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恒星冉冉升起,光芒洒进了星辰村,星辰村家家户户也打开了大门。

  葛老伯起床后,先是打开了大门,打扫了庭院和堂厅,然后才开始早饭,等做饭做好后,他就来到了右边的房间,敲了敲门,喊云凡和陈康起来吃饭,只是喊了几声,都不见有人应答,葛老伯有些奇怪,推了一下房门,发现是虚掩着的,便轻轻推开了,房间中,已经空无一人了,床上的被子也折叠得整整齐齐的。

  “走了?”葛老伯走进房间,喃喃说道,旋即看到房间中的书桌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白色小瓷瓶,小瓷瓶下面,还有一个字条,上面写了几行字,葛老伯不认识字,拿起小瓷瓶打开一看,里面有几枚青绿色的药丸,香气阵阵,闻之令人心旷神怡。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灵丹?”葛老伯脸上震惊,惊奇不已,不过也不敢大意,觉得还是等他女儿回来再做计较。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有一个穿着时尚的女子出现在了星辰村的村口,葛老伯早就等在村口了,一看到这个女子,连忙喜笑颜开,欢快地迎了上去。

  “爹,今天到落霞镇的车子晚了点,本来我下午的时候就应该到家了,对了,妈这几个月好点没有?”这个女子就是葛老伯的女儿,葛钰,现在的打扮,就是一个青春的都市丽人形象,脸上抹着淡妆,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脚上一双白色的运动鞋,下身是一件黑色裤子,身上穿着一件棕色的风衣,天苍星上的人衣着打扮,其实和地球上并没有多大区别,只是天苍星上的人,服装更加多样化而已,大街上,有人穿着现代服装,有人穿着古老的服装,这些都不违和,没人因为你穿着一件古代的长衫走在路上就多看你一眼。

  “你妈还是老样子,走,回家吃饭,赶了一天路,饿了吧。”葛老伯笑道。

  “还好,我路上带了一些吃的。”葛钰一边跟着老爹朝家中走去,一边闲聊。

  “对了,小钰,昨晚咱们村子来了两个迷路的人,我把你的房间给他们住了,他们今天早上就走了,还留了一张纸条给我,等回家你帮忙看看写了什么?”葛老伯说道。

  “爹,我走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留陌生人在家里住宿,这进落霞山脉,坏人很多的,而且还有很多罪犯因为犯了死罪被追捕,都跑进了落霞山脉。”葛钰闻言,有些嗔怪地说道。

  “嘿嘿,我知道,不过我看那两人,不像坏人,一个小伙子带着一个小孩子,应该是师徒二人,进山历练的。”葛老伯有些讪讪说道。

  “爹,坏人两个字又不会写在脸上,跟你说了也没用,等再过几个月,我钱攒够了,就在城里买一套房子,到时候把你和妈接过来。”葛钰无奈地说道,葛钰倒不是觉得父母好心帮助别人不好,只是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好人太少了,她在城里,体会尤深。

  “有你这份孝心就够了,我和你老妈,住哪都一样。”葛老伯嘴中虽是这般说着,但是脸上,却笑得灿烂无比,他倒不是觉得城里住的舒服,而是一家人能住在一起,才是最让他开心的。

  “肯定不一样了,爹,这次我在城中听到了一个大新闻,锦唐帝国国王已经病重垂危,听说只有星辰鸟还有其他几种灵兽的血才能挽救国王的性命,现在整个锦唐帝国,已经开始悬赏捕捉这几种灵兽了,赏金已经提高到百亿了,我今天回来的时候,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新闻,说锦唐帝国国王最宠爱的女儿锦蕊公主今天早晨通过电视媒体发表了声明,谁要是能找到这几种灵兽救她父皇一命,她就嫁给谁,这锦蕊公主,可是锦唐帝国第一大美女,而且又是公主,谁要是娶了她,就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她这句话一说出来,只怕不仅锦唐帝国了,整个天苍星,都要疯狂了,这几种灵兽就算厉害,但是这次恐怕都难逃一劫了,咱们村子这些年,是因为有星辰鸟照顾,才能在落霞山脉安稳地幸存下来,要是这次星辰鸟出了意外,那我们村子就失去了保护伞,到时候,妖兽就会入侵这里,所以我必须尽快挣够钱在城中买房子,到时候把你和妈接到外面,如果我有能力的话,我想把咱们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迁移到外面,这里,终究不是久留之地了。”葛钰说道。

  葛老伯也听懂了他女儿的话,脸色顿时变得担忧了起来,要真是如此,这星辰村,还真不能久住了。

  “怎么会这样呢?星辰鸟这种灵兽,是神鸟,他们居然要用神鸟的血来治病,这是亵渎神啊。”葛老伯震惊地说道。

  “爹,你想多了,灵兽其实和妖兽一样,只是灵智比妖兽高一些而已,说到底还是兽,并不是神,星辰鸟这种,是非常厉害,而且不常见的灵兽,但是一些常见的灵兽,却被有钱人,或许厉害的修炼者,当成宠物和坐骑养着。”葛钰见老爹还是这么迷信,不由笑着解释道。

  “哦。”葛老伯点了点头,对于自己女儿的话,他可是深信不疑的,他女儿是有文化,又有见识的人。

  葛老伯和葛钰走进村子后,路上碰到熟人,大家都忍不住朝葛老伯投来羡慕的目光,羡慕他有这样一个又有孝心,又有出息的好女儿。

  葛老伯脸上笑容更加灿烂,有些佝偻的身子,都不由直了起来。

  回到家中后,葛钰就进房间去看完母亲去了,而葛老伯,则是去葛钰的房间,将云凡留下的丹药和字条拿了过来。

  葛钰看到母亲躺在床上,面容苍白憔悴,心都碎了,赶紧从包中拿出了几盒药品,葛钰知道,母亲的病,要是再不去大医院手术,估计支撑不到半年了,但是葛钰现在还没有攒够足够多的医药费,根本无能为力。

  “妈,在等两三个月,我一定会攒够钱送你去医院。”葛钰握着母亲的手,泫然欲泣,声音哽咽道。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