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中,很安静,汪玲玲等几个服务员,站在一旁,见李承命眉头皱得很深,都不敢说话。

  “玲玲,知道殷小姐开的那家武馆的位置吗?”李承命突然看向汪玲玲,脸色凝重地问道。

  “我知道。”汪玲玲连忙点头说道。

  “带我过去看看。”李承命说道,就算现在李承命已经知道了殷正邦的死,和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自己,于情于理,也应该去看看他,毕竟都是华夏武道之人,体内流淌着的都是炎黄血液,殷正邦,一生致力发扬华夏武术,而李承命,当年从内地来到港岛开武馆,也在港岛发扬着华夏武术,所以对于殷正邦,李承命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只恨未见一面,就已经阴阳相隔了。

  还有就是,李承命很欣赏殷韵,有点担心她会去山本会报仇,虽然殷韵是一个冷静的女人,但是她唯一的亲人被杀,估计会很难冷静下来,去报仇是必然的。

  夜晚,檀香山的街道上,一副热闹之态,然而在唐人街的正邦武馆内,偌大的武馆内,只拉了一个日光灯,将武馆内的气氛,烘托得很幽暗肃穆,在武馆后面的一间大约一百多平的房间中,有一张简易朴实的木床,此刻,正有一位老人,静静躺在上面,而在床前,几个身穿黑衣的人正跪在地上,房间里的空调开到了最低,只有几度。

  “韵姐,你多穿一件衣服吧,就算要为师父报仇,你也不能这样对待自己啊。”一位男子看着跪在她前面,身体都在发抖的殷韵,不由说道。

  其余几个男子,都连忙附和,他们实在不忍心再看着殷韵再这样下去了,房间里的温度,虽然很低,但是他们也算有些武道底子的人,还能承受,但是殷韵就不一样了,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穿着单薄的孝服跪在这里,和跪在冰天雪地里没有区别,这样下去,她的身体肯定吃不消。

  殷韵没有说话,她的目光长久地停留在躺在床上的殷正邦身上,脸上的表情坚毅而决绝,此刻外面的冷,哪能浇灭她心中的怒火。

  殷正邦的这几个弟子看到殷韵如此模样,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殷韵这才转身,看向后面的几个人,就好像做出了一个什么重大决定一样,认真地说道:“明天中午之前,要是我没有回来,请把我父亲火化了,至于骨灰,就按照我父亲生前的意愿,洒进大海里吧。”

  “韵姐,你要干嘛?”

  “小韵,你不要做傻事啊,替师父报仇这件事情,得从长计议,山本正一从日国请了高手过来,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摸清这个高手的底细,现在去报仇,就是去送死。”殷正邦的大弟子年纪最大,四十多岁,此刻不由说道。

  “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殷韵说道。

  殷韵以为自己可以真正的冷静下来,从长计议着去报仇,但是刚才,她跪了很长时间,也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定,报仇的事情,刻不容缓,今晚,自己必须去杀了山本正一。

  殷韵了解山本正一,以前因为有自己的父亲在,他不敢对檀香山的华人怎么样,也不敢染指唐人街这一块地盘,但是如今,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了,他无所畏惧,肯定会迫不及待地开始吞并唐人街这一带的地盘,有可能,从今天晚上就开始了。

  所以她必须今天就要去杀了山本正一,至于如何杀山本正一,方法,只有一个,如山本正一自己所言,殷韵想杀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在床上,殷韵决定今晚就这样做,现在对于殷韵来说,贞操纯洁,已经不重要了,就算是一个乞丐能杀了山本正一为她报仇,她也可以把自己身体给她。

  “你现在就是在做傻事,我相信,师父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这样冲动的。”殷正邦的大弟子正色说道,他实在不愿意眼睁睁看着殷韵去送死,而且,他已经猜到殷韵要如何去报仇了,殷韵一个连鸡都没有杀过的女子,除了使用美人计,还能如何报仇?

  山本正一不是傻子,殷韵今晚就算真的上了山本正一的床,也不可能杀死山本正一的,所以他坚决反对,坚决不能让殷韵胡来。

  殷韵一笑,笑容中,有无尽的苦涩,但是她已经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也不能改变了。

  至于今晚能不能杀了山本正一,殷韵还是有信心的,只要接近山本正一,若是在床上,殷韵能杀死山本正一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九,因为她身上,有一件秘密武器,这个世界上,只有殷正邦和她自己,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

  殷韵起身,因为跪地太久,加上室内温度极低,殷韵的腿有些麻木,但是她还是艰难地站了起来,但是殷正邦的几个弟子,却拦在了殷韵的面前,不让她出去。

  “小韵,当着师父的面,我今晚绝对不能让你去送死。”殷正邦的大弟子语气坚定地说道。

  “是啊,韵姐,你就听大师兄的吧,我们不怕死,但是不能白白去送死。”另外两个殷正邦的弟子也焦急地说道。

  “你们让开。”殷韵说道,态度坚硬。

  殷正邦的几名弟子,已经打定主意了,此刻自然不为所动。

  “砰,砰,砰”

  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这大晚上的,谁会来敲门?

  殷韵等人都是脸色一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会是山本会的人来了吧?

  “你们别动,我出去看看。”殷正邦的大弟子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推门离开了这个屋子,朝武馆大门走去。

  武馆的大门,卷帘已经放下了,所以并不能看到外面的来人,殷正邦的大弟子小心翼翼地向大门靠近,心中有些紧张,没办法,师父被杀,就相当于断了一根主心骨,做什么事情,都将畏首畏尾了。

  “韵姐,韵姐,你在里面吗?”突然,外面有人喊道,汪玲玲敲了几下卷帘门见半天没有反应,不由喊道。

  “是玲玲。”里面的殷韵听到声音,松了一口气,连忙出去开门。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