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雾之中,这些毒虫野兽,都不是最可怕的,毒虫的毒,可以解,野兽虽然凶猛,但毕竟不是妖兽,只有蛮力罢了,对于他们这些经验老道,平时斩妖兽如砍西瓜的高手来说,就算不动用任何修为,对付一只野兽,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浓雾之中,最可怕的是人心,在宝藏面前,别说外人了,有时候,就算是同门,都会眼红相杀。

  浓雾外面,各个门派的人,做好调整之后,这才从各个方位,陆续进入浓雾之中。

  突然,有人看着来时的方向,嘴巴张得老大,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快看,有人飞过来了。”一声惊呼,在人群之中炸响,听到惊呼之声,就连那些已经走进浓雾之中的人,都不由返回,朝天空上看去。

  这一看,所有人都怔住了,天空之中,的确有人脚踏飞剑,似一道长虹一般,朝这边飞来。

  云凡御剑飞行的速度很快,这些人现在都只是普通人了,自然不能做到远隔百里,还能目视纤毫了,等到云凡飞到他们头顶上空,他们隐约看见云凡的样貌之后,等再凝目确认的时候,云凡已经御剑窜进了浓雾之中。

  “那不是云公子吗?”佑荣星上的不少人,尤其是天澜宗的郑掌门,就算云凡化成灰,他也能认出来。

  “云公子的修为,居然没有被压制?天啊,他到底还是不是人啊?这怎么可能啊?”

  “还好刚才我们没有趁机去对付云公子,云公子刚才说不一定实在考验我们,我们刚才要是动手了,那现在,估计全部得死。”

  “是啊,还好我们聪明啊,不过云公子在这里实力没有压制,那等一下,我们要是找到了宝贝,云公子要是抢夺,我们岂不是毫无办法。”

  “还是先进去找到宝藏再说吧,你们没看到,云公子连看我们一眼都懒得看得吗?云公子现在实力没有被压制,肯定去更远的地方,寻找宝藏了,我们就算等一下找到宝藏,我看云公子都不一定看得上眼。”

  佑荣星上的一群人议论纷纷,都觉得有理,云凡既然修为没有被压制,肯定去更远的地方去寻找宝藏了,更何况,他们在浓雾之中就算找到宝藏,到时候小心翼翼地藏好,也没人会发现。

  “郑掌门,等一下遇到云公子,你们天澜宗可要把握机会,这次不报仇,以后恐怕更没有机会报仇了。”佑荣星上的人回过神来,见天澜宗的郑掌门,正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带着宗人之人,就往浓雾之中快速走去,有人不由调侃道。

  “各位,还是先找宝藏要紧,再说了,我什么说过要找云公子报仇,我记得好像是你们一直在胡乱猜想,说云公子会抢你们的宝藏,我可没有在云公子背后说过什么坏话啊。”郑掌门斜睨了“造谣者”一眼,淡淡说完,然后就负手走进了浓雾之中。

  天澜宗的那些人,见他们掌门脸皮如此之厚,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羞愧地低头,一直到走进浓雾之中,周围没了异样的目光,大家这才心中稍定。

  “这郑掌门,还真是反复无常啊。”

  “他是一个好演员,不应该当掌门的,应该去演戏的。”

  佑荣星的人,对郑掌门的态度,似乎已经有了抗体了,也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微微摇了摇头,颇感好笑,然后大家也就忘记了这件事情,进入了浓雾之中。

  浓雾之中,一片白茫茫,大部分宗门的人,都用一个绳子来防止大家走散,不过饶是这样,随着时间推移,还是有不少人走散了,甚至有人,是故意走散的,他们想偷偷寻找宝藏,据为己有。

  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一个宗门的凝聚力了,有的宗门掌门,拿着一个绳子走在最前面,到最后发现,绳子后面,原本十几个人,到最后,只剩几个人了,这还算好的,有的到最后,走在最前面的人一回头,后面已经一个人没有了,还有更甚的,连走在最前面的掌门人,都离奇失踪了,就剩一根绳子掉在地上。

  浓雾之中发生的这些滑稽的事情,云凡是没有机会目睹了,此刻的云凡,已经御剑乘风破雾,不到一盏茶的工夫,云凡已经越过了这道浓雾遗迹,来到了一条宽阔,不见尽头的大河边。

  大河边的码头上,停泊着不少船只,大大小小的都有,云凡带着洛弦思和高砺剑朝码头走去。

  “公子,那些船里面,好像有人。”来到码头上,洛弦思看着这一艘艘大小各异的船只,不由皱眉说道。

  这些船只的船头,都坐在一位头戴斗笠,身穿灰色蓑衣的人,这些人,都默默地坐在船头,低着头,不动声色,乍一看,这些人都是一个打扮,还有点挺恐怖,不过还好,现在并不是黑夜。

  “有船自然有船夫了,我们上去吧。”云凡微微一笑,然后带着惊疑不定的洛弦思和高砺剑,走到了那艘最大的船只边,这艘船,长约十丈,露出水面的船身高度,就有两丈多,云凡等人站在码头上,并不能看到船里的景象,只能看到这艘船上面有三根光秃秃的桅杆。

  这艘船整体采用木质结构,衔接处采用铁质铆钉,大概由于时间太久了,这些铆钉都已经生锈了,整个船体,虽然看上去很大,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有一种马上就要分崩离析的感觉。

  “公子,这船虽然很大,但是我看已经年久失修了,木质我怀疑都腐朽了,我们要不换一艘船吧?”洛弦思有些担忧地说道。

  “除了这艘船,其他的船,都不能载我们到目的地,就它吧,虽然破旧了点,但是我们别无选择。”云凡笑道,然后直接走上登船梯,走上了这艘破旧的大船上。

  高砺剑和洛弦思见状,只有跟了上去,还好,这艘船虽然看上摇摇欲坠,但是还算结实。

  当来到甲板上时,云凡直接带着洛弦思和高砺剑,朝船头位置走去,这艘船的船头,也不例外坐着一个看不清模样的船夫。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