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重宇宙的人,在我眼中,和你们第三重宇宙的人在我眼中,又有何区别呢?”云凡淡笑,依旧风轻云淡,丝毫的没有把肖战的话放在心上。

  众人错愕,怔怔看着云凡,说实话,虽然大家都觉得云凡很厉害,但是,要是说不把第四重宇宙的人放在心上,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一重宇宙一重天,根本不是想象中这么简单的,云凡说这样的话,的确有些大言不惭了。

  “这云公子,好狂妄啊。”

  “我觉得不是狂妄,是霸气,这样的话,可没有几个人敢说啊。”

  “呵呵,现在又没有第四重宇宙的人看着,他随便怎么说,谁还能把他怎么样啊,要是有本事,去第四重宇宙的那些人面前说,这样才是真的霸气。”

  “对了,不是听说今天有第四重宇宙的人会来给肖族长贺寿吗?怎么还没有看到?”

  “是啊,刚才我听肖家人说,这次可不仅仅有揽海宗的人前来,好像还有第四重宇宙其他人前来,这云公子,现在这么说,不知道等一下敢不敢这么说?”

  人群之中,议论之声四起,对于云凡的话,大多数人,是持怀疑态度的,也是,要是让这些人相信云凡连第四重宇宙的人都可以不放在眼中,实在有些困难。

  肖战倒是没想到,自己连第四重宇宙的靠山都摆出来了,这云公子居然丝毫不为所动。

  嚣张,狂妄,自大。

  肖战见云凡还在淡然自若地喝着酒,心中不由暗骂,也有些气急败坏了,一时之间,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有恶狠狠地瞪着云凡,心情十分的复杂。

  肖战现在的境况,很尴尬,他把自己的底牌都亮出来了,居然还是不能震慑到云凡,他还能怎么办?就好像地球要跟外星人大战的时候,地球人拿出核武器威胁外星人,外星人却来一句,核武器你们随便用,我不怕,地球人还能怎么办?

  “云公子,看来说了半天,你还是要和我们肖家作对了,那好,等一下,我希望云公子记住你现在说过的话,因为等一下,第四重宇宙的人就会前来给我贺寿,而且,不仅仅是一个揽海宗。”肖战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盯着云凡,一字一句,缓缓说道。

  云凡不答,依旧在喝着酒。

  只是高砺剑在听到肖战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雨璇这次会来吗?”

  肖战转身,淡淡看了一眼高砺剑,眼神之中,没了丝毫客气之意,现在已经和云凡撕破脸了,他自然没必要在给云凡和高砺剑任何面子了。

  “你想见她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高砺剑,我还以为你这一千年在外面混出了什么个名堂出来,到头来,还是给别人当奴仆,你还好意思去见雨璇吗?也不怕丢脸。”肖战冷声说道,语气之中,满是不屑。

  “我只是问你,她今天回来还是不回来。”高砺剑声音突然提高,一句话说出,就好像是一场冷冽无比的寒风吹过,让人不寒而栗。

  在肖雨璇的问题上,高砺剑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说一句他不爱听的话的,尤其是肖家。

  看到高砺剑真的怒了,肖战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笑了,看到高砺剑气急败坏的样子,肖战心中痛快,所以,他决定再刺激一下高砺剑。

  “她不会回来,但是她的儿子,这次会回来,高砺剑,现在雨璇可是第四重宇宙揽海宗的长老了,而你,只是一个奴仆,高下立判,你还不自知吗?”肖战笑道,肖雨璇现在的确是揽海宗的一位长老,但是并不是内门,而是外门,处理揽海宗的一些外门事宜,地位并不是太高,但是就算是这样,在肖战眼中,高砺剑也远远配不上肖雨璇了,千年之前配不上,千年之后,更加配不上了。

  肖战这话,在空气之中响彻,外人听到,并没有多大的感触,但是高砺剑,却浑身一颤,脸色剧变。

  “她.......有孩子了?.......的确,都已经一千年了,也早该有了。”高砺剑沉默,站在原地,脸色复杂,说实话,关于肖雨璇有孩子这件事情,高砺剑也想过,只是每次一想起这个问题,他马上选择逃避。

  在他的心中,他认为,肖雨璇依旧还是当初那个肖雨璇,就算肖雨璇嫁到了第四重宇宙,肯定也没有忘记和他之间的誓言,怎么可能会生孩子呢?估计连洞房都没有过?

  但是,幻想和现实之间是有差距的。

  肖雨璇和高砺剑之间,的确是有誓言,但是真的有誓言,能坚守千年而不改变吗?

  就算誓言如磐石,难以撼动,但是一块磐石,若是在风沙之地,被风沙侵蚀一千年,只怕也会千疮百孔。

  肖雨璇嫁入揽海宗,一千年还能守身如玉,这怎么可能?高砺剑只是不愿意去想这件事情罢了,高砺剑并不天真,他知道,只是.......有些事情,选择性的逃避,能让自己心安,活得更有希望一点。

  “也是,她也该有孩子了。”突然,高砺剑笑了,释怀地笑了,此刻,他只不过鼓起勇气去面对了一件他不想去面对的事实罢了。

  面对了,反而轻松了一些,而且这次肖雨璇不回来,高砺剑更轻松了一点,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去面对肖雨璇,所以这次肖雨璇不回来,倒是给了高砺剑更多的时间。

  “肖族长,雨璇不回来最好,要是她在,今天我或许会对你们肖家手软的,还有一件事情,肖族长,恐怕你是不会明白的,仆人虽然低贱,但是也要看,是谁的仆人了。”高砺剑淡淡说道,眼中开始浮现杀意。

  “谁的仆人都一样,看来你还挺为自己仆人的身份骄傲的啊,堕落如斯,看来你已经是无可救药了。”肖战不屑,在他这种人眼中,仆人终究是仆人,难道你一个仆人的身份,还妄想比一个宗门长老的地位尊崇吗?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