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海洋号游轮,有一千一百多英尺长,一百八十多英尺宽,上面可容纳数千名人,云凡等人持票从登船桥进入后,就看到在这一层的通道上,人来人往。

  云凡等人通过通道,来到了这一层的甲板上,甲板上已经汇聚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武道人士,当然,非武道人士也是有的,一些富豪明星,也会上来凑热闹。

  云凡来到甲板边缘,手扶护栏眺望,这个游轮,还真不是青龙王的那个游轮能相比的,不过一个是商业用途,一个是私人的,没可比性也很正常。

  李承命站在云凡身边,目光扫视着四周,想看看有没有老熟人,突然,有两个身影出现在李承命的视线中,这两人,正是日国的藤原大师和田中英机。

  藤原大师和田中英机并没有在甲板上停留很长时间,很快就离开了。

  李承命也只是微微一怔,至于藤原大师会出现在这里,也在情理之中。

  自由海洋号游轮很大,仅甲板,就有十六层,上面还有各种餐厅,游乐设施,而此刻,在一层甲板上,几个人正站在甲板的边缘,看着日落。

  这几个人,正是秦雪琼,还有她的女儿安妮,以及安妮的那位男朋友,威廉。

  为了让秦雪琼对威廉的印象改观,安妮这次特意邀请她一起来,这位威廉,的确如安妮所说,高大帅气,一双蓝色的双眼,深邃而粲然,别说安妮为他着迷了,就连此刻甲板上的一些年轻女孩子,都不由偷偷打量威廉,眼中出现星星,状若花痴。

  虽然这位威廉很完美,也很有礼貌,但是秦雪琼不知道为什么,对他的感觉,总是有点介怀,现在看到她的女儿安妮依偎在威廉怀中,看着夕阳,她的眉头不由微微蹙起。

  不过最终,秦雪琼只有无奈地一叹,自己的女儿既然爱上了这位威廉,而这位威廉,又的确是一个出色的人,名校学生,家境优渥,长相帅气,又是一位武道高手,这样的一位出色年轻人,自己还看不顺眼,就真的是自己的问题了。

  秦雪琼只有选择妥协了,也是,有这样一位优秀的男生在安妮身边,安妮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云凡呢,云凡和这位威廉相比,的确有些不如啊。

  “婉容,这次就真的对不住你了,这位威廉,我实在挑不出毛病和缺点,咱们两个孩子,看来是没有缘分了。”秦雪琼暗暗遗憾地说着。

  “妈,你在想什么呢?”安妮转头,见秦雪琼在一旁发呆,不由笑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你们两个,也挺般配的。”秦雪琼笑了笑。

  “妈,你终于发现了啊,看看是不是越看越般配。”安妮一喜,秦雪琼说这句话,说明是认可了威廉,安妮自然高兴了,连忙拉着威廉,让秦雪琼再看看。

  秦雪琼笑着点头。

  “阿姨,我们去吃晚饭吧,我父亲他们已经订好位置了。”威廉站在一旁,微微笑道。

  自由海洋号游轮上,餐厅众多,各国风味都有,在一家日式料理餐厅门口,秦雪琼等人止步。

  “威廉,你不是不吃日式料理的吗?你父亲怎么会选择在这里吃饭呢。”安妮见要在这家日式料理餐厅吃晚饭,不由奇怪地说道。

  “因为今天有两位重要的日国客人,听说是日国的剑道高手,我父亲说想让我跟在他们后面学习剑道,不过他们想当我的师父,可得拿出真本事,走,我们进去看看。”威廉一笑,对这两位素未谋面的日国剑道高手,貌似有点不放在心上,没办法,威廉在美利坚国的武道,可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他主修的就是剑道,曾经跟在多位欧美剑道大师后面学习,现在,也算剑道小成了。

  各国剑道,都有不同,文人会相轻,各国剑道,自然也是如此,所以威廉,对他父亲给自己介绍的这两位日国剑道高手,并不看好。

  秦雪琼在一旁,不由腹诽,秦雪琼现在对威廉的家世也大致了解了,威廉的家族,是经商的,生意主要涉及零售和制造业,在美利坚,他们家族的财富至少能排进前二十名,但是让秦雪琼实在想不明白的,这样一个家族,怎么非要让后代接触什么武道呢,难道不应该多花点心思在经商上吗?

  秦雪琼不是反感武道,只是觉得,她的女婿应该是在政界或者是在商业,有所建树,而不是在武道上扬名立万。

  秦雪琼是大家闺秀,不喜打打杀杀很正常,但是现在,她又不好说什么了,毕竟,威廉追求武道,是得到他家里人支持的,她一个外人反对也不像话。

  日式料理的一间包间中,此刻已经有几个人跪坐在一张大的条案餐桌前,坐在正首位置的是,是藤原大师,坐在藤原大师下首的,自然就是田中英机了,至于另外几个美利坚国人,一个是威廉的父亲希伯特,还有几个是家族中来凑热闹的族人。

  希伯特因为生意的缘故,和日国的田中家族来往亲密,早就听说田中家族有一位剑道高手,所以他就想让自己的儿子拜田中家族这位剑道高手为师,但是这位田中家族的剑道高手,一直在闭关修炼,希伯特一直未得机会,所以这次听说这位剑道高手要来参加这次世界武道大会,就找田中家族的人从中牵线搭桥,所以今天才会坐在了一起。

  “藤原大师,田中先生,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我那孩子马上就要来了。”希伯特见藤原大师和田中英机两人也不说话,都在端坐着闭目养神,这就让气氛有点尴尬了,不过希伯特也知道,真正的高手都是这样。

  希伯特可是经常造访日国的,因为他儿子的缘故,他对武道也很有兴趣,他就曾经在日国见到过一次剑道宗师之间的决斗,他当时就惊呆了,更别说,他可是听说了,眼前的这位田中英机,可是一位剑神,是比剑道宗师要更加厉害的存在,至于藤原大师,就更加不用说了,不过希伯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的儿子能拜田中英机这位剑神为师就不错了,至于拜藤原大师为师,就不奢求了。

  “希伯特先生,听说,你想让我收你的孩子为徒?”田中英机半眯的眼睛缓缓睁开,凌厉的目光看着希伯特,淡淡说道。因为田中家族和希伯特的关系不错,田中英机虽然不插手家族生意上的事情,但既然家族吩咐了,他也只有遵从,真正收弟子的话,田中应该肯定不会干的,但是收一个挂名弟子,田中英机还是可以接受的。

  “是有这个夙愿,还希望田中先生能答应。”希伯特连忙笑道。

  田中英机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正好这时,包间的房门被人推开,威廉,安妮,秦雪琼三人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藤原大师和田中英机连头都没有抬起,一副泰山崩于眼前,我自岿然不动的样子。

  希伯特见儿子来了,连忙招呼坐下,然后开始给藤原大师和田中英机介绍,藤原大师,根本不搭理他,田中英机还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威廉看到自己的父亲对这两个日国人这么客气恭敬,而这两位日国人,居然是这个表现,他自然有些不爽了,没办法,人都是有脾气的,我对你客客气气,你对我爱答不理,这种事情,搁谁身上,谁都不会爽快的。

  “威廉,这位是日国剑道第一高手藤原大师,这位是日国的剑神田中先生,藤原大师,乃是田中先生的师父。”希伯特给自己的儿子介绍道。

  威廉淡淡点了点头,也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表情完全和刚才的田中英机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希伯特见自己的儿子,居然反应这么平淡,知道自己的儿子,有些年轻气盛,不知道眼前这两位的厉害,连忙又说道:“威廉,田中先生剑道造诣深厚,你要是能拜他为师,可是你的福气啊。”

  “爸,剑道造诣如何,不是说的,我这个人,只相信眼见为实,他的剑道造诣深厚,我怎么看不出来。”威廉淡淡说道,语气之中,有一丝嘲讽,开玩笑,自己在欧美都拜了好几位剑道大师了,如今剑道造诣也算不错了,这个田中英机,看样子,也不过三十多岁,能厉害到什么地方去,要是说要拜藤原大师为师,威廉倒是还能接受。

  希伯特一惊,倒是没想到,他的儿子会说这番话。

  田中英机听到威廉的话,就算没有听明白威廉说的英文,但看威廉的脸色就知道说的不是好话了,不由转头,朝威廉看去,身上的剑势散发,瞬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威廉脸色剧变,他主修剑道,对剑势自然更加敏感,这么强悍的剑势,威廉还是第一次见到。

  剑势强弱,就是一个人剑道造诣深浅最直接的体现。

  “要不是因为你是希伯特儿子的份上,你这么说话,现在已经死了。”田中英机的声音,冰冷如来自九幽,让人听在耳中,心都发寒。

  田中英机说完,身上的剑势敛去,房间中的威压顿消,但是刚才的那种压迫感,却还让每个人心有余悸。

  威廉脸色发白,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年纪不大的日国剑道高手,还真是一个超级高手,至少,比教过他的那些欧美剑道大师,都要高,就这剑势,就已经可以吓死人了,更别说,出剑了。

  “田中先生,对不起,我刚才是有眼无珠,还请宽恕。”威廉连忙说道。

  希伯特也不知道田中先生能不能听懂英文,连忙用日语又翻译了一遍。

  “想成为我的弟子,这次就在世界武道上好好表现吧,到时候我会考虑的。”田中英机淡淡说道。

  希伯特又连忙把田中英机的话翻译给自己的儿子。

  “我一定好好表现,好好表现。”威廉连忙说道,这个时候,威廉也只恨自己当初没有好好学习日语了,这要是以后就算真的拜入了田中英机的门下,交流都费劲。

  秦雪琼在一旁,看到这一幕,眉头微皱,她现在已经把威廉看成自己的准女婿了,自己的女婿,对着一个日国人,这么的谄媚恭敬,她心中总是有点不舒服,秦雪琼还记得小时候,她的爷爷经常给她说起日国人当初在华夏犯下的种种恶行,所以对于日国人,出生在红色家庭的秦雪琼向来没有好感。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