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会尽快举办,举办完酒会,就约上邹老板,咱们去一趟福省。”云凡对赵婉容说道。

  “云先生,会场我们都已经在开始布置了,只要你同意,明天晚上就可以举行酒会了,以云先生你的面子,明晚京城的所有名流,肯定都会到场。”王秋瑾惊喜地说道,她完全没想到,云凡会真的答应参加酒会。

  “行,让京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明天都悉数到场吧,还有,我明天晚上就不出面了。”云凡说道。

  “云先生,您不出面?”王秋瑾愕然,云凡要是不出面,这酒会举办还有什么意思。

  “会有人替我出面的,到时候,你介绍她就行了,她的分量,应该比我大。”云凡微笑,想起自己给老妈酝酿的这个惊喜,应该会让老妈满意的吧。

  “云先生,您开玩笑吧,这个世界上,恐怕已经没有比你分量还要大的人了。”王秋瑾一脸疑惑地说道,实在被云凡的话给弄的一头雾水。

  “有。”云凡一笑,然后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王秋瑾听后,两只凤眼睁得很大,没想到,云先生说的那个人,居然是他的母亲,云先生,居然是想让自己的母亲替他出面,而且这露面的方式,也的确是惊喜。

  到时候在酒会上,大家都翘首以盼着云先生出来,但是最后,云先生没出来,云先生的母亲却出来了,而且,云先生还让王秋瑾暂时不要透露这个消息,就算对他母亲,都不要透露。

  虽然不知道云先生为什么会想让自己的母亲以这个方式出现在京城所有的名流面前,但是云先生既然这么说了,王秋瑾自然答应了。

  明晚过后,云先生的母亲,估计会成为华夏地位最高的人了,不管是京城五大顶尖豪门的人,还是什么人,都会争先巴结。

  翌日,赵婉容从沪市飞来京城,和赵婉容一起来的,还有小怜,云飘飘这段时间忙着公司的事情,就没有来了。

  当然,并不是云凡打电话让赵婉容来到,而是王秋瑾给赵婉容打电话的,至于理由,很好编造,王秋瑾说自己是云凡的朋友,想和赵婉容的云氏集团谈一下合作,希望赵婉容能来京城一趟,赵婉容在接到王秋瑾的电话后,还特意打电话找云凡确认了一下,得到儿子的确认,她才从沪市飞到了京城。

  京城国际机场外,赵婉容和王秋瑾见面了。

  王秋瑾看着由一位冷艳美女陪同的赵婉容朝自己走来的时候,微微错愕,她完全没想到,云先生的母亲,居然这么年轻,要不是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成熟知性的魅力,王秋瑾还以为赵婉容和自己同岁呢。

  赵婉容现在,相比几个月前,的确年轻了很多,天天住在湖边别墅被灵气滋养,而且修炼云凡所给的锻体功法,现在也勉强入门,能感应到天地灵气了,自然显得尤为年轻了。

  至于小怜,现在更是实力大增,已经堪比地球上神境巅峰的强者了,而且因为修炼云凡所给的那卷《若水心经》的缘故,现在心境若水,让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淡然气息,给人一种看不穿,摸不透的感觉。

  王秋瑾隔着老远就在打量赵婉容,赵婉容又何尝不在打量她,这王家小姐不愧为这一代的京城名媛之首啊,气质和美貌都算得上绝顶了,赵婉容对王秋瑾很有好感。

  “您好,您就是云先生的母亲赵总吧,好漂亮啊。”王秋瑾连忙上前恭敬奉承地说道。

  “王小姐,我早就听说过你可是京城众名媛之首,是京城小辈中的佼佼者,今日一见,确实是实至名归。”赵婉容是生意场上的人,说话自然客气,并不会因为云凡的缘故,拿高姿态示人。

  “赵总,您,您这么说,我真是受宠若惊啊,赵总,你就别喊我王小姐了,直接喊我名字吧。”王秋瑾还真的有些受宠若惊,毕竟,能生出云先生这种牛逼人物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在见赵婉容之前,王秋瑾在心中,都已经把赵婉容想成了一个和云凡一样,不言苟笑,睥睨凡人的冷酷中年妇女形象,但是现在,这赵婉容也太平易近人了吧,性格简直和云先生背道而驰啊。

  “好,我就喊你秋瑾吧,你也别喊我赵总了。”赵婉容笑道。

  “那我,可以喊你婉容姐吗?”王秋瑾小心翼翼地问道。

  “可以啊,把我喊得这么年轻,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赵婉容亲切地笑道。

  “婉容姐。”王秋瑾喜笑颜开,连忙喊道,要是让京城其他家族的人知道,自己现在和云先生母亲的关系这么好了,还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人呢。

  赵婉容见王秋瑾这么开心的样子,不由莞尔,赵婉容自然知道,王秋瑾喊自己一声姐能这么开心,全是因为自己是她口中那个云先生的母亲。

  母因儿贵,赵婉容现在对这句话,体会深刻,自己的儿子,不是成龙了,而是成神了,虽然这种事情,太过天方夜谭了,但是却的的确确在自己儿子身上发生了,虽然赵婉容也曾经怀疑过,质疑过,惶恐过,但是最后,她选择了接受,因为不管怎么变,云凡是她儿子是不会改变的。

  “婉容姐,现在时候还早,要不我们去京城大学看看云先生?”王秋瑾笑问道。

  “算了,就不去打扰那臭小子了,我有一位好友在京城,我把她约出来,咱们一起喝喝咖啡吧。”赵婉容笑道,心中倒是颇多感慨,一离开京城,就是二十多年了,二十年间,赵婉容都没有再来过京城,今天突然来到京城,赵婉容以为自己的心情会难以平静,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内心,倒是没有多少波动,只想把自己的那位好友约出来,坐在一起,喝喝咖啡,聊一下当年在京城的往事。

  “好的,那婉容姐,我们走吧。”王秋瑾笑道,这个世界上,估计也只有云先生的母亲,还会喊云先生臭小子了,要是婉容姐当着很多人的面,喊云先生臭小子,不知道云先生会不会尴尬?王秋瑾暗暗恶趣味地想着。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