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知道什么?我相信,洛弦思应该把她知道的关于我的事情,都告诉你了吧?”云凡淡淡一笑,平淡地说道。

  “云公子果然料事如神,洛弦思的确跟我说了两件关于云公子的事情,只是这两件事情,老太婆实在相信不了,所以也没有当真,我今晚前来,并不是为了来打听云公子你的事情的,因为我知道,就算老太婆我想打听,云公子也不会说的。”叶婆婆笑道,然后继续说道。

  “云公子,我来只是想和你聊一聊弦思的事情,希望她以后跟在你身边,你可以善待她,她毕竟没有当侍女的经验,端茶倒水这种最简单的事情,对于她来说,估计比登天还难。”

  “要是连端茶送水这种最简单的事情,她都不会干,我要她这个侍女干嘛?放心吧,那些资质平庸的婢女,倒茶送水,洗衣做饭,都做的井井有条,洛弦思她这么聪明,我相信不用多久,她就会掌握这些最基本的技能。”云凡不以为意地说道。

  “可是弦思和那些人不一样啊......”叶婆婆有些为难,想起洛弦思以后要给云凡端茶送水,洗衣做饭,叶婆婆心中就有些不好受,那都是低贱的下人干的活,洛弦思怎么可以去干呢?

  只是,叶婆婆话还没有说完,被云凡深深看了一眼,叶婆婆只有不说了。

  “有什么不一样?”云凡冷笑,这个宇宙之中,有点实力和背景的人,都是一副我最高贵的样子,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在那些比他们实力更强,背景比他们更深的人眼中,也是低贱的。

  这个宇宙之中,一切都是相对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高贵卑贱之分。

  云凡前世,眼中就从来没有这一套,这一世,也没有这一套,更反感别人在他面前玩这一套。

  “额......洛弦思毕竟是第五重宇宙星域之主的女儿,而且,你也应该知道,她是天生神体,前途不可限量,她的心思,应该全部放在修炼上,而不是去干这些杂活,来浪费她的世界。”叶婆婆被云凡看得有些发毛,但是还是很倔强地小声说道。

  “呵呵,要是如此,我让她当我的侍女干嘛?”云凡反问。

  “好吧,云公子,其实只要弦思同意,我也没权干涉,我只是觉得她干不好这些事情,还不如请一个能干好这件事情的人来干。”叶婆婆见云凡语气略重,也就不敢再多鼎顶撞了。

  云凡轻笑,也懒得和叶婆婆多说什么了,这老太婆,还以为自己的侍女是街上的大白菜,谁想当就能当的。

  “你不是要跟我说说关于洛弦思的事情吗?现在说吧。”云凡喝了一杯茶后,打破尴尬的气氛。

  “好,好,弦思这孩子啊,其实并不容易......”叶婆婆开始缓缓说道,从洛弦思小时候说起,当然,说的都是一些她和洛弦思之间的事情,至于洛弦思的父母,叶婆婆就一句带过了。

  云凡在一旁,默默的听着,或许是因为云凡今晚心绪不宁,难以入眠,正好叶婆婆跑来絮叨,就算说的都是一些无聊的小事,但是云凡还是很有耐心地听下去了。

  就这样,叶婆婆说了很多关于洛弦思以前的事情,而云凡,就在一旁,一句话不说,当一个安静的聆听者。

  一直说了一个多时辰,到了深夜,外面万籁俱静,叶婆婆的嘴巴都有些干了,这才察觉到自己说得有点多,不过让叶婆婆有些惊讶的是,云凡的耐心,还真是好啊,居然就这样毫无意见地听了一个多时辰。

  “云公子,不好意思啊,人老了,话就不免多了,时间也不早了,云公子,你早点休息,老婆子告辞了。”叶婆婆反应过来,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而且她今晚来要说的话,也说的差不多了。

  云凡点了点头,站起送客。

  在叶婆婆走到门口的时候,叶婆婆突然回头,看着云凡,再一次开口:“云公子,刚才我对你说这么多关于弦思以前的事情,只是为了告诉你,弦思这孩子,很单纯,所以我希望,云公子以后可以多包容她一下,还有一件事情...”

  叶婆婆说着,突然有些为难起来,不知道如何开口。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云凡说道。

  叶婆婆犹豫了半天,这才看着云凡,一脸郑重地说道:“云公子,一般情况下,侍女都不能拒绝主人的任何要求,甚至连同床共枕的要求,也不能拒绝,云公子,你...会要求弦思干这种事情吗?”

  云凡脸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搞了半天,这叶婆婆跑来找自己废话半天,就是怕自己对洛弦思欲图不轨,云凡彻底无语了,自己看上去,是那种人吗?

  “你想多了,你认为我会干那种事情吗?”云凡无语地说道。

  “男女之间的事情,真的说不清道不明,云公子,你毕竟还这么年轻,而弦思这孩子,又很单纯,你们两个在一起相处时间久了,就好像干柴在一起,不碰到火没事,但是一旦碰到一点火苗,那就是一点即燃,这一点,正是我最担心的。”叶婆婆看来是豁出去了,一脸担心地说道,显然,是对云凡很不放心。

  “呵呵。”云凡有些好笑。

  “你要是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了,好了,我要休息了,不送了。”云凡说完,直接关上了房门,摇了摇头,无语地躺到了床上,洛弦思的确是漂亮至极,甚至可以让第五重宇宙的全部美女黯然失色,但是在云凡眼中,也只是一副比较漂亮的皮囊罢了,第九重宇宙各大宗门的那些天之骄女,和洛弦思相比,可都不差,云凡连那些女子都看不上,怎么可能看的上洛弦思呢。

  云凡的心中,只存放一人,前世今生,都是如此。

  叶婆婆见云凡关门了,也很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件事情,说再多也没用,只希望真的到了干柴烈火的时候,弦思能守住最后的阵线吧。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