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开我,这样太难受了,你已经检查过了,我身上没有武器,你又何必担心呢,难道害怕我赤手空拳也能杀你?”殷韵无奈地说道,要是这样被困住,她如何能杀山本正一,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让山本正一放开自己。

  “放开你可以,不过要等一下。”山本正一淫笑一声,然后就坐到床上,伸手去撕开殷韵的衣服。

  “殷小姐,听说你还是一个处的,真是可惜了这副好身材啊,今晚,我就来好好的滋润一下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飘飘欲仙。”山本正一笑道,眼中如狼似虎,他渴望这一天太久了。

  “这样我是不会飘飘欲仙的,我的第一次,难道你就不想更加美妙一点。”事已至此,殷韵只有冷静下来,寻找机会了。

  “我喜欢这种风格,来吧。”山本正一口干舌燥,已经忍受不了殷韵的诱惑了,猛地一扑,就要将殷韵压在自己的胯下蹂躏。

  “啊”

  殷韵看到山本正一朝自己饿虎扑食一般地扑来,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哐当”,突然,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殷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东西掉到了自己身上。

  “啊”,殷韵浑身一颤,吓得叫了出来,不过这叫声,是惊喜大过惊恐,因为这个掉下来的东西,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山本正一的脑袋。

  山本正一的脑袋就这样掉在床上,他的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山本正一的身体,也趴到了床上,压在了殷韵的腿上,鲜血从山本正一的脖颈之中,如注喷射,整个房间,顿时充满了血腥味。

  殷韵躺在床上,看到这场面,震惊几秒之后,就露出了狂喜之色。

  “哈哈,死的好,死的好。”殷韵叫道,美艳的脸上,有些狰狞起来,这是仇恨的宣泄。

  “嗯,这是?”殷韵终于还是冷静了一下,因为她注意到了,居然有一把剑静静地漂浮在房间中,这是一把散发着幽幽青芒的剑,剑身如水,剑柄如墨,上面有古朴的纹饰装点。

  刚才,就是这把剑杀了山本正一?殷韵注视着这把剑,眼中开始充满了诧异之色,自己,居然是被这把剑给救了。

  殷韵正诧异之际,这把剑如有灵性一样,直接将绑在殷韵身上的绳子划开。

  “谢谢你啊。”殷韵站起来,真诚地感谢道,世间万物,皆有灵性,这把剑,或许就是一把有灵性的剑。

  殷韵话音刚落,就看到面前的这把散发着青芒的剑,突然青光大盛,瞬间变大了很多,到最后,成为了一把长约两米的巨剑。

  殷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巨剑一晃,自己就直接被拱到了巨剑上,吓得殷韵哆嗦不已,赶紧握住剑柄。

  天空之上,有一把巨剑划过漆黑的天空,而在巨剑上,趴着一个美艳女子,夜风呼啸,吹得这个美艳女子有些狼狈。

  殷韵的眼睛,一直是闭着的,等她感觉到耳边的风声停止,剑也似乎停止了的时候,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云凡,云凡负手站在她的面前,眼神平淡地看着她。

  而她,趴在云凡面前的巨剑上,衣裳有些不整,狼狈不堪,这样的画面,的确有些不协调。

  殷韵朝着云凡尴尬一笑,挣扎着,试探着,这才从剑上下来了。

  “咻”天均剑在空中转了半圈,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云凡身上。

  殷韵看到这一幕,也就知道了怎么回事,这把剑的主人,居然是云公子?

  这云公子,居然这么厉害,殷韵这次算是彻底相信了,为什么李承命会拜云公子为师了,这飞剑杀人于千里之外,只存在于传说中,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亲眼所见,而且自己刚才还御剑飞行了,额,虽然御剑的姿势有点难看。

  “云公子,谢谢你救了我。”殷韵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她感觉自己现在的样子出现在云公子面前,的确很丢脸。

  “举手之劳而已。”云凡淡笑说道。

  “云公子,我先去收拾一下。”殷韵见云凡负手而立,目光并没有看自己,而是看向前方的大海,不由略显尴尬地说道。

  云凡点了点头。

  殷韵离开云凡的房间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中,殷韵站在浴室中,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头发凌乱,妆容惨淡,衣服上,还有山本正一的血迹,这一切,说明刚才并不是在做梦。

  殷韵的心中,此刻想了很多,殷韵不喜欢欠别人恩情,但是这次,却欠下了,殷韵不知道该如何去还这个恩情。

  半个小时后,殷韵在镜子前,给自己画上最后一笔眉毛之后,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光彩依旧,身上的红色旗袍,将她诱人的身材完美凸显,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殷韵暗暗庆幸,今天要不是云公子的那飞剑,自己的身体,将会再也不干净了。

  殷韵收敛了一番心绪,又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这才离开了房间,走到了云凡的房间门口,轻叩房门。

  云凡房间的阳台上,云凡负手而立,而殷韵,则是一派端庄地站在云凡旁边,陪着云凡看着前方。

  “你的琵琶弹得不错,能再给我弹弹吗?”静默良久之后,云凡不由说道。

  “额,好的,我回去拿琵琶。”殷韵没想到云凡突然来这一句,微微有些错愕,不过还是答应了。

  这一夜,酒店之中,有琵琶声幽幽响起......

  云凡没有问什么,殷韵也没有说什么,这一夜,就这样悄然逝去。

  翌日,殷韵去给殷正邦办理后事,按照殷正邦生前遗愿,死后骨灰洒入大海,至于山本会,此刻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他们的老大,居然在房间中,身首异处,至于死因,只要一个,就是和殷韵在酣战的时候,被殷韵给杀的。

  所以这一天,山本会和檀香山的华人,不断摩擦火拼,至于藤原大师和田中英机,自然懒得插手这种帮派的事情。

  傍晚,云凡一行人来到港口,一艘巨型游轮停在港口,这就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几艘豪华游轮之一的自由海洋号,今晚,这艘游轮上,将汇聚上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武道人士。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