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一笑,将殷韵收入灵云宗,云凡早就有所打算了,毕竟,现在灵云宗人手紧缺,而且一个宗门日后壮大,自然需要各个部门都协调好,这殷韵,人情世故,交际手段都不是袁小婷,穆小蛮这种小女孩能比的,将她收入灵云宗,以后处理一些宗门对外事宜,也不错,而且这灵云宗,不可能一直就袁小婷这几人,云凡日后离开地球后,灵云宗也会像第九重宇宙的宗门一样,定时对外招新人。

  “你说了一个让我不忍拒绝的理由。”云凡笑道。

  “那看来,云先生您是答应了,不过我首先声明哟,我这个人,就是武痴,痴是白痴的痴,所以云先生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以后我有可能给灵云宗丢脸的。”殷韵见云凡答应了,心中一松,不由笑道。

  “呵呵,既入我灵云宗,就与荣耀同在,何来丢脸?他日灵云之名,就是煌煌天道,定要屹立九重宇宙之巅。”云凡淡笑,身上有一股气势散发,殷韵等人,心中震撼,久久难平,这句话从云凡嘴中说出来,没人觉得是在开玩笑,也没人觉得这是妄想。

  “入灵云宗,就是与荣耀同在。”这句话,在殷韵等人心头回荡,让人心潮澎湃。

  夜晚,天使岛,灵山之巅,绝壁悬崖旁的一块突出的岩石上,云凡手中拿着生机笛,随意而坐,幽深的目光看着星空,似乎在回忆着这什么。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在第九重宇宙,有一段时间,云凡好像都在重复眼前的景象。

  九重宇宙,灵国,一座名叫紫霄山的山峰,高九万丈,入九霄,接天连地,在紫霄山上巅,有一棵古老灵树,此灵树无名,但是在第九重宇宙,却很出名,此灵树千年开花一次,每次花期七天,有传说,只要有那位女子能在灵树开花之期内,为灵树起舞七天,等待七日,灵树花谢之时,灵树就可以帮这个女子实现一个愿望。

  当然,千万年来,很少有人成功过,不是一些女子不想去,而是紫霄山之巅,就算是九重宇宙的绝世高手,也不一定能上去,紫霄山,万丈一重天,万丈一凶险,千万年来,只有几人成功上去。

  这成功上去的几人,就包括云凡。

  那一次,云凡在紫霄山之巅,万丈悬崖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七天,也吹了七天的笛子,也看了那个女孩,在灵树下起舞七天,在七日后,当灵树上的紫色花瓣纷纷坠下,将整个山巅都染成一片紫色的时候,那个女孩,跪在了灵树前,流着泪许下了一个愿望。

  那个画面,唯美到极致,是云凡万年来见过最美的画面了,而那个在紫色花海中起舞的女孩子,也是云凡万年来,见过最美的女孩子,在那个女孩子许下愿望后,泪痕未干,转身扑进云凡的怀中,那一瞬间,云凡轻抚这个女孩子的长发,云凡承认,在那一刻,他心动了,难以自己地心动了,那是万年来,云凡坚如磐石的心,第一次因为一个女孩子而颤。

  那一日,紫花飘扬,从紫霄山上,飘向了灵国的大地,也飘进了灵国的国都,飘进了灵国国王的大殿中。

  在看到紫花的一瞬间,大殿中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文武百官本来还争执得面红耳赤,在看到紫花的那一刻,都惊喜地欢呼了出来。

  数万年之前,灵国天灾,万里江山如炼狱,当时也是紫花漫天,帮灵国恢复了生机,躲避了天灾,这次,紫花重现,灵国这段时间,被天灾重创的山河,再一次焕发了生机,这如何不让灵国的国王和文武百官惊喜呢。

  ###

  微风拂来,让云凡的长发轻轻荡起,云凡收回思绪,露出一抹笑意,然后拿起了生机笛,缓缓吹了起来。

  笛声悠扬,有对着某个人的思念在其中......

  一曲笛声后,云凡目光看向远处的一棵树,淡淡说道:“出来吧。”

  在那棵树后面,缓缓走出一个人,正是殷韵。

  殷韵朝云凡走来,脸色没有紧张之色,而是充满了好奇,还有震撼。

  云凡好像就没有什么不会的,笛子居然也吹得这么好。

  “云先生,我是听到笛声,忍不住上来的,没打扰到你吧?”殷韵走到云凡跟前,微微笑道。

  “要是没事,就去休息吧。”云凡一笑。

  “额......云先生,能冒昧地问一句,从刚才的笛声中,我听出了,你好像是在思念某人,这个世界上,能让云先生如此思念的女孩子,一定是万里无一的,这个女孩子,是地球上的吗?”殷韵笑道。

  云凡静静看着殷韵,最终,淡淡一笑。

  “既然听出来了,就留在心中吧。”云凡说完,目光从殷韵身上移开,看向远处的海面,海上,一艘游轮正划过海面,向东行驶,游轮上灯火璀璨,有音乐声传来。

  以云凡现在的修为,方圆百里之内,只要是有熟悉的人,他都能感受到。

  在这个游轮上,有一个云凡见过的人,云凡本来打算,明天去欧洲会一会血祖的,但是在看到这个人后,云凡决定去见见他。

  有包打听这类人,云凡自然喜闻乐见。

  “殷韵,我这两天要去一趟欧洲,等我回来的时候,我来找你,你既已入我灵云宗,就算不愿修行,但是一些保命手段还是要的,过两天我传授于你。”云凡突然站起,对殷韵说道。

  “云先生,你要去欧洲?现在吗?”殷韵见云凡站起,有些诧异地问道。

  “嗯,你跟小婷他们说一声吧,我走了。”云凡说完,人已经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殷韵见云凡说走就走了,呆在原地,有些错愕,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突然要去欧洲了?难道是被我戳穿心事了,想出去躲避一下?这没必要吧,不就是在思念一位女孩子嘛,这有什么。

  地中海辉煌号,是世界上最豪华的游轮,它给游客提供的,可都是七星级别的服务,游轮的迎宾楼梯上,都是用施华洛世奇水晶铺成,一个楼梯,造价都是数百万英镑,奢华程度可想而知。

  而此刻,地中海辉煌号游轮上,正有一场盛大的派对在进行。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