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到站在汪玲玲身边的李承命和李玄觞爷孙俩,殷韵略显吃惊了一下。

  “韵姐。”汪玲玲轻轻喊了一句,她本来还打算询问一下关于殷馆主的事情,但是现在,看到殷韵等人的样子,就知道殷馆主,是真的去世了,所以,汪玲玲现在,千言万语,不知从何处说起。

  “殷小姐,请节哀顺变。”李承命也看出了殷韵的装扮,不由有些惋惜地说道。

  殷韵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了,她不知道为何汪玲玲和李承命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可以进去瞻仰一下殷馆主的遗容吗?原本我是准备明天过来看望殷馆主的,但是没想到,今天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李承命惋惜地说道。

  殷韵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带着李承命几人进入了武馆中。

  武馆后面的那间房间中,温度很低,宛如冰窟,李承命和李玄觞自然可以承受,但是穿着短袖的汪玲玲,一进来,就冻得哆嗦,所以看了一眼殷馆主之后,就先出来了。

  李承命走到殷馆主遗体面前,先是鞠躬三下,表示尊敬,然后才转身,看着身子在微微颤抖,但是却表情坚毅的殷韵说道:“殷小姐,听说殷馆主是在和一位日国剑道大师交手时,不幸罹难,殷小姐,能否跟我说一说当时的情况?”

  殷韵有些狐疑地看着李承命,不知道李承命要干嘛?不过还是说道:“当时我并不在现场,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老先生,你要是想了解当时的情况,可以看看录像回放,当时的情况,被摄像头录了下来。”

  “如此甚好。”李承命点头。

  ###

  监控电脑前,一段录像正在回放,摄像头很清晰,拍摄的画面,也是高清,人脸清晰可见。

  这段录像,殷韵并不敢来看,她不想看到父亲再一次死在自己面前的画面,所以她在外面,由汪玲玲陪着。

  “玲玲,你们怎么过来了?”殷韵不由问道,她很好奇,为什么李承命会突然过来,难道是要好心来帮助自己?

  汪玲玲就把刚才在酒店中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除了刺青中年人最后死在车中,她不知道外,其他事情,她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殷韵听汪玲玲说完,脸上露出一抹诧异,她诧异的是,汪玲玲刚才说出云凡的那番表现,还有,子弹居然在云凡背后突然停止住了。

  汪玲玲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情有可原,但是殷韵却知道,这是内劲外放,挡住了子弹,能轻松做到这样的,而且还是在子弹偷袭的情况下,也只有是对内劲运用的炉火纯青的神境高手了。

  殷韵倒是没想到,云凡在武道造诣上居然这么高,自然诧异,少年神境,可以说,数百年没有听说过。

  而此刻的李承命,也在里面,看完了这一段录像,脸色更加凝重了,这完全出乎他的预料,这位藤原大师的弟子,年纪看样子不过三十多岁,居然就已经成为一代剑神了,以剑意御剑气,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尤其是最后的那一招,看似是平常无奇的三连斩,但是却蕴含奥妙剑意,一斩强过一斩,三斩的剑气相互交错,灵活如蛇,可聚可散,威力巨大。

  “嗯?这把剑?这把剑?难道是,当年的那把血斩?”李承命看到最后,田中英机将血斩剑从殷馆主体内抽出那一幕之时,刚才橙红明亮的剑身居然变成鲜红色,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刚才还真的没有多想,毕竟,血斩剑当年随着日国战败,就消失不见了,谁会想到,会在几十年之后,居然会在这里见到。

  李承命锁眉,站在原地,暗暗思忖,这把血斩剑的出现,并不是什么好兆头,或许又是一场腥风血雨,毕竟这把剑,据说要用血气精华孕养,血气精华何在,杀人才有,所以这把血斩剑当年被称为夺命剑也是有道理的。

  不过很快,李承命的眉头舒展开来了,因为他想到了云师,有云师在,别说一把血斩剑出世了,就算是一百把出世,也是白搭,云师的神通,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够想象的。

  “这件事情,等回去还是告诉云师一声,这把血斩剑,当年杀了多少华夏武道人士,绝对是一把魔剑,这把魔剑,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应该销毁掉。”李承命暗暗想着,这次云师不出面都不行了。

  云凡不出面,李承命去了,也是送死,这位藤原大师的弟子,李承命自思要取胜,也有些困难,更别说藤原大师这样的存在了,虽然按道理说藤原大师和他是同一级别的,但是人家修的是剑道,而且又是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成为剑圣了,李承命和他交手,没有半点胜算。

  看完录像,李承命走出屋子,看到站在门口的殷韵,说道:“杀你父亲的这位剑道大师,比昨晚我杀的那位,强上太多了,就算是神境巅峰强者,估计都不是他的对手。”

  殷韵点了点头,她并没有指望李承命会帮她报仇,所以此刻听到李承命的话,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要是全力出手,应该可以胜他,但是胜他也没有用,因为他背后,还有一位剑道高手,那位剑道高手,是他的师父,我不是他的对手。”李承命续道。

  殷韵微微诧异了一下,不过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她父亲虽然是被田中英机杀的,但是殷韵却并没有多恨他,殷韵把所有的仇恨都集中到了山本正一身上,山本正一,就是罪魁祸首,她今晚只要杀了山本正一就行了,至于田中英机,如果她杀了山本正一后,侥幸还活着,再做考虑。

  “老先生,谢谢今晚你能来看望我父亲,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殷韵说道。

  “你要是想报仇,就跟我一起回去一趟吧?现在,也只有请我师尊出手了。”李承命看着殷韵,认真地说道,虽然李承命也不知道,云凡会不会管这件事情,但是现在除了云凡,的确没人能帮殷韵报仇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