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不能修炼,面对垂垂老矣,颤颤巍巍的身体,高家老爷子也只有整天枯坐在家,慢慢看着自己的生命逐渐走向终结了。这个过程,是极度缓慢的,极度无聊的,高家老爷子,只有拉下脸来,和棚户区那些人接触,教小孩子知识,给人看病,甚至,帮别人处理家长里短。

  这么长时间下来,高家老爷子已经习惯了,甚至,那天他不干这些事情,他都会浑身不自在。

  今天下午,高家老爷子照旧坐在院子中,他旁边的一张破旧,充满了沧桑感的木桌上,放着粗糙的黄纸,还有笔墨,今天下午,是高家老爷子照例给棚户区人看病的时间,这笔墨和黄纸,自然是给这群人写药方的。

  当然,高老爷子开的药方,和一般的大夫开的药方区别很大,上面的药材,并不是需要去药店购买才能买到的,而是去野外就能寻见,没办法,住在这里的人,一日三餐,都难以为继,更别说去药店抓药治病了,也多亏了高老爷子学识渊博,当年又痴迷炼药一途,所以对各种药草,都很熟稔,一般疾病,都能找到寻常药草替代,就算有时候效果略差,但是不要钱的东西,能救命就不错了。

  “老祖,小敏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突然,有一个身穿粗糙麻布的妇人端着一壶茶水送到了高老爷子旁边的木桌上,这个茶壶很粗糙,残全不全,里面溢出的气味,的确是茶香,只是这茶,并不是集市上购买的,而是肖家的人步行去黑炎山脉中,找到野茶树摘下的,味道苦涩,自然比不上那些好茶叶了,不过高老爷子,现在已经不讲究这些了,估计就算是泡树叶,高老爷子也会喝得下去。

  “按照时间,翠幽谷的考核昨天应该就结束了,应该已经有结果了,不管这次结果如何,就当给小敏这孩子一个锻炼的机会吧。”高家老爷子说道,虽然口中是这般淡然地说着,但是双眸之中,还是忍不住神采跳动了一下。

  高家,被肖家打击得体无完肤,就连他的修为,都被废了,现在,可以说,也只有高敏这一个独苗幸存了下来,这次低调去翠幽谷,高家老爷子自然希望高敏能进入翠幽谷的,高家现在过得风雨飘摇,惶恐不安,要是哪一天,肖家人心情不好,高家也就从佑荣星上彻底消失了。

  高家老爷子希望高敏加入翠幽谷,自然不是指望高敏能将高家重振辉煌了,高老爷子清楚,高家想振作起来,根本不可能了,高敏其实就算加入翠幽谷,也只能在日后毁灭性的暴雨来临之时,让她自己躲过一劫,至于想庇佑高家,别说高敏了,就算翠幽谷,也做不到。

  高老爷子是这个想法,高家其他人都知道,也只有单纯的高敏,并不知道,她以为自己加入了翠幽谷,将来就有机会改变高家的命运,至少,可以让高家的日子过得比现在要好一点,这也是高敏这些年来,咬牙刻苦修炼的动力。

  让家人过上好的生活,这个想法,在年幼之时,就在高敏心中深埋,一直激励着高敏前行,如果让高敏知道,高家希望她进入翠幽谷,是希望她自己能好好的活下去,至于她进入翠幽谷,对于高家而言,并不能改变什么,高敏要是知道这些,估计会崩溃掉。

  麻布妇人听到高老爷子的话,点了点头,抬头看向远方,脸上充满了浓浓的担忧之色,这位妇人,正是高敏的母亲,高宜晴,高宜晴现在不过四十多岁,按照佑荣星上人的寿命来说,四十多岁,还是芳华之龄,但是现在的高宜晴,却犹如年迈的老妇女一般,头发干枯,甚至白了很多,脸上更是憔悴至极,眼角皱纹,很深,一双手掌,更是粗糙无比,上面还有一道道裂纹。

  高家这几百年,虽然没落,但是并没有绝后,不过高砺剑那一辈的,高砺剑回来,也只认识高老爷子和李婆婆两人了,其余人,早就作古了,高砺剑要是再晚几年回来,连这两人估计都看不到了。

  高家,对于女性后辈,都会在其到了十八岁,就会直接让其嫁人的,高宜晴当年也是如此,只是高家今非昔比,族中女孩嫁人,自然没有资格挑选了,但是也不能随便,当年在嫁人的时候,高宜晴也是一位如花少女,贤良淑德。

  当时,昊金城中的孙家,主动派人来说亲,孙家老祖,以前在高家没有没落的时候,和高老爷子私交甚好,虽然从高家没落之后,孙家为了避嫌,不在和高家接触,高家老爷子也不怪孙家,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孙家也要生存,就算选择站到肖家的阵营对付他们高家,高老爷子也不觉得有什么,这是人之常情,他已经看开了。

  不过那次,孙家主动派人来说亲,倒是让高老爷子有些出乎意料,尤其是孙家老爷子,还带人捎来一句话,说什么一直记得当年情谊,希望以后还能一起喝酒,谈古论今云云,把高家老爷子着实感动了一把,还以为在患难之中,见到了真情,也没有多加考虑,就把高宜晴嫁入了孙家。

  刚开始的一年,高宜晴在孙家,的确享受着少奶奶的生活,而且高宜晴还经常偷偷救济高家,这一切,并没有人过问,高家在那一年中,日子也的确过得稍微好点,只是在后来,高宜晴怀孕之后,就毫无征兆地被孙家给休了,然后给赶出了孙家,高宜晴就这样怀着个大肚子回到了棚户区。

  那一段时间,高家再次沦为了昊金城的笑话,人们都说,高家是被孙家和肖家联手给当猴子耍了,到最后,更是传出惊天内幕,当初和高宜晴拜堂成亲的孙家少爷,根本就不是什么孙家少爷,而是孙家的一位低贱的仆人,更有人说,是孙家从外面找来的一位臭名远著的采花淫贼,目的,就是为了让高家,声名扫地,沦为笑柄。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