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啊,我送你和刘洋回学校吧,以后你创业要是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可不要客气啊。”刘洋的父亲见酒会散场了,不由轻拍着王海的肩膀,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地笑道。

  “额,那谢谢叔叔了。”王海尴尬点头。

  “刘洋啊,王海以后创业辛苦,你要多体谅一下王海,我会让你妈经常煲汤送到学校给你们的,对了,要是你们不想住学校里,可以回家住。”刘洋的父亲又嘱咐刘洋道。

  “哎呀,爸,我们住在学校里很舒服,你就别瞎操心了,我们走吧。”刘洋无语。

  “爸这是关心你们两个,好了,我们走吧。”刘洋的父亲脸皮要是厚起来,那也是无懈可击啊。

  “哟,这不是郑总吗?”走出会所门口,刘洋的父亲看到了不远处正准备上车离开的郑总一家人,特意还走过去打招呼。

  “额,刘总啊,哈哈,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郑总一脸尴尬地转身,看着刘洋的父亲,表情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他们一家人,刚才可都瞧不起王海的,还当众奚落了一番王海。

  “呵呵,郑总啊,我怎么记得,你们刚才好像对我女婿出言不逊啊,难道你们不准备道个歉就走了吗?”刘洋的父亲似笑非笑地说道,君子报仇,要争朝夕,刚才被这位郑总打脸打得啪啪响,现在有机会,刘洋的父亲自然要讨回来了。

  女婿?郑总一愣,看着刘洋父亲,暗道这人也是够厚颜无耻的,刚才还瞧不上那小子,现在一听说,这小子是云潜龙的朋友,就喊人家女婿了,心中虽然在腹诽,但是脸上,却还要笑脸相迎,谁让人家的女儿牛逼呢,找了个土包子男朋友,居然是云潜龙的朋友,这种事情,谁会想得到啊。

  “咳咳,刘总,刚才那不是开玩笑吗?你就不要见怪了。”郑总笑道。

  “爸,走啦走啦,别再搭理他们了,看到他们,我就来气。”刘洋见父亲还要和这位郑总废话,有些不耐烦,连忙说道,然后将父亲直接拉走了。

  王海再坐上奔驰商务车时,和来时就是天壤之别,一路上,刘洋父亲都在讨好他这位女婿。

  一直到学校门口下车,王海的耳根子才清静了下来,和刘洋并肩走进了校园中。

  目送王海和刘洋离开,刘洋的父亲才吁了一口气,喃喃说道:“今晚真是吓死我了,我居然教训了云潜龙。”

  “你还好意思说,早让你不要说了,要不是这云潜龙是王海的朋友,今晚你的下场估计跟三鑫集团那个公子一样,这云潜龙,出手真狠啊,说杀人就杀人,根本无所畏惧。”刘洋的母亲说道。

  “人家是神,你没有看网上的视频吗?太恐怖了,真没有想到,王海这小子,居然是云潜龙的朋友,我听说,京城五大家族的老爷子都上杆子讨好云潜龙,云潜龙都不搭理他们,但是这云潜龙,和王海的关系却这么铁,真没有想到啊,我们有了王海这个女婿,可就间接和云潜龙攀上了关系,以后就算是京城的那些大家族,我们也不用看他们脸色了。”刘洋的父亲笑道。

  “你还是收起你的心思吧,云潜龙这种人,估计最烦被人消费,你这样做,别惹怒了他。”刘洋的母亲劝道。

  “我有分寸。”刘洋的父亲不以为意地说道。

  ###

  而此刻,王海和刘洋两人走在校园中,刘洋挽着王海的手臂,把头靠在王海的肩膀上。

  “王海,真没有想到,你的同学,居然是云潜龙。”刘洋突然说道,很是感慨惊讶。

  “谁又能想得到呢。”王海笑了笑。

  “我一直以为,这位云潜龙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就好像神一样,但是今天,我感觉他其实和普通人一样,也是有情的,对你,真的很好。”刘洋又说道。

  王海没有说话,而是深吸了一口气,云凡刚才对他说的话还铭刻在王海的心中,云凡这么对他,无私地帮助他,王海很感动,所以现在多说没用,只有好好努力,一定要创业成功,不能给云凡丢脸。

  夜深,京城的天空,难见月亮。

  京城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的套房中,云凡和云飘飘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聊天,说是聊天,其实都是云飘飘在说,说的都是云凡小时候和云飘飘在一起发生的趣事。

  云凡坐在沙发上,见云飘飘说的绘声绘色,听得很认真,嘴角露出笑意。

  云飘飘一直说到了半夜,才哈欠连连,倒床就睡了,云凡也没再开房间,就在沙发上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云凡早早就起床了,而云飘飘,还在呼呼大睡,云凡也没有叫醒她,就在一旁等待。

  一直等到八点多,云飘飘才睡醒,然后去星火娱乐公司和吴总细谈了一番收购事宜,中午和云凡在一起吃了个饭,就去机场乘坐飞机返回沪市了。

  送走云飘飘之后,云凡便去日国了,不过并不是乘坐飞机,而是御剑而行。

  日国,首都,东津。

  一栋豪华的别墅中,这个别墅,是依山而建,里面有二十几平方的温泉池,此刻这个温泉池中,热气腾腾,在袅袅雾气中,有一道曼妙的胴体正浸泡在温泉中,对于玉藻琦花来说,每天下午泡一泡温泉,是一天最享受的时光。

  而在温泉池的边缘,一只可爱的小白狐正用爪子在玩着温泉池中的水。

  “扑通”,小白狐一个不注意,直接掉进了温泉池中。

  “你这个小淘气。”玉藻琦花听到动静,连忙将小白狐捞了起来,然后拿出毛巾,将小白狐裹了起来,小白狐一脸无辜,让人哭笑不得。

  “小白啊,你说那个云潜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怎么感觉,他根本不是地球上的人?难道和我一样,来自那个世界?”玉藻琦花一边替小白狐擦拭着毛发,一边喃喃自语。

  “听说上次靖虚神让田中家的田中桐去华夏请他,后面田中桐一行人居然在华夏消失了,你说是不是云潜龙把他们给杀了?”玉藻琦花又自语。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