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就这么把神像给收走了,你惨了。”看到神像被云凡给收到了黑洞结晶中,纱灯中的船夫,不由笑道,这个神像,好歹也是一尊神祗,当年可是吃了不少香火,是这里一切草木植物的守护之神。

  云凡把它得罪了,那就相当于把这里所有的植物都给得罪了,纱灯看得分明,在云凡把神像收走之后,四周森林之中的植物草木,都发出了让人胆寒的沙沙之声,许多藤蔓植物根须,开始朝神殿急速生长,很快,本来还光秃秃的大殿之中,就被各种植物的藤蔓根须充斥着,密密麻麻的,似乎要将整个大殿填满了,很是骇人。

  云凡取了神像之后,正要转身离开,却见自己已经被各种藤蔓根须包围了,云凡不仅没有惊讶,反而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原来你是守护这里草木的,不过现在这里都变成这样了,也不需要你守护什么了,还是跟着我吧。”

  “这尊神像,是这个源藏里所有草木的守护之神,你想带走它,估计这里的所有草木都不会答应,你还是把神像放回原地吧。”纱灯中的船夫,还是忍不住提醒道,毕竟云凡还没有帮他脱离苦海,就这么死在这里,那他这一趟岂不是白忙活了。

  “谁说这些草木不会答应的。”云凡轻笑,然后身上,突然青色光芒弥漫,很快,在云凡身后,形成了一棵圣树法象。

  “我带走你们的守护之神,你们有意见吗?”云凡对着周围的那些藤蔓根须说道。

  纱灯中的骷髅,看到这一幕,不由好笑,笑得盖在它身上的纱布,都在一起一伏颤动着。

  那些藤蔓根须,明显愣住了,不过很快,就纷纷点头,的确是在低头,样子很是滑稽。

  “既然没有意见,还不让开。”云凡又说道,语气很是平常,但是落在这些草木“耳中”,那就是圣旨,容不得丝毫反抗。

  刚刚还填满了整个大殿之中的这些草木藤蔓根须,就好像潮水一般,来的快,去的快,眨眼的功夫,就退得干干净净。

  “哐当”,突然,门口处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就好像骨头掉到地上了。

  云凡朝门口看去,只见刚刚还飘在空中的纱灯,不知道为何掉了下来,纱灯里面的骷髅头也从纱布中滚了出来,在地上滚了很远才停止,因为摔了一下,导致骷髅头七窍上的七根灯芯都灭了。

  “怎么可能?老夫刚才难道眼花了?”骷髅头暗暗想着,有些难以置信,不过很快,它就反应过来,云凡居然真的一言吓退了那些草木。

  “咳咳,能不能帮个忙,把我七窍上的灯芯点燃。”骷髅头里传来船夫略显尴尬的声音,他刚才是被云凡给震惊到了,导致心神不稳,一个大意摔了下来,把七窍上的灯火给弄灭了。

  七窍上的灯火灭了,他力量全无,本来他可以自己点燃的,但是却发现,他的身体还在船上,打火石也不在身边,这就有点悲剧了,所以现在,只有求云凡帮忙了。

  云凡自然不会不帮他的,毕竟等一下回去,还要靠他。

  云凡随意一挥手,一团炙热的黑色火焰直接朝骷髅头袭去,黑色火焰在骷髅头上炸开,七窍上的灯芯的确是点燃了,但是本来雪白的骷髅头,此刻也变成黑炭了。

  “你不能温柔一点。”骷髅头点燃之后,直接飞到了空中,掉在地上的纱布也从地上飘起,盖在了骷髅头上。

  “走吧。”云凡得到了神像,目的也完成了,直接和纱灯回到了船上。

  回到了船上,云凡见洛弦思和高砺剑依旧在修炼,并无意外,也就放心,刚才去取神像只耽误了几个时辰,也就是说,云凡至少还要在这里等待十个时辰,云凡也不急,直接从黑洞结晶之中,拿出了一根吊杆,坐在船头,悠闲地垂钓。

  船夫见云凡悠然垂钓,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纱灯拿起,下了船,来到了河边,然后将纱灯上的纱布拿开,露出了漆黑的骷髅头。

  “这小子,明显是故意的。”船夫捧着自己的骷髅头,看着本来白净的骷髅头,居然变成了黑炭,心中很是恼怒,将骷髅头七窍上的灯火灭了,然后船夫蹲在河边,自己清洗起骷髅头。

  船夫当年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玉树临风的俊朗少年,后来老了,也是仪表堂堂,魅力无穷,现在虽然变成骷髅了,但是船夫,还是在乎自己的形象,对于变得这么漆黑,他绝对接受不了。

  可是任凭它怎么洗,这骷髅头,还是依旧漆黑,这黑,似乎已经深入骨髓了,就算磨成粉,也是如黑芝麻粉一般。

  船夫怒了,手捧着自己的骷髅头,欲哭无泪,从身上又拿出火石,将骷髅头七窍上的灯芯点燃,船夫又重新来到了船头坐下,见云凡依旧在垂钓,船夫不满地质问:“你刚才用什么火给我点燃这些灯芯的?”

  “黑炎奇火。”云凡随口回答道。

  “奇火?而且还是黑色的奇火。”船夫声音都不由大了几分,气得身子都在发抖,难怪自己的头变得这么黑了。

  可是任凭船夫如何生气,但是云凡却根本不理会他,过了一会儿,云凡居然真的从河中钓上了一条一尺长的银色大鱼。

  在船夫不满的目光之中,云凡直接从破船上劈下一些柴火,开始烤鱼,云凡身上,似乎什么东西都有,拿出了一些调料洒在鱼身上,很快,就香气扑鼻,等鱼彻底烤熟了,云凡又从黑洞结晶之中,拿出自己当初从肖家搜刮过来的好酒,一边喝酒,一边吃鱼,好不潇洒快活,而船夫,则是在哀怨地看着他,虽然船夫身为一具骷髅,是没有表情的。

  “这小子,居然如此不懂得尊重前辈,等我恢复了一些实力,离开了这里,看我怎么对付你?让我变成黑炭是吧,我让你变成比我更黑的黑炭,气煞老夫了。”船夫在心中,暗暗腹诽不已。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