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域主凌尘来拜访云凡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翠幽谷,这可让翠幽谷沸腾了,对于翠幽谷这些女弟子来说,任何男人都可以不放在眼中,但是这位域主凌尘,却不能不放在眼中。

  域主凌尘的各种传说,在这片星域,已经流传数千年了,翠幽谷这些年轻的女弟子,小时候都是听凌尘的传说长大的。

  云凡此刻正在翠幽谷五色湖边的一个楼台之中,和洛弦思下棋,听到来人通报说域主凌尘来拜访了,云凡停止了下棋,让洛弦思亲自沏茶。

  凌尘乃是这一片星域的域主,在这片星域,可以横行无忌,但是他今天来见云凡,姿态放的很低,这一点,让云凡很是欣赏,云凡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这个凌尘既然是来拜访云凡,那云凡,自然要拿出待客之道了。

  凌尘和柳媚走进翠幽谷,看着翠幽谷如花的风景,凌尘不由对身边的柳媚说道:“这翠幽谷的景色,比我望月峰上的景色,还要秀丽三分啊,这位云公子,眼光很不错。”

  柳媚笑了笑,目光不住地打量四周,有些惊疑。

  “域主,我几百年前,来过翠幽谷一次,虽然以前这翠幽谷可以算得上一处钟灵毓秀之地,但是灵气,却没有今天这般浓郁,云公子,应该在这里布下了聚灵之类的阵法。”柳媚推测。

  “这里的确是有阵法,而且还颇为玄妙,若是云公子,还是一位阵法高手,那我这一趟,是真的没有白来了,还可以向云公子讨教一些阵法问题。”凌尘微笑。

  五色湖旁,楼台之中,凌尘见到了云凡,此刻的云凡,容貌已经恢复了魔君时候的样子。

  所以凌尘一见到云凡,心中顿时一凛,单单从云凡的容貌和气质,凌尘就自愧不如了。

  “你是云公子?”柳媚看着云凡,直接目瞪口呆了,难以置信地问道。

  “这自然是我家公子了。”看到柳媚吃惊的样子,洛弦思不由略显得意地笑道。

  “媚儿,在云公子面前惊慌大叫,成何体统。”凌尘教训了一下失态的柳媚,然后朝云凡微笑走来,拱手作揖,十分客气地说道:“久闻云公子大名,今日一见,实在是在下的荣幸,侍女柳媚有些失态,还请云公子勿怪。”

  “凌域主的大名,在下初到第三重宇宙,就早就耳闻了,来,凌域主,请坐,弦思,上茶。”云凡笑道,这凌尘,似乎有点对云凡的脾性。

  洛弦思闻言,连忙在一旁,给凌尘斟了一杯茶,然后又给云凡斟了一杯,这才安安静静地站在云凡身边,一副随时听候差遣的样子。

  柳媚也站在凌尘身后,乖巧不敢言,两只大眼睛,偷偷打量着云凡,说实话,在柳媚心中,域主是他见过最有魅力的男子了,无论是实力,还是相貌和气质,但是今天见到云凡的真正容貌,柳媚才发现,就算是凌尘和云凡比起来,也是远远不如。

  “难怪这洛弦思甘心当云公子的侍女,而且,对云公子,还芳心暗许。”柳媚这时候,顿时明白了,她之前还一直奇怪,洛弦思为何对相貌平平无奇的云公子这么死心塌地,搞了半天,这云公子,是帅的惨绝人寰。

  洛弦思见柳媚偷偷看着云凡,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不由给了柳媚一个“别想打我家公子主意”的眼神。

  柳媚不以为意,回了一个眼神。

  洛弦思和柳媚两人,正在以眼神交战的时候,坐在茶案两侧的云凡和凌尘,在品了一口茶后,凌尘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静。

  “前几天云公子神通大成,今天我既然来了,自然要先恭喜云公子了,云公子年纪轻轻,就修成了如此神通,实在是可喜可贺。”凌尘笑道。

  “凌域主,这些俗套之言,咱们之间就免了吧。”云凡微微笑道。

  “云公子说得是,我今天来,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我前几日出关,听侍女柳媚说起云凡的事情,就觉得我若和云公子见面,一定会很聊得来,现在看来,果不其然。”凌尘笑道。

  “你也很合乎我的脾性。”云凡笑了笑,这凌尘,不仅是一个明智的人,而且还是一个洒脱的人,云凡自重生以来,可没有遇见一位,和凌尘一样的人。

  以云凡的眼光,看人,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人到底合不合自己的口味,这个凌尘,云凡似乎能在他身上,看到一些故人的影子。

  “那云公子若是不嫌弃,我凌尘,愿意和云公子交个朋友。”凌尘说道,目光之中,有些期待。

  凌尘是什么人,活了几千年了,一生洒脱不羁,虽然是域主,执掌一方星域,但是这些,并不是凌尘真正想要的,尤其是这几百年,凌尘闭关顿悟,想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他一个第三重宇宙的域主,太渺小了,在茫茫宇宙之中,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这几百年顿悟,对于凌尘来说,只是为他以后确定了一条要走的路罢了,这条路,一旦确定,对于凌尘来说,就是不可更改了,将要一直走到黑。

  每个人,一生都有千万条路可以走,但是这些路就算路程不一样,但是终点,却是一样的,那就是死亡。

  这是宇宙法则,天道轮回,就算对于修炼者来说,也是一样,修炼者虽然可以活个几千年,甚至几万年,但是到头来,一生所走之路的尽头,依旧是死亡。

  这好像就是注定了一般,没人能够打破,路的尽头,好像只能有一个结果在等待着所有人,就算是神,都会陨落,所以神走的路,其实和人走的路,本质并没有多少区别。

  神可以活几十万年,几百万年,但是最后,路的尽头,等待他们的,也是死亡而已。

  但是凌尘,现在想走的这条路,有点与众不同,这条路的尽头,不是死亡,而是永恒。

  这也是为什么凌尘听到云凡不把神放在眼中的言论,反而说云凡的境界比他高的原因,云凡已经在走这条与众不同的路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