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是聊了起来,活了几十万年,不死树要是还不能说话,那不死树也是白活了。

  不死树是宇宙中的灵树之一,而且在所有灵树之中的排名,可是很靠前的,一般的灵树,十万年就可以发出人声,不死树活了几十万年,自然也能说话了,而且说话,可不是牙牙学语,而是很有条理,很流利地说话。

  云凡站在不死树前面,说道:“我们还有事情,就不留在这里陪你了,等以后,我有时间会再回来找你的。”

  不死树粗壮无比的树干上,浮现一个人的笑脸,嘴巴,鼻子,眼睛都有,惟妙惟肖,只是因为不死树的树干,太过庞大了,所以这张笑脸,也实在太大了,一张嘴巴,就跟一个巨大的山洞一样。

  “好的,我期待我们再见的那一天。”不死树声音缓缓吐出,声音略显苍老沙哑。

  云凡笑了笑,也没再多说什么,带着高砺剑转身离开了幽冥山,两年时间,在幽冥山中,云凡和高砺剑,都有很大的进步。

  高砺剑花了两年时间,将自己的帝品金丹巩固,再则就是,对《神鼎七变》的第四变,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主人,外面好像来了很多人?”在转身离开的时候,高砺剑不由对云凡说道。

  “不用管他们,我们去翠幽谷,两年时间,我的这位侍女,该处理的事情,也该处理完了,也该服侍在我身边了。”云凡淡淡笑道,目光看向翠幽谷方向,然后一挥手,天均剑出现,云凡踏剑冲上了云霄之巅,高砺剑见状,也赶忙祭出陨魔剑,追随云凡而去。

  看到云凡和高砺剑离开了,不死树有些稀疏的树冠,不由婆娑轻颤起来,发出“沙沙”的树叶摩擦之声。

  “哈哈,两年了,他终于走了。”不死树突然大笑了起来,树干上的脸庞,因为太过放肆的大笑,都有些狰狞了。

  两年之前,不死树的树干,是何等的茂密,但是现在,却差点成为秃顶了,这一切,都是云凡惹的祸,天天吸取不死树的生机和灵气,不死树长期“营养不良”,不秃顶才怪。

  “天杀的云凡小子啊,希望你以后别再回来了。”不死树眼皮一垂,看了一眼自己周围地面上的厚厚一层的树叶,心都在滴血,欲哭无泪,自己身上的树叶,什么时候掉了这么多啊,随便一片树叶,都是充满生机,拿出去都可以堪比灵丹妙药,却被云凡这厮给生生糟蹋了。

  最关键的是,当初看到不死树的树叶大规模落下,云凡不仅不愧疚,反而还送了一首诗给不死树。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这句什么狗屁诗,不死树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但是它却很不赞成,要不是因为你天天吸来吸去,把老子吸得营养不良,老子一百年也不见得会掉下一片树叶,只是,这种想法,不死树也只敢在心中想想了。

  当初迫于云凡的实力和淫威,云凡在念出这句诗后,不死树可是还配合着大叫“好诗啊,云公子果然有才”。

  现在,云凡离开了,不死树也自由了,也不用担心身体每天就跟掏空了一样。

  在不死树笑得很开心的时候,天空中突然有一道流光一划而过,快速朝不死树飞来。

  不死树大惊,还以为是云凡去而复返,差点吓尿,不过这不死树,不亏快要成精了,立马收敛了笑容,一脸哀愁不舍地说道:“哎,云公子一走,我一个人,又要开始无聊了,没有云公子的日子,怎么熬得下去啊......”

  不死树一边说着,一边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这其实并不是眼泪,只是不死树的汁液罢了。

  这道流光速度很快,最终,停在了不死树面前的空中,不死树瞪大空洞的眼睛一看,这并不是云凡,而是一枚金光闪闪的丹药。

  “吓死我了。”不死树见不是云凡,不由长吁口气。

  “这是什么?”不死树盯着面前的金色丹药,仔细打量,虽然这玩意看起来,是一枚丹药,但是鬼知道,是不是一枚糖衣炮弹,不死树还是很谨慎的,可不敢随意吃来路不明的东西。

  正打算不理会,突然,有一道声音自天际传来,这声音,不死树太熟悉了,不就是云凡的声音了。

  不死树吓了一跳,心中暗骂,这厮居然还不走,还躲起来偷窥,正是太无耻了,不过很快,在听到云凡这句话的内容后,不死树直接呆住了,居然,有些感动了。

  “这枚丹药,可以帮你提高凝结树魂树魄的速度,也算这两年我吸取你的生机和灵气,对你的一些弥补吧。”

  这句话说完,天空之中,除了浓厚的雾气依旧在不断翻滚,再无动静。

  “没想到,他还有点良心。”不死树喃喃说道,看着面前的金色丹药,稍作犹豫,就猛地一吸,金色丹药,就直接进入了不死树的黑洞大嘴中。

  “好爽啊。”说实话,不死树这辈子,都没有吃过什么灵丹妙药,云凡这枚丹药,不仅灵气浓郁,关键是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让不死树感到身心愉悦无比,瞬间高/潮了,整个庞大的身体,都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不死树这一颤抖不要紧,带动得整个幽冥山,都在颤动起来,还伴随着不死树不时发出的惊天动地的“嗷呜”之声,让那些在幽冥山外围的人,瞬间傻眼了。

  “怎么回事?幽冥山好像在动?”

  “这声音,怎么听起来,就好像是野兽在发春的声音啊?”

  “这哪是野兽发春的声音啊,明显是实力强悍的凶兽在jiaogou之时,情不自禁发出的声音,我以前在山脉之中历练之时,听过这种声音,你听,这声音里面多愉悦啊。”

  “不会吧,要真是什么凶兽在jiaogou,那这凶兽得多大啊,居然让整个幽冥山都动起来了。”

  一群人看着在起伏不定的幽冥山,一边听着这怪异的叫声,一边脑补两只巨大的凶兽在干那啥时候的画面,都不由惊呆了,不少女弟子,更是羞涩得耳根子都红了,连忙低头,这美妙旖旎的画面,她们实在不好意思看啊。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