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个人,说想要将你千刀万剐,当时我答应了她,要将你送到她面前,而且我很好奇,她会不会真的对你千刀万剐?所以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就留下来,帮忙验证一下吧。”云凡的声音就好像从天际之中传出来一样,语气郑重,但是却又让人感到一丝戏谑之意。

  虽然没人能听出声音的来源,但是和云凡接触过的人,都能听出这是云凡的声音。

  “是云少将,没想到云少将还记得当初我和他说的话。”一脸紧张不安的龙十一在看到天空中突然出现的两把飞剑,就猜到是云凡出手了,此刻再一听到云凡的声音,更是惊喜,尤其是云凡居然还记得自己曾经的玩笑之言。

  “十一,云少将刚才说的那个要将路西法千刀万剐的人难道是你?”在听到龙十一的话,旁边的高秘书不由回头问道。

  “我当初只是跟云少将开玩笑的,没想到云少将还记得,而且还当真了。”龙十一笑道,不知道为什么,就算路西法是世界第一强者,但是只要有云凡在,龙十一就莫名地心安。

  “云少将这次若能打败路西法,就是咱们华夏真正的守护神了,而且,级别至少得升为上将了。”高秘书说道,今天他算是真正见识到武道巅峰强者的实力了,这举手投足,比炸弹威力还要大,一人抵一个师,甚至几个师,这话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高秘书你放心吧,云少将既然出手了,那这路西法,自然只有死路一条了。”龙十一信心十足地说道。

  高秘书点了点头,紧张躁动的内心,总算平静了一些。

  随着云凡声音的荡开,华夏武道中人,还有京城大家族那些人,此刻颓靡的脸上,顿时振奋。

  “是云先生,云先生要出手了。”所有人都激动,目光看着天空中,期待着云凡的登场,只是过了半天,也没见云先生登场。

  “云先生呢?怎么不出来?”所有人又疑惑起来。

  路西法站在天空之中,目光朝下面扫视着,虽然没有发现声音的来源,但是却听到了华夏人中传出来的声音。

  “云先生?”路西法皱眉,很快想到,自己要找的那个云潜龙,不就是姓云吗?

  “呵呵,想必阁下就是不把我审判者放在眼中的云潜龙吧?既然出手了,何必不敢露面,难道是怕不是我对手?”路西法口中虽然说得轻松,但是目光,却一直在华夏人群中打量着,只是华夏人群中,并没有可疑的人。

  难道这云潜龙,不在华夏的人群中?路西法想着,目光又开始朝其它山峰的人看去。

  “既然知道是我,是乖乖投降呢,还是要让我动手呢?”天空之中,又传来云凡平淡中带着一丝玩味的声音。

  路西法脸色阴沉,心中着实恼火,他作为世界第一高手,居然有人在他面前这么轻视他,这简直是对他的羞辱,更让他恼火的是,这个人还不出来。

  “他,他就是杀了藤原大师的那个云潜龙?”云凡旁边的那些日国人此刻瞪大着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他们刚才可是嚷嚷着要教训云凡的,但是现在,却焉了,他们虽然也是实力不俗的日国武道高手,但是和藤原大师相比,都还有很大的差距,更别说和能杀藤原大师的云潜龙相比了。

  “刚才要不是小姐阻止住了我,我现在估计都已经是死人了,还是小姐厉害啊。”刚才那个说要去教训云凡一顿的日国武士喉咙滚动了一下,心有余悸地暗暗想着。

  “他就是那个云潜龙么?”玉藻琦花看着云凡,有些诧异,倒是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这里遇见了这个在日国武道界,现在已经是人人喊打的人。

  日国武道和华夏武道,向来是有隔阂的,这次日国剑道第一大师被一个华夏人杀了,肯定在日国武道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喊着要去挑战这位云潜龙的人可不在少数啊,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真的敢跑来华夏挑战云潜龙,毕竟,藤原大师在日国武道界的地位,可是巅峰的几人之一啊,能杀藤原大师,那实力可想而知有多恐怖了。

  玉藻琦花对藤原大师的死,自然不是很关心,对那个云潜龙,也兴趣不大,但是现在,她对云潜龙,有了兴趣了。

  “希望你能打败这路西法。”玉藻琦花的美眸中出现了期待之色,只有打败了路西法,才能说明,这云潜龙有资格作为靖虚神的对手。

  “鬼鬼祟祟,不敢出来,还在大言不惭。”路西法又看了一圈,没发现目标,不由怒道。

  只是这次,云凡连回应路西法都没有了,心念一动,金乌剑和太阴剑再一次朝路西法飞去,这是这次,这两把剑的威势明显比刚才要厉害多了。

  金乌剑上金光大盛,划过天空,如太阳一般耀眼,里面还有金乌鸣叫传出,响彻天空,而太阴剑上寒光如霜,如皎月一般清冷,刺破苍穹,留下一道银色虚影。

  路西法皱眉,他现在是处于被动状态,连对手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却要和对手的武器干起来,这让他感到很丢脸,而且这两把飞剑,一看就不是凡品,威力这么大,如果让他们近身,还真是危险。

  没办法,路西法不擅长近战,也没有想过要近战,他是不会让危险的东西靠近自己的,所以此刻,他如对付任潜龙一样如法炮制,伸手在空中划了两下,有两道冰寒之气射出,想将来势汹汹的两把飞剑冰封在空中。

  冰寒之气冻住了两把飞剑周围的空气,的确让飞剑的来势慢了下来,但是,却没有停下来。

  “咔吱”

  被冻住的空气就好像玻璃一样碎裂,根本阻拦不住飞剑,路西法脸色微变,他这冰寒之气,就算是天仙被困住,也是束手无策,更别说飞剑了,飞剑一旦被他的冰寒之气困住,那就相当于和主人断了联系,根本不受控制了,更别谈继续攻击了,但是现在,这两把飞剑是怎么回事?居然突破了冰寒之气的隔绝?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