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云凡在檀香山乘坐飞机,独自返回华夏了,也是在这一天,在地球北极苦寒之地,这里是人类的禁区,空气稀薄,气温极低,终日都被暴风雪笼罩。

  这里,已经靠近北极点了,在这里,一年时间,一半是极昼,一半是极夜,就算这里没有恶劣环境,人类也难以生存。

  这一日,这里正处于极昼与极夜交替之日,长达六个月的极夜终于过去,接下来,将是六个月的极昼。

  黑夜中,暴风雪在肆掠着,而天空中,有着一道道璀璨的光芒,绚丽夺目,这是北极光,是许多摄影师梦寐以求想要拍摄到的画面。

  突然,从遥远的天际,有一道光芒冲破黑夜,在黑夜之中,快速向前推进着。

  极夜退去,极昼降临。

  当阳光重新回到这一片雪白的天地之时,暴风雪突然停歇了,这一片冰川雪海,难得安静了下来。

  在一块辽阔的冰原之上,暴风雪刚才肆掠的痕迹犹在,这一块冰原,上面是一层足足好几米厚的白雪,而在白雪下面,则是厚度可达十几米的冰川,这冰川,存在的时间,都不知道有多少万年了,坚硬无比。

  突然,在这块辽阔的冰原中间位置,突然发出巨大的“咔咔咔”声音,就好像突然遇到巨大的外力,冰块碎裂时发出的声音。

  冰原上厚厚的积雪,突然裂开了一道大约百米缝隙,缝隙一出现,积雪纷纷朝这道缝隙中掉落。

  过了一会儿,这道缝隙停止了扩张,整个冰原,又变得安静了起来,只留下这一道百米长的缝隙。

  突然,明亮的天空之中,隐隐传来雷鸣之声,在这一声声沉闷的雷鸣声中,一个人,从冰原的那道缝隙之中,缓步走了出来,他须发皆白,身穿白色袍服,踏空而行,走出缝隙之后,他的脚,落在了冰原的积雪上,朝南方行去,他的脚落在柔软的积雪上,没有留下痕迹,而他每一步踏出,身影已经在数里之外了。

  他的速度看似缓慢,但是却极快,十秒不到,他就已经离开了这个辽阔的冰原了。

  北极边缘某处,一艘破冰船正在艰难破冰前行,这个破冰船船身上面写着“炎黄号”三个华夏字,正是华夏的破冰船,这次前来北极,载着数位科学家,准备对北极深处进行科学考察。

  破冰船的甲板上,几位身穿厚厚防寒服的华夏科学家正在讨论着这几天遇到的问题,却在这时候,其中一位科学家看着前方,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

  “那是什么?”

  其他几位科学家,都不由抬头朝前方看去,这一看,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了。

  只见一个人影,如幻影一般,前一秒还在十里开外,后一面,就已经来到了面前了。

  这是一个白袍人,很快,这个白袍人就来到了华夏的这艘破冰船上。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吗?”白袍人幽蓝的眼神透着一股冰寒,淡淡问道。

  华夏这几个科学家,一脸惊讶,不过还是紧张地回答道:“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今天是2011年8月13号,请问,您是谁?”

  “2011年了。”白袍人喃喃说了一句,然后没有继续理会华夏的这群科学家,一步踏出,人已经离开破冰船,瞬息工夫,人已经在数里之外了。

  “刚才那是什么人?”华夏的几位科学家,看着身影都已经模糊在远方的白袍人,难以置信地说道。

  “真是怪事,难道是在做梦,对了,船上有摄像头,我们去看看。”一位科学家说道。

  就在这群华夏科学家准备进控制室看看摄像头拍摄下来的画面,在白袍人消失的方向,有一道风暴正在席卷而来,这道风暴,威力巨大,一路袭来,就算是一座冰山,都在它的摧枯拉朽之势下,被摧毁,至于“炎黄号”破冰船,直接被这风暴卷入了空中,最后,从空中落下,冲破冰层,沉入了海底。

  这一幕,并不是无人知晓,破冰船上的摄像头拍摄到的画面,直接和卫星相连,在华夏人联系不到这艘破冰船后,马上从卫星上调取画面,当看到破冰船发生的事情后,华夏人震惊了,将这诡异的一幕,马上上报国家,很快,这份录像资料,送到了潜龙情报局。

  夜晚,欧洲英国伦敦的某一处别墅中,白袍人出现在这个别墅中。

  “路西法,你回来第一个见的人是我,让我很高兴。”别墅的大厅之中,一位约莫三十岁的成熟女子倒了两杯红酒,走到坐在沙发上的路西法身边坐下,将一杯红酒递给了路西法,很是欣慰地笑道。

  这个女子叫做希姆莱,来头可是很大,当年她可是纳.粹公主,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战败之后,她就消失了,这些年,她一直在寻找纳.粹成员,组成了“鹰之翼党”,企图纳.粹有朝一日能东山再起。

  希姆莱,出生在二十世纪初,到现在,年纪已经百岁了,她能永葆青春,是因为她在纳.粹战败后,加入了血族。

  路西法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看样子和以前没有一点变化的女子,露出了一丝笑意。

  “你是我的女人,我自然第一个见你了,跟我说说吧,这些年发生的事情,还有,血祖,出来了吗?”路西法喝了一口红酒,淡笑问道。

  希姆莱浅浅一笑,优雅地坐到路西法的身边。

  “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血祖,还有一段时间出来,我要和你说的,是最近发生的事情。”

  窗外,夜色如墨,黑的有些可怕,一如此刻路西法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希姆莱把天使岛发生的事情说完之后,就淡笑看着路西法,等待路西法的反应。

  “你是说,那个华夏人,名字叫云潜龙?”路西法语气阴森地问道。

  “或许不是真名。”希姆莱笑道。

  “呵呵,华夏,看来我得去一趟了,云潜龙,任潜龙,呵呵,这次,都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路西法冷笑,眼中杀意腾腾,幽幽说道。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