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正邦的脸色,不得不凝重起来。

  山本正一都不由浑身一颤,这股剑势,只是一种威压,不分敌我。

  “抱歉,我已经不再接受挑战了。”殷正邦看向田中英机,淡淡笑道。

  殷正邦说的是华夏语,田中英机自然听不懂,山本正一连忙翻译。

  田中英机面无表情,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取下插在腰带上的那把长剑。

  这把剑,名叫血斩,是田中家族的家族至宝,血斩,在田中家族几百年间,斩人无数,尤其是六十多年前,在华夏,更是沾满了华夏人的鲜血。

  当年,在风雨飘摇的华夏武道,这把剑很出名,当年田中家族的一位剑道高手,就是用这把剑,挑衅整个华夏武道,斩杀的华夏武道人士,更是不计其数。

  殷正邦第一眼,并没有认出这把血斩剑,只觉得,这把剑,很不寻常,上面的杀气很重。

  田中英机把这把剑横在面前,然后看着殷正邦,说道:“这把血斩,已经很多年,没有再饮你们华夏人的鲜血了,今天,你将成为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是你的荣幸。”

  山本正一在一旁,连忙翻译。

  殷正邦闻言,脸色一变,日国血斩剑,他记得,那是当年日国一位剑道剑神的佩剑,在日国当年入侵华夏之时,这把血斩剑,杀了很多华夏武道人士,在当时的华夏武道界,这把血斩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夺命剑。

  殷正邦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碰到这把剑,这把剑,当年随着日国战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没想到,今天居然出现了,而且,还是在一位,剑神手上。

  日国的剑神,相当于华夏的武道神境,但是,剑道乃是杀伐之道,凌厉无比,在攻击杀人上,根本不是武道能相比,要不然,当年手持这把血斩剑的日国剑神,也不可能,斩杀那么多华夏武道神境高手,甚至,斩杀人仙。

  这就是剑道的可怕之处。

  田中英机并没有理会殷正邦的吃惊之色,而是缓缓将血斩剑拔出来了。

  这是一把通体橙红,明亮夺目的剑,宛如烧红的钢铁,但是,却不会炙热,而是散发着阵阵幽寒的杀意,那是一种嗜血的杀意。

  殷正邦连忙让所有学员退到一边,他没想到,这个田中英机,竟然二话不说,就要动手了,根本不管自己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田中英机看着手中的血斩剑,露出一抹笑意,血斩剑出鞘,必要杀一人,饮尽人血中的血气精华。

  血斩剑,就是用血气精华孕养,尤其是像殷正邦这种高手的血气,而且还是华夏血统,血斩剑更是喜欢,此刻,血斩剑发出一声清脆无比且欢呼雀跃的剑鸣,它似乎还记得当年,那些死在它锋利剑芒之下的那些华夏武道高手,那些武道高手的鲜血,血气澎湃,让它大快朵颐,它想再和当年一样,终日有华夏武道高手的气血滋养。

  “放心吧,这次,等世界武道大会结束,我就带你去华夏,让你一次杀个痛快,比当年更加痛快。”田中英机感受到血斩剑的剑意,嘴角一勾,心中暗暗说道。

  殷正邦看着田中英机手中的血斩剑,脸色沉重,他倒不是怕,只是感觉,这血斩剑重新出世,绝对不是好事,恐怕华夏武道,又有一场劫难了。

  日国剑道,任何剑法,都是以唐竹、袈裟斩、逆袈裟、左雉、右雉、左切上、右切上、逆风、刺突这九种斩击为基础,田中英机跟在藤原大师后面苦修多年,剑法已入神,剑气外放,就算是猛兽,也能轻易斩杀,而且,藤原大师将他在靖虚神社自创的至强剑法,靖虚九斩,传给了他。

  这靖虚九斩,就是日国剑道最基本的九种斩击演化而成,虽然看似平常,但是实则,威力无穷,里面蕴含奥妙剑意,化繁为简。

  “唐竹斩!”

  田中英机嘴唇微动,然后举剑朝殷正邦斩下,唐竹斩,就是当头劈下,但是藤原大师这靖虚九斩中的唐竹斩看似和普通的唐竹斩没有区别,但是斩出之后,就可以看出这一斩的威力。

  一道如赤练一般的红色光芒,直接朝殷正邦斩去,这道红芒,只是田中英机随意一斩,未用全力,但是其中的凌厉之势,却让殷正邦,产生了危机感,连忙躲避,这才堪堪躲过。

  这道红芒最终划在了墙上,直接将二十多公分厚的墙体轻易划开。

  正邦武馆学员看到这一幕,直接傻掉了,这完全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这一幕,也只有在电影里才能见到啊。

  殷正邦躲避过后,脸色深沉地说道:“我们去外面比试吧。”

  山本正一也被田中英机的随意一击吓到了,这田中英机,不愧为藤原大师最出色的弟子,难怪左川木对他如此推崇,剑神称谓,是真的当之无愧。

  震惊是震惊,不过在听到殷正邦的话后,山本正一连忙翻译。

  田中英机闻言,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不屑的笑意,用日语说了几句。

  山本正一连忙翻译:“殷馆主,田中君说了,就在这里杀你,因为杀你,很快,根本不需要去外面的,至于刚才的一击,只是热身而已。”

  殷正邦皱眉,他只是不想在这群学员面前展现身手,但是现在,面对这日国剑神,只怕不全力出手,性命堪忧。

  “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靖虚九斩的威力吧。”田中英机淡淡一笑,然后双手握着血斩的剑柄。

  “逆风三连斩。”田中英机嘴中呢喃,然后就看到三道赤红光芒交错在一起,如灵活的蟒蛇一般,在地面上划过一道深深的痕迹,朝殷正邦急速飞去。

  殷正邦这次,没有选择躲避,因为他知道,这是蕴含剑意的剑气外放,就好像神境高手,蕴含神念的内劲外放一样,躲避是躲避不了的,只有全力阻挡。

  “蟒吞山河。”

  殷正邦神色一凝,神念一动,就看到,一个巨大的蟒蛇似真似幻地出现在殷正邦面前。

  神境高手,内劲可化形,更能神念御内劲,但是化形,也是要消耗精神力的,一般神境高手真正攻击的时候,内劲化形,不求栩栩如生,只要形似就行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