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那好吧,多谢太爷爷。”穆小蛮闻言,心中倒是一喜,因为她知道,他的父亲,一直渴望这个家主之位,所以穆度虚既然这么说了,穆小蛮也不推辞了,至于穆钢这个大伯的脸色,穆小蛮完全不用理会。

  穆铮在一旁,大喜过望,看到穆钢和穆辉父子两人的脸色简直比吃了苍蝇还要难看,笑得不由更加灿烂了,这些年,他被穆钢压得腰都直不起来,今天,总算扬眉吐气了。

  穆度虚解决完家族中的事情后,就对龙九洲说道:“九洲兄,今晚我在家中设宴,你就留下来,我们两个喝一点。”现在的穆度虚,不知不觉,在龙九洲面前,说话都硬气起来了,没办法,他的曾孙女,可是云凡的弟子啊,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十年之内,可是能突破到先天的,就算不能突破到先天,但是只要突破到天仙,自己穆家,完全可以压下龙家,成为华夏第一武道家族。

  “好,那今晚我就和度虚老弟喝两杯。”龙九洲笑道,对于穆度虚的心思,龙九洲自然看得出来,这穆度虚把穆家家族之位传给穆小蛮,如果穆小蛮十年之内真的能修到先天之境,那十年之后,华夏武道,肯定会以穆家为尊了。

  但是这一切,得等到十七号之后才能真正的下定论,龙九洲不急,穆家有穆小蛮,他们龙家,又不是没有人。

  王秋瑾和云凡驾车离开燕山,路上,王秋瑾一边开车,一边笑道:“云先生,您真是神通广大啊,穆小蛮能成为您的弟子,真是太有福气,让人羡慕啊。”

  云凡看着前方,没有说话,王秋瑾也很聪明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试探着问道:“云先生,我冒昧地问一下,您刚才和江老爷子说的话,难道是真的?”

  “你以为,我会骗他吗?”云凡反问。

  “是我多虑了,以云先生的神通,这种事情,应该是易如反掌。”王秋瑾微微一怔,连忙笑道,得到云凡肯定的回答,王秋瑾并没有急着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她的爷爷,身体虽然也不好,但是比江老爷子就硬朗多了,再活个十年,或许都不成问题,所以这件事情,王秋瑾不着急,先和云凡相处融洽了再说。

  把云凡送回到京城大学门口,王秋瑾看到云凡下车了,不由问道:“云先生,十七号,你要和我一起去长白山天池吗?”

  “我自己去。”云凡一笑,然后就朝学校里面走去。

  王秋瑾看着云凡离开,有些遗憾,一踩油门也就离开了。

  这一夜,云凡去了一趟江家,和江老爷子聊了一会儿,前后还没有一个小时,云凡就出来了,只是出来的时候,云凡的身上,多了一张银行卡,一张里面足足有三十亿的银行卡,至于云凡帮江老爷子续寿二十年,条件很简单,跟李老爷子答应的条件差不多。

  也是在这一夜,京城许多大家族里,都很不安宁,没办法,今天云凡在穆家,实在太出风头了,许多人都看在眼中,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云凡的来历。

  京城赵家,一个赵家的小辈拿着今天偷拍到云凡的照片,口若悬河地说出了今天发生在穆家的事情,赵家今天也有人去了穆家凑热闹,不过都是赵家的几个小辈。

  当云凡侧脸相片在赵家大厅中所有人的手上传了一遍后,只有赵婉容的大堂哥赵恒宽,还有赵婉容二堂哥的女儿赵雅脸色有些异常,因为他们感觉这照片上的人有点像云凡,但是又不敢确定,毕竟云凡只是一个高中生,怎么可能这么厉害呢,又是跑到穆家收穆小蛮为弟子,又是断了江青峰一臂,最关键的是,还和江家老爷子有说有笑。

  本来见过云凡一面的,还有赵恒宽的儿子赵靖,只是赵靖最近一段时间,天天晚上泡夜店,经常不回家。

  “这,这人,我怎么感觉有点像小姑妈的儿子啊?”赵雅打量着云凡的照片,忍不住说道。

  此言一出,赵家顿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旋即,不由响起了好笑声。

  “小雅,你眼花了吧,这人怎么可能是她的儿子呢,估计是长得有点像而已。”赵家的一个妇人笑道,这个妇人,是赵婉容的三堂嫂。

  “哈哈,她的儿子要是这么厉害,她估计早就来我们面前炫耀了,还有必要躲着不敢见我们吗?我可是清楚记得,当初云震来我们家的时候,可是口口声声说,给他十年时间,他一定会混出名堂的,但是现在都过去二十年了,我听说云震还在小县城里当一个小科长,一个小科长,能培养出什么儿子?”赵婉容的大姐笑道,其实说实话,赵婉容家里人现在对赵婉容这么不满,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赵婉容当年不听话,非要嫁给云震,甚至不惜和赵家决裂。

  当年,赵婉容在京城的名媛圈子里很有名,长得漂亮,又是才女,许多豪门,甚至连五大家族之一的江家都来提亲,原本赵家是想把赵婉容嫁给江家的一位大少的,但是因为赵婉容的倔强,导致赵家没有和江家联姻,赵家也因此失去了江家这一棵大树的庇佑,而且还得罪了江家,所以赵家这些年发展并不如意,赵家就把一切归责到赵婉容身上。

  “大姐,算了,当年的事情就别提了,婉容这些年过得其实也挺不容易的。”赵婉容的二姐不由说道,赵家几个姐妹中,当年也就她和赵婉容相处最好了。

  “二妹,她是自作自受,谁让她当年傻呢,江家的少爷不嫁,非要嫁给一个穷小子,江家的那位,现在已经是身价数十亿,你看看他那位,现在在干嘛?一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她现在不容易谁也不能怪,你也甭同情她,她活该。”赵婉容的大姐不由嗤笑。

  “哎。”赵婉容的二姐只有不说话了,这些年她也为赵婉容说过话,但是每次只要她一说话,肯定会被赵家这群人群起而攻之,久而久之,她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