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云凡来到船头,也没有理会这个船夫,而是站在船舷处,负手朝前方看去,前面烟波淼茫。

  “记住你刚才答应我的条件。”船夫依旧低着头,然后从身上摸索着,拿出火石,点燃了身边的一盏破旧的纱灯,说是纱灯,其实就是一个套着一层薄纱的灯具,里面应该是一个灯芯在里面。

  洛弦思和高砺剑暗暗好奇,听这船夫说话,他居然认识云凡,可云凡刚才一直没有离开啊,他怎么可能认识云凡,还说云凡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心中正感叹云凡的神通广大之时,洛弦思和高砺剑的目光,不由看向船夫所点的那个纱灯,纱灯的一面被船夫掀起,云凡没有注意,但是洛弦思和高砺剑的目光,此刻却完全被船夫吸引,自然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他们看得分明,纱灯里面,居然是一个人的骷髅头。

  这个骷髅头,面目狰狞,一脸凶相,他的七窍处各有一根灯芯,每根灯芯的颜色都不一样,船夫一共打了七次火石,将这七根灯芯点燃,然后将灯纱放下。

  隔着灯纱看,只能看到里面有七种颜色的火光,在幽幽发着光亮。

  “两位是云公子的什么人?”船夫点完骷颅灯后,不由抬头看向高砺剑和洛弦思,声音有点低沉地问道。

  在船夫抬头的那一瞬间,高砺剑和洛弦思都瞪大了眼睛,准备仔细看看这位船夫的面貌,但是在看到这位船夫的面貌之后,饶是高砺剑和洛弦思心理素质过硬,但还是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要不是云凡在场,他们肯定会吓得叫出声来的。

  因为这个船夫,并没有头,它的头,是用稻草代替了,就好像一个稻草人一样。

  “他们是我的下人,你不用多管,做好你的事情就行了,开船吧。”云凡转头,淡淡看了船夫一眼,船夫又低下了头,随着船夫低头,他旁边的纱灯,居然缓缓飘起,在空中,散发着七色幽光,朝前缓缓飘动。

  随着纱灯朝前飘动,船也朝前徐徐移动了,这个船,没有船桨,没有帆布,它前进的动力,好像就是来自空中的那个纱灯。

  高砺剑和洛弦思,面面相觑,惊奇不已,心中虽然有千百个疑问,但是现在这种场合,明显不是探究的时候。

  大船在河面上行驶着,随着纱灯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大船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到最后,可以说是风驰电掣了,在河面上切开一道长长的波纹,虽然大船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是却没有一点风,而前面依旧是烟波浩渺,不见尽头。

  洛弦思和高砺剑两人,此刻也不敢多话,他们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可不敢造次,两人跟在云凡身侧,为了让身形稳住,双手紧紧抓住船舷。

  河水清澈,里面的东西清晰可见,可以看到,有许多体型巨大的水中凶兽,在大船附近游弋,但是就是不敢攻击这个大船,反而有些畏惧。

  “咦?公子,你快看,这水下面好像有一座城池。”突然,洛弦思就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由惊讶地对云凡说道。

  云凡没有回应洛弦思,而是依旧平视前方。

  洛弦思有些自讨没趣,也就乖乖闭嘴,不再说话了,这种诡异的场合,自己还是不要随便开口为妙。

  大船依旧往前继续航行,每隔一段距离,都可以看到下面有一座城池,就好像,此刻大船不是在水面上行驶,而是在天空上航行一样。

  大船继续航行,水底下的城池,在快速倒退,然后又出现,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洛弦思每看到一座城市,她都记在心中,当她数到第一百五十六座城池时,她突然听到了巨响,是滚滚如雷一般的巨大声响。

  洛弦思将目光从水底下收回,朝前看去,嘴巴不由张得老大,前面,是一个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壮丽景象。

  这大河的尽头,居然是一片瀑布,这个瀑布,高千丈,长就不知道有多长了,反正根本看不到尽头。

  瀑布似乎从天际泄下,声势浩大,在下方荡起了白雾,就算是巨石在下面被这瀑布冲击,都会瞬间碎裂。

  洛弦思和高砺剑暗暗心惊,他们以为大船行驶到这里,已经无路可走了,接下来,如果要继续前进,云凡肯定会御剑带他们离开,但是让他们震惊的是,这大船,根本没有一点减速的意思,继续风驰电掣地急速航行。

  洛弦思和高砺剑,连忙看向云凡,此刻耳际水花飞溅之声轰鸣不歇,但是云凡,却依旧淡然。

  没办法,洛弦思和高砺剑,也只有按捺住自己的心思,眼睁睁看着大船冲进了瀑布下方。

  “完了,完了,我不会要淹死在这里吧?我还不想死啊。”洛弦思在大船冲进瀑布中那一刻,直接闭眼了。

  过了一会,洛弦思并没有感觉到异常,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她惊奇地发现,船居然顺着瀑布,朝上行驶着,瀑布湍急的水流从船的两侧越过,却对船造成不了任何影响。

  洛弦思暗暗松了口气,刚才船朝瀑布撞击来,说实话,是洛弦思活了这么大,第一次真正的感到恐惧,因为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这种情况,她连一丝一毫逃避的机会都没有。

  大船继续朝前行事着,很快,就顺着瀑布,来到了瀑布的尽头,瀑布的尽头,还是一片汪洋。

  船继续朝前行驶着,不知道行事了多久,洛弦思和高砺剑居然开始看到了河岸,随着船继续行驶,河岸越来越清晰,到最后,河道越来越窄,而水流,也越来越急,而在河道的尽头,是一片混沌,已经没有路可走了,水就是从那片混沌中一个缺口流进来的,虽说是一个缺口,但是也有数里之大。

  船这次没有朝那个缺口驶去,而是停靠在了岸边。

  “这就是源藏的尽头了,我已经兑现我的承诺,希望你也会兑现你的承诺,我在这里等你们。”船夫突然开口,声音却是从那个飘在空中的纱灯之中飘出来的,实在让人毛骨悚然。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