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突然,夏薇的师兄发出一声惨叫,然后直接后退十几步,倒在了地上,捂着肩膀,怒视杰特。

  “你卑鄙,居然使用暗器。”夏薇的师兄愤愤说道。

  “师兄,我来看看你的伤口。”夏薇连忙跑了过去,见师兄肩膀鲜血横流,不由一脸担忧。

  “师妹,没事,这人太卑鄙了,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居然暗箭伤人,我要和他再战。”夏薇的师兄见夏薇如此关心自己,精神顿时一振,想站起再次彰显自己的男子气概,但是却发现,浑身疲软,根本站不起来了。

  “你居然在匕首上喂毒了。”夏薇的师兄,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眼睛瞬间瞪大。

  “放心吧,不是毒药,是麻药,死不了的。”杰特笑道。

  金荣海看到这一幕,脸色顿时阴沉。

  “李泽水,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行径如此卑鄙,真是深得你真传啊。”金荣海语气冰冷地说道。

  “成王败寇,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只要赢了,就是强者。”李泽水淡淡说道。

  “好一个成王败寇。”金荣海冷笑,然后目光在场馆中扫视一圈,提高声音开口说道:“诸位,今天机会难得,恐怕在座的各位,对这位李泽水还不是太了解吧,我就来给大家说道说道,这李泽水,生于一八八七年的华夏一个小山村中,自幼家贫,小时候,父亲就被抓去当壮丁了,母亲改嫁,抛下他远走他乡,只留下他和爷爷相依为命,在七岁的时候,他的爷爷去世,他孤苦伶仃,差点饿死在街道上,正好被我的师尊外出看见,将他带回到了门派中,给他饭吃,给他衣服穿,教他做人,教他功夫,我比他大三岁,是他的师兄,当年和他两人在师门中,关系莫逆,没想到后来,他居然勾结军阀,残忍地杀害了救他教他养他的师父,我当时也被他偷袭身受重伤,我以为我必死无疑了,但是上天,却让我逃过一劫,我现在这副尊荣,就是拜他所赐......”

  “住口,一派胡言。”李泽水突然恼羞成怒,一声厉喝,他本来想淡然面对的,毕竟,他表现得越是淡然,说明他越是问心无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金荣海的话,一字一句如钢针,全部扎在他的心脏上,让他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他再不打断金荣海的话,都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李泽水此刻愤怒的样子,明显是那种丑行被揭穿之后的表现,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了金荣海的话是真实的,再说了,要不是真实的,金荣海也没有必要说这些话。

  “怎么?恼羞成怒了,连自己都听不下去了,你既然敢做出来,为什么还怕别人说呢?”看到李泽水恼怒的样子,金荣海反而越是高兴,就好像压制在心头几十年的怨气,终于得到了释放。

  “识时务者为俊杰,当初我们只是选择了不同的道路而已,至于师父,不是我杀的,是别人杀的,如果师父听从劝说的话,也不可能惹怒了那些军阀,金荣海,我再告诉你最后一声,师门的事情,师父的事情,你的事情,与我无关,就算没有我,那些军阀也不会放过你们的。”李泽水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出这番话替自己辩解,或许是因为这些事情,压抑在李泽水心中太久了,他也无处可诉,无处可辨,今天有机会,就一块释放了,他的确没有直接杀害他的师父,也没有动手放火烧了宗门,这一切事情,都是当地的军阀为了得到宗门的至宝,一株可起死回生的神药干出来的,至于李泽水,只是被当时的军阀利用了而已。

  当然,这件事情,如果说和李泽水没有一点关系,自然说不过去,就算李泽水也是被利用的,也不可原谅,宗门待他如此不薄,他却因为一点利益如此对待宗门,这简直是狼心狗肺,乌鸦都知道反哺之情,这人难道连动物都不如吗?

  不过说实话,李泽水现在如此表现,说明他最后一点的良知,并没有完全泯灭,他还知道为自己辩解,还会因为金荣海的话感到心中不安,甚至恼羞成怒,这一切表现,说明他其实还在为以前的过错而后悔,就算他不承认,他此刻的表现,也出卖了他。

  如果李泽水没有为过去的事情有一丝悔恨,他也不可能时常夜不能寐,也不可能,此刻会为自己解释,虽然解释的理由让人难以接受。

  其实,若是李泽水在听到金荣海在诉说他的一项项罪状时,毫无反应,一脸淡然,那就真的可怕了,这说明李泽水是真正的没有一丝悔悟。

  “与你无关还是有关,你不必要跟我解释,你去跟师父解释去吧,我今天既然来找你,咱们之间,只能活一个人。”金荣海说道,语气凝重。

  “你不是我的对手,看在你我曾经是同门的份上,我可以不杀你,你走吧。”李泽水淡淡说道,不是李泽水不想杀金荣海,只是现在,他不能杀金荣海,因为金荣海刚才的一席话,大部分人基本都相信了,就算不相信,估计都会选择相信,李泽水现在,只有这样说了,这金荣海,一副老得不成人样的样子,一看就是弱者,没道理都是有道理的,李泽水对自己的名声,还是在乎的,此刻自然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金荣海来破坏自己的名声。

  “呵呵,你不杀我,但是我必须要杀你。”金荣海冷笑。

  “你杀得了我吗?”李泽水皱眉,自己现在可是地仙之境,这金荣海应该也知道了,居然还敢大言不惭,自己放他一条生路,他居然还没有自知之明。

  “为师门清理败类,虽死犹荣,来动手吧。”金荣海突然笑道,倒是生出了几分豪迈之气。

  “不自量力,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李泽水一听这话,顿时怒了,这金荣海,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来教训自己,三番两次,李泽水受不了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