,还被这个馆主羞辱,说我们大日国的剑道不值一提,藤原大师,您能不能替我们大日国出了这口恶气,教训一下这个华人。”

  藤原大师喝着清酒,听到山本正一的话,头都没有抬,只是淡淡说道:“能败剑道宗师,武道造诣的确可以,但是还远远没有资格让我出手,这样吧,英机,你就用他,来祭你的剑吧,你的那把剑,应该会很喜欢华夏人的血的。”

  “好。”田中英机淡淡说道,身上,有杀气弥漫。

  山本正一没想到藤原大师,居然这么爽快答应了,心中暗暗盘算,要不等田中英机杀了殷正邦之后,再让他去杀了那几个华夏人。

  当然,他也只是在心中有此想法,可不敢提出来,这田中英机,就跟一个冷血的毒蛇一样,要是让他知道,我这是在利用他,自己估计要人头落地。

  其实山本正一不知道的是,这次藤原大师带着田中英机来参加世界武道大会,就是为了让田中英机这把藏锋多年的利剑,饮血扬名,尤其是华夏人高手的血,对于田中英机来说,味道更好。

  午宴过后,藤原大师留在会馆内,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看着面前的几个艺伎在跳舞,而山本正一,则是带着田中英机,前往华人街的正邦武馆。

  正邦武馆内,一群身穿白色华夏传统练功服的学员正在练习咏春拳,这群学员,有少年,有中年,有男的,有女的,有华夏人,也有其他国家的人,而在这群学员的正前方,有一位身材中等,但是精神矍铄的耄耋老者,正负手而立,明亮的眼光不断地在这群学员身上扫视。

  这位老者,正是正邦武馆的馆主,殷正邦,也是殷韵的父亲,他这个正邦武馆,在檀香山的华人街,已经开了几十年了,不过他开武馆,不是教人打打杀杀,主要是为了弘扬华夏传统武术,还有,就是强身健体。

  至于真正的武道,就也只教给了他的几个真正的弟子,这几个弟子,虽然天赋都一般,但是品德很好,这也是殷正邦会收他们为弟子,教他们真正武道的原因,真正的武道,不是花拳绣腿,品德不好的人,武道,将会成为他的杀人之道。

  所以,殷正邦,收弟子,传武道,不重天赋,只重德行。

  “呼,呼,呼”拳风阵阵,在武馆中响起,殷正邦微微点头,这群学员,学习咏春也有几个月了,打起拳来,已经有这么回事了。

  正在殷正邦指导学员练拳时,正邦武馆的门口,一辆劳斯莱斯停了下来,从车子里,走下两个人,这两人,正是山本正一和田中英机。

  山本正一,在檀香山可是名人,基本上只要在檀香山居住超过半年的人,都认识这位山本会的老大。所以山本正一下车,走进武馆,就立马引起了骚动。

  山本正一出现在这里,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殷馆主,有朋自远方来,你也不出来迎接啊?这可不是你们华人的待客之道啊。”山本正一见殷正邦只看了他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指导学员练拳,不由脸色微变,冷哼一声,语气怪怪地说道。

  “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出去。”殷正邦的几个弟子,连忙拦在山本正一面前,脸色不悦地说道。

  “知道我们大日国的高手要来挑战,你们的师父,就要当缩头乌龟了啊,你们几个,最好马上让开,不然,惹恼了我大日国的剑神田中君,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山本正一冷笑说道,有田中英机在他身边,山本正一连殷正邦都不放在眼中了,更别说殷正邦这几个弟子了。

  “几年之前,你不是也带着一个什么大日国剑神来挑战我师父吗?那什么剑神,也不过如此,今天又来挑战,我师父可没有功夫陪你们玩,快点走吧。”殷正邦的大弟子冷笑说道,语气有些揶揄,对于山本正一,不必给面子。

  “让开。”突然,一直沉默的田中英机淡淡说道,随着他两个字吐出,一道凌厉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

  这股气势,以田中英机为中心,横扫四周,所有人都被这股凌厉的气势震荡得后背发凉,就好像,有一道锋利的剑,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殷正邦原本并没有把山本正一,以及山本正一身边的田中英机放在心上,但是随着田中英机这股气势散发,殷正邦眉头微皱,脸色也不由变化。

  这不是一般的气势,这是剑势,殷正邦和各国剑道高手都交手过,不仅日国的剑道宗师,其他国家的剑道宗师,殷正邦也接触过,但是,没有一个用剑的,能随意散发出这么强横的剑势。

  剑势,乃是修剑道之人,身上散发的特殊气势,能剑势外放的,实力至少是剑道宗师,但是眼前这位,实力,肯定比剑道宗师还要强上很多。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