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城的一家高档咖啡厅中,赵婉容见到了秦雪琼,看到赵婉容居然和王秋瑾在一起,秦雪琼微微惊讶,王秋瑾也没有想到,赵婉容说的那位好友,居然是秦雪琼,都是京城一个圈子里的人,王秋瑾和秦雪琼自然认识了,为了防止秦雪琼说露嘴,王秋瑾找了个借口,将秦雪琼拉倒一旁,把云凡的计划说了出来,让秦雪琼先帮忙隐瞒一下。

  秦雪琼倒是没想到,云凡居然还玩这一出,这对于赵婉容来说,可是一个大惊喜啊,秦雪琼自然配合了。

  “不知道今晚赵家的那些人,知道赵婉容就是他们敬仰的那位云先生的老妈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秦雪琼倒是期待了起来。

  傍晚,京城大学寝室,蒋兵兵正一脸兴奋地催促云凡等人快点,没办法,因为昨天晚上的一顿饭,他成功拉进了和系花的关系,今晚,他要去接受系花室友的检阅,一个人面对这么多女生,蒋兵兵还是招架不住的,只有把寝室的几个大老爷们喊上给自己撑腰了。

  “大力,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啊,这么快就把系花擒下了?只能说,还是咱们京城大学的女生单纯。”魏博一边梳着发型,一边笑道。

  “只怪哥的魅力太大了,没办法啊。”蒋兵兵得意地笑道,现在追上了系花,蒋兵兵说话的底气都足了不少。

  “切,你要是魅力大,我女朋友的几个室友,早就被你拿下了,要说魅力大,还是咱们凡哥的魅力大啊,凡哥,那个潘晓春可是找我好几次了,想要你的手机号码,我都毅然拒绝了。”魏博给了蒋兵兵一个鄙视的眼神。

  “那些电影学院的美女,我是无福消受,也只有凡哥,能驾驭了,不过凡哥会看上那些拜金女吗?那个潘晓春,说实话,我估计都不是处的了。”蒋兵兵不屑地说道,他现在找到了真爱,对其她女人,自然要表现得不屑一顾了,虽然,一想起潘晓春那妖孽的身材,蒋兵兵就有些受不了,但是这并不妨碍蒋兵兵对其进行吐槽。

  “其实,是不是处的都无所谓,玩玩还是可以的,凡哥,你说是吧?”魏博冲云凡邪恶地笑道,他觉得潘晓春主动示好,云凡不玩一下,那就可惜了。

  “你要是想玩,你就去玩吧。”云凡耸肩。

  “博哥,你以为凡哥像你啊,凡哥是洁身自好的好男人,咱们的林大校花,比那个潘晓春漂亮十倍,凡哥都不为所动。”蒋兵兵笑道。

  几个大男生一边开着玩笑,一边离开了寝室,而此刻在京城最大,也是最豪华的京城大酒店门口,一辆辆挂着牛逼车牌的豪车络绎不绝而来。

  豪华的,可容纳上千人的宴会大厅中,赵婉容和秦雪琼坐在一旁的休闲区,随意地聊天,说的基本都是过往的岁月,这两人今天谈起旧事,就一发不可收拾,搞得王秋瑾和小怜在一旁,一句话都插不上嘴。

  “婉容姐,我去招呼一下客人,等一下再过来陪你。”王秋瑾陪赵婉容坐了一会儿,见客人开始进场了,王秋瑾不由歉然说道。

  “去吧,不用管我。”赵婉容笑道,赵婉容现在还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生意酒会,等一下自己见一些京城的企业家就行了。

  不过很快,赵婉容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赵婉容虽然离开京城二十多年了,但是京城名流圈子里的人,除了一些小辈,年轻人她不认识,年纪大的,她还是基本能认识的。

  因为她发现,今天来参加酒会的人,来头都很大,甚至,她都看见几个大家族的老爷子拄着拐杖来了,甚至,还有几个老爷子坐在轮椅上来了,这些老爷子,平时可都是轻易不会露面的,但是今天,怎么都出现在这个酒会上了?

  “雪琼啊,你有没有发现今天这场酒会不像普通的酒会啊?怎么那些老爷子都来了?”赵婉容有些疑惑地说道。

  “哦,这场酒会是王家举办的,那些老爷子给王家面子,不就来了。”秦雪琼一板正经地说道,但是心中,却已经失笑了。

  “这也不对劲啊,你看那几个老爷子,坐着轮椅都来了,我猜测,今天这场酒会,肯定不同寻常。”赵婉容认真地说道,这些坐在轮椅上的老爷子,虽然地位没有王家老爷子高,但是他们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要是没有什么大事情,他们根本不会出现在公共场合的。

  “管它寻常还是不寻常,反正我只是来看热闹的。”秦雪琼无所谓地说道。

  “也是,不管我们的事。”赵婉容笑了笑,倒是觉得是自己多虑了,这件事情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自己想这么多干嘛?

  京城大酒店门口,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了下来,从车子中走下两位老人。

  这两位老人不是别人,正是赵家老爷子赵云龙以及他的夫人,跟在这辆劳斯莱斯后面的,还有几辆豪车,都是赵家的人,赵婉容的那几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都来了。

  在赵家的人走进京城大酒店的宴会大厅时,坐在一旁和秦雪琼聊天的赵婉容顿时注意到了。

  当看到赵家的人,风风光光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赵婉容的脸色顿时变了,赵婉容以前幻想过很多种和赵家人碰面的方式,但是今天这种方式,却不在她的预想之内。

  秦雪琼见赵婉容的脸色突然剧变,连忙转头看去,当看到是赵家的人来了,秦雪琼在心中,也只有为赵家人默哀了。

  今天,当那个曾经被他们赵家轻视,羞辱的赵婉容出现在他们面前,而是还是以当世第一人云先生母亲的身份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赵家,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咦,那边的那个人好像是小姑妈啊?”赵雅一进来,目光就左顾右盼,很快,就看到了赵婉容,四目相对之下,赵雅微微一惊,连忙说道。

  此言一出,赵家的人顿时皱眉,都扭头朝赵婉容那个方向看去,而赵婉容,坐在沙发上,目光也在看着他们。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