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这句话的,当真这个宇宙中,还有修炼脸皮的神奇功法。

  叶婆婆想反驳云凡的话,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反驳,云凡的实力,让她感到绝望,叶婆婆完全没想到,她在第五重宇宙,都罕逢敌手,没想到在第三重宇宙,居然被一个年轻人压制的不敢说话。

  这是一种又无奈,又绝望的情绪。

  洛弦思在一旁,对于云凡说出的这番话,倒是没觉得不妥,在她眼中,云凡就是这样的霸道,才有独特的魅力吸引着她。

  突然,洛弦思想起了一个问题,关于这次幽冥山有人凝结了至尊金丹的事情。

  “公子,前些天,天空中有九道淬丹云出现,你注意到没有?”洛弦思好奇地问道,她很想知道云凡对此事的看法。

  云凡点了点头,看着洛弦思,意思是说,有话你尽管问。

  “公子,那这个人,会不会成为你的对手?”洛弦思再次问道。

  “不会。”云凡淡笑说道,语气很是确定。

  见云凡这么肯定,洛弦思等人,微微一愣,倒是洛弦思机敏,连忙追问:“公子,你的意思......难道你认识那个人?”

  云凡含笑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凝结金丹这件事情,云凡并不想让这么多人知道,更不会如叶婆婆所想,会因为凝结了至尊金丹而得意忘形,肆意炫耀。

  至尊金丹,还不够资格让云凡炫耀。

  洛弦思见云凡这么说,顿时放下心来,搞了半天,云凡居然认识那个人,自己还担心这两个凝结了至尊金丹的人会成为对手。

  云凡转移话题,询问起源藏的事情,让洛弦思过几天跟他一起前去荒漠星,荒漠星,是距离源藏最近的星球,这一片星域的人,到时候都会聚集在荒漠星上,然后进入源藏。

  洛弦思自然没有意见了,她可不想这么早就回第五重宇宙看着她父亲冷冰冰的面孔。

  “婆婆,这次恐怕我就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了,你先回去告诉我父亲吧,就说我过一段时间再回去。”洛弦思对叶婆婆说道。

  叶婆婆一脸为难,洛弦思赶忙将叶婆婆拉到一旁,对叶婆婆说道:“婆婆,你也看到了,我可没有骗你吧,这云公子不仅实力高深莫测,而且这处事手段,也是很简单暴戾的,两年前,他直接将佑荣星第一大家族肖家的几千族人,不管男女老幼,全部杀了,所以你可不能在他面前表现出不满的样子啊。”

  洛弦思的语气很是认真,她现在,只想把叶婆婆打发回去,所以就把云凡说的可怕,凶残一点。

  叶婆婆一惊,暗道,这云公子也太狠了吧,这简直就是嗜血杀人狂魔啊。

  “弦思,我现在是担心你跟在他后面有危险,你这么漂亮,那云公子实力太诡异了,以后他要是对你干什么事情,那可怎么办?你的神体,可是不能被一丝一毫玷污的啊。”叶婆婆低声说道,甚是忧虑。

  “云公子不是那种人。”洛弦思认真地说道。

  “你就这么确定?你不是说你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还没有几个时辰,你就这么了解他了?婆婆是过来人,就算这位云公子修为高深莫测,但是他毕竟是男人,你又如此漂亮,跟在他身边,实在太危险了,说不一定,在他那故作平静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如狼似虎的野心。”叶婆婆同样认真地说道。

  洛弦思汗颜,有些话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和叶婆婆说,洛弦思根本就没有想过云凡会对她起色心这件事情,她自己倒是想过,自己以后跟在云凡身边,会不会对云凡起色心?那就丢脸了。

  “好了,婆婆,现在不说了,你先回去,我和公子聊聊,晚上我再和你细聊,好不好?”洛弦思连忙说道,洛弦思发现,自己自从遇到云凡后,一颗本来装作老成的内心,又开始变得如少女一般活跃起来,时不时的会来一只小鹿在心中乱蹦乱跳。

  “好吧,你最好还是多熟悉一下这位云公子,把他的来历背景打听清楚了,晚上你告诉我,这样我回去也好跟你父亲说吧,要是真的把云公子刚才的话传给你父亲,你父亲的脾气你也知道,那后果不堪设想。”叶婆婆点了点头,叮嘱了洛弦思一声,然后这才走到云凡身边,说自己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了,让云凡等人慢聊。

  看到叶婆婆走了,洛弦思连忙跟云凡说了抱歉,说这位是和她关系最好的婆婆,自己就是她带着长大的,还希望云凡不要跟她计较。

  “我要是跟她计较,现在她已经死了。”云凡淡笑说道。

  一句话,让洛弦思无言以对,继而转移话题,陪云凡在翠幽谷中漫步,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聊着关于源藏的事情,让洛弦思惊讶的是,云凡对源藏的了解,居然比她还要多得多,这让洛弦思更加深信云凡就是来自第九重宇宙的。

  聊完源藏的事情,洛弦思好奇地询问,云凡这两年去什么地方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云凡停住了脚步,看着洛弦思,淡淡一笑,也并没有多想,就说到:“两年前,听说幽冥山里有不死树,所以就进去待了两年。”

  此刻,就云凡和洛弦思,云凡自然也就没有隐瞒这点小事了,洛弦思以后就是云凡的侍女,常伴云凡左右,很多事情,她必然会知道的,只是,有些她不应该询问的事情,她就应该和高砺剑一样,不开口。

  “公子,你,你在幽冥山待了两年,那前些日子的九道淬丹云,就是从幽冥山里出现的,难道,幽冥山里的那个人突破的时候,你就在他身边?”洛弦思惊愕,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云凡轻笑,负手继续朝前走去,然后缓缓说道:“这两年来,幽冥山中,只有我和砺剑两人,并无其他人。”

  “那就奇怪了...就公子和高砺剑的话,那是谁在结丹...咝,难道......”洛弦思正奇怪着,突然猛地醒悟,看着已经走远的云凡,连忙追了上去。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