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谢晋看了一眼美妇,有些不悦地说道,谢婉婷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割舍不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且她的这白血病,我听医生说了,就算移植了骨髓,也活不了几年。”美妇在闭嘴之前,还口无遮拦地说道。

  谢晋见美妇不说话了,这才将目光移到谢婉婷身上,淡淡说道:“这五百万,你就拿着安心看病吧,希望你能好起来。”说完,就要离开。

  “我不需要你的钱,请把你的钱拿走。”在谢晋转身之际,病房中传来谢婉婷虚弱但是却倔强的声音。

  此言一出,本来就气氛凝重的病房中,温度似乎都降到了冰点,谢晋本来都已经迈步准备离开了,在听到谢婉婷这句话后,不由停住了脚步,似乎静止在了原地。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谢晋缓缓转身,本来就冷峻的国字脸上,更显阴沉。

  谢婉婷本来还想再说一遍的,但是却被她母亲给制止了,谢婉婷不怕死,但是她的母亲,却怕失去她,所以这些钱,就是救命钱,没有它们,谢婉婷必死无疑,有了这些钱,谢婉婷才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你别跟孩子计较,她是因为生病了,心情有些不好。”谢婉婷的母亲连忙站起来解释道。

  谢晋皱眉,他纵横港岛商场多年,还没有人给过他脸色,家里的小辈,谁敢给他脸色,今天特意来看这个女儿,却还被女儿嫌弃,这让向来心高气傲的谢晋难以接受。

  不过既然谢婉婷的母亲都出言解释了,谢晋总算找了个台阶下,正要当着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谢婉婷又说道:“妈,这些钱你还给他们,我宁愿不治病,也不要他们的施舍。”

  对于谢婉婷来说,这些钱的确是施舍,在十几年前,谢婉婷才十岁的时候,就被赶出了谢家家门,那个女人的毒舌,父亲的冷漠,她至今历历在目,不敢忘,更不愿意忘记,在离开谢家之后,她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这么多年,也没有再嫁,谢婉婷也很努力,考上了港岛大学,二十五岁,就完成了博士学业,去年毕业,她也找了一个很好的工作,原本以为幸福来临了,可以让母亲过上好日子了,但是上天,却再次玩弄了她。

  从她得病开始,她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哭泣,她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上天要如此作弄她,她从来不抱怨生活的困苦,努力学习,热心公益,想帮助更多的人,但是上天却和她开了这么大的玩笑。

  说实话,谢婉婷现在的确开始埋怨上天的不公,自己已经活得很不容易了,但是老天爷却偏偏这样玩自己。

  谢婉婷现在无可奈何了,她以前对生命还充满了向往,但是现在,对生命却充满了失望,她并不想活着了,老天爷既然想让她死,那她就遂了老天的愿吧。

  至于谢晋拿来的五百万,她自然不愿意要了,这是她老妈放弃尊严跑到谢家要来的钱,她不想自己临死之前,还欠谢家一个恩情,要是花了这五百万,自己死后,母亲还不知道要被谢家那个女人给诋毁成什么样子。

  反正自己的病也治不好了,就让自己再硬气一次吧。

  “婉婷,这些钱是你的救命钱,没这些钱,你就活不了了。”谢婉婷的母亲着急地说道,同时给谢婉婷使眼色,让她不要意气用事。

  “哟,没想到,她还挺有骨气的,既然她不要这些钱,老公,我们就把这些钱收回来吧。”中年美妇笑道,五百万虽然不是什么大数目,但是她也心疼啊,谢婉婷不要正好,她求之不得。

  “是啊,爸,她不要就算了,好心当成驴肝肺,真好笑,我们来给她送钱,她还不高兴了,看她刚才听云潜龙时候那开心的样子,既然她这么喜欢云潜龙,就让云潜龙来救她吧,我们就别管了。”中年美妇身边的一个年轻男子说道,这个年轻男子,是中年美妇为谢晋生的儿子。

  “我看她是发花痴,云潜龙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来救他,他也太高看自己了吧,看她现在的样子,云潜龙看到她,估计都想吐。”另外一名打扮时尚,一身奢侈品牌的年轻女孩讥笑道,她是中年美妇的女儿,和她母亲一个德行,自然不待见谢婉婷了,对于她们来说,生怕谢婉婷会重回谢家,将属于她们的东西给分割了。

  所以谢婉婷要是死了,对于她们来说,就永绝后患了,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正好这时候,有一名护士走进了病房,来到谢婉婷的病床前,对谢婉婷的母亲说道:“你们住院费,医药费已经欠了两天了,要是明天再不交的话,按照我们医院的规定,你们只能先回家保守治疗了。”

  “我们明天早上就交。”谢婉婷的母亲连忙说道,她自然不会听女儿的话,这些钱,她今天好不容易要来,怎么可能还回去,更何况,在谢婉婷母亲眼中,这些钱,就是谢婉婷该得的,自己这些年没有找过谢晋要过抚养费,并不代表,他不需要出抚养费的了,这五百万,对于谢晋来说,并不算什么,就是一辆车子的钱而已,但是对于现在自己母女两人来说,却太重要了。

  “不是说不要钱吗?不要钱明天你们拿什么去交住院费啊,我刚才特意问了一下,你们在这一天的花费,大概一万,小丫头,骨气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说话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有种你真的不动用这五百万,我就算你有点骨气。”中年美妇笑道,她是凑热闹不嫌事大,想把谢婉婷往死里逼。

  “李雪丽,你有必要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吗?”谢婉婷的母亲有些忍受不了了,不由很是不满地说道。

  “她已经不是孩子了,都二十六了吧,已经是一个成人了,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到现在还生活在幻想中,我们来给她送钱,她就这样对我们,我们有必要给她好脸色吗?”美貌妇人冷哼道。

  “好自为之吧,我们走。”谢晋也懒得管这事情了,淡淡说了一句,掉头就走。

  “请问一下,婉婷姐姐在不在里面?”谢晋等人正要离开,这个时候,病房门口突然出现了几个人,一个小男孩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你们认识婉婷?”谢婉婷的母亲听到门口的动静,连忙出来问道。

  “额,我是繁星孤儿院的,婉婷姐以前在孤儿院里面教我弹琴,唱歌,学英语,听说婉婷姐病了,我就来看看。”小男孩见问,连忙说道。

  “哦,那进来吧。”听到小男孩的解释,谢婉婷的母亲也就没有多问,谢婉婷在繁星孤儿院当义工的事情她知道,上次繁星孤儿院的院长还特意代表孤儿院来看望了谢婉婷。

  “小磊,你怎么来了?是院长带你过来的吗?”谢婉婷看到小男孩,不由一惊,下意识地问道。

  “不是的,婉婷姐,我是偷偷过来的,婉婷姐,你的头发呢?”小男孩走到谢婉婷跟前,看到谢婉婷这副模样,顿时伤心了,小孩子,虽然思想很单纯,许多事情并不了解,但是看谢婉婷如今的样子,也知道不太好。

  “没事的,小磊,只是暂时剃了头发。”谢婉婷故作轻松地笑道,然后看了一眼云凡等人,这些人,谢婉婷并不认识,小磊的朋友圈也仅限繁星孤儿院,现在和陌生人在一起,谢婉婷自然有些担心了。

  “小磊,他们是谁?是你新认识的朋友吗?”谢婉婷微笑问道。

  “不是的,这位大哥哥说他可以扮云潜龙,而且很像,我知道婉婷姐你喜欢云潜龙,所以我希望你等一下看到云潜龙,会开心起来,然后打败病魔。”小男孩认真地说道。

  看着小男孩一副认真的样子,谢婉婷是真的感动了,这小男孩,在孤儿院的时候,挺顽皮,挺能闹腾的,但是没想到,心却这般细腻,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能想到这些,而且还真的做了,这如何能不让人动容感动呢?

  “谢谢你,小磊。”谢婉婷自然不会认为小男孩把真的云潜龙领来了,但是她还是发自肺腑地说道,要是她可以动,她都要抱住小男孩痛哭一场。

  小男孩此举,也算让谢婉婷绝望的心中产生了一丝慰藉。

  “两位,谢谢你们能陪小磊来看我,他的心意我已经收到了,你们不必扮云潜龙的。”谢婉婷看着云凡和云飘飘,微笑说道。

  谢晋等人原本都准备走了,但是在云凡等人进来后,尤其是小男孩说带了一个扮云潜龙很像的人进来了,不由有些好奇地停了脚步,纷纷朝云凡和云飘飘看去。

  “这个女的,有点眼熟啊?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谢晋只看了云凡一眼,就移开了目光,将目光投向了云飘飘,云飘飘一个绝世大美女在此,看起来赏心悦目,大家自然更愿意看她了,只是,越看,越觉得云飘飘有点似曾相识。

  云飘飘这两年,在电视上露面也多,参加的各种会议,酒会也多,以她的容貌,认识她的人自然很多了。

  “不会是在什么夜总会里见过吧?”美妇见自己的老公看着云飘飘一副惊讶的样子,醋意大发,淡淡说道。

  “瞎说什么?”谢晋无语,将目光从云飘飘身上移了回来,瞪了妻子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兄弟,你是来搞笑的吧,就你这个样子,说实话,和云潜龙的差距,不是一般般的大,你要假扮云潜龙,你确定你够资格?算了,我也不打击你,你扮个试试,我看看有多像?”美妇的那个帅气的儿子不由好笑道。

  “我知道,网上有很多卖云潜龙人皮面具的,你以为带上了面具就是云潜龙了,告诉你,云潜龙可是我的男神,你要是敢在我面前破坏我男神的形象,你就惨了。”美妇的女儿也忍不住说道。

  云凡并没有理会这些人的聒噪,而是看了一眼小男孩,微微笑道:“我既然答应要帮你实现这个愿望,自然说到做到,云潜龙,马上会出现在你面前。”

  云凡说完,还不等这些人不信,就看到云凡身上散发出柔和的青色光晕,青色光晕将云凡给笼罩其中,这一幕,直接让病房中的所有人瞠目结舌了。

  “这,这是什么回事?”

  也就几秒功夫,笼罩云凡身上的青光就散开,云凡再次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云,云潜龙?你,你真是云潜龙?对了,我想起来了,这女的,不就是前几年和云潜龙一起直播的那个女的吗?”谢晋是在场中人见过大风大浪最多的,所以也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不由发出惊呼,同时,也立马认出了云飘飘。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