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成为朋友?”云凡笑了笑,“虽然我很欣赏你,但是你想和我成为真正的朋友,现在恐怕还不行。”

  “为什么?”凌尘不明白云凡是什么意思,又说欣赏自己,又说不能成为朋友,这实在让人费解。

  “你现在的实力,还没有到归元境吧?”云凡看着凌尘,淡笑说道。

  “难道云公子交朋友,这么看重实力吗?”凌尘有些明白云凡的意思了,云凡这是看不上他的实力。

  “能担得起朋友一词,自然需要实力了,等你入化神以后再说吧。”云凡笑道。

  朋友,是可以坐而论道的存在,很显然,凌尘现在的修为,还不足以和云凡坐在一起成为真正的朋友,云凡前世的朋友不多,因为这个世界上,能合乎云凡脾性,实力又和云凡相当的人,实在太少了。

  云凡此言一出,凌尘,柳媚,洛弦思,都不由微微一愣,显然是被震惊到了,化神,他们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存在了,那是传说中,遥不可及的存在。

  “哈哈,好,云公子,等我入化神以后,我会再来找你,希望到时候,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凌尘错愕了一下,然后不由爽朗地大笑道,云凡,的确与众不同。

  云凡笑了笑,不置可否,这凌尘,虽然贵为第三重宇宙的域主,实力超然,天赋卓越,但是要想入化神,至少还需要上千年,千年时间,他和云凡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到最后,大到不可想象。

  不过这些,也不是云凡现在需要多虑的了,等凌尘修炼到化神再说吧,云凡期待他成为化神那一天。

  “来,陪我下一盘棋吧。”云凡突然开口。

  “好。”凌尘对棋道也颇为痴迷,此刻听到云凡的提议,自然是求之不得了,爽快地答应了,同时心中对云凡的棋艺,很是好奇。

  洛弦思将棋盘拿了过来,云凡让凌尘执黑先行,凌尘也没有客气,在云凡面前,他客气不起来,虽然凌尘对自己的棋艺很是自信,但是云凡太过淡然的样子,让凌尘心中有些不安。

  事实证明,凌尘的不安,是正确的,他和云凡对战三局,三局皆输了。

  “云公子,没想到您的棋艺如此高超,在下心服口服。”三局过后,凌尘自叹不如。

  “你能在我手上撑过五十手以上,棋艺已经算是了不得了。”云凡说道,一点没有谦虚。

  凌尘尴尬一笑,云凡这话,也太打击他了,他在棋道一途摸索了数千年,更是以棋道来证修行大道,自认棋艺天下无双,但是在云凡面前,搞得就好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不瞒云公子,在下在棋道一途下的功夫,并不比在修炼一途下的功夫少,数千年苦心孤诣,在云公子面前,如此不堪一击,的确没有资格成为云公子的朋友。”凌尘感慨,心中有一股淡淡的失落之意在蔓延。

  “数千年而已,若是万年,你或许还可以和我一较高低,数千年才短了。”云凡笑道。

  听到云凡这看似漫不经心的话,凌尘一惊。

  “云公子,您,您不会已经活了万年了吧?”凌尘震惊地问道。

  一旁的柳媚,甚至洛弦思,此刻都不由看向云凡,既震惊又好奇。

  “其实,我才不过二十三岁而已。”云凡轻笑。

  凌尘自然不信了,只是云凡不说,他自然不好意思多问了。

  此刻,日已西斜,夜幕开始降临,云凡让洛弦思去准备晚宴,凌尘是灵云宗的第一个客人,自然要好好招待一番了。

  夜晚,晚宴过后,云凡邀请凌尘在五色湖旁,一边欣赏着夜景,一边喝酒,期间,凌尘询问了一些关于云凡修炼上的问题,不管凌尘问的问题,多难,云凡总是能一针见血地直指问题要害。

  最后,凌尘甚至将最近修炼遇到的瓶颈问题拿出来询问云凡,云凡也随口替他解惑了。

  洛弦思,高砺剑,柳媚在一旁,听到凌尘和云凡的对话,也是惊讶无比,云凡好像没有什么事情不知道一样。

  “云公子,今晚听君一席话,可抵我修炼百年啊,多谢云公子今晚解惑。”凌尘突然站起,对云凡鞠躬致谢。

  “喝酒,喝酒,你要想谢我,就将这一坛酒喝完。”云凡笑道。

  “好。”凌尘也是豪爽之人,当下将一坛酒拿起,咕噜咕噜地一饮而尽。

  一坛酒下肚,凌尘也是脸色微红,打了个酒嗝。

  喝酒,是不能使用自身修为解酒的,这是酒道的常识,所以凌尘就算酒量很大,一口气猛地喝一坛酒,也是有些微醺了。

  “你还有问题要问吗?过了今晚,我可就不回答了,所以你今晚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不过我得先跟你说一声,关于修炼上的问题,我虽然都可以替你解答,但是,有些问题,最好还是靠自己领悟,别人替你解惑,并不能促使你真正的进步。”云凡见凌尘喝完了一坛酒,不由笑道,这个宇宙之中,能和云凡在一起痛快喝酒的人,就足以说明,云凡欣赏他。

  既然有缘,云凡今晚,就赐予凌尘一场造化。

  “云公子,我知道,该问的问题,我刚才都问了,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咱们喝酒。”凌尘笑道,凌尘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云凡回答了他这么多疑问,他已经很自足了。

  “域主,我来给你们献舞一支助兴,洛弦思,你琴弹得不错,你给我伴奏行不行?”柳媚突然说道。

  洛弦思虽然不愿意,但是这种情况下,只有答应了。

  洛弦思拿出古琴,弹了一曲婉转的“渔歌曲”,柳媚作为九尾灵狐,身段自然妖娆无比了,直接跃到了五色湖上,在湖面上起舞。

  如果此刻,柳媚将其九尾露出来,估计可以为舞蹈增色不少,洛弦思一边弹琴,一边看着柳媚在湖面跳舞,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柳媚是九尾灵狐,天生妖媚,所以这舞蹈,虽然惊艳,但是却充满了魅惑的意思,这让洛弦思有些不满。

  所以很快,洛弦思的琴声,就有些不稳了,柳媚是根据琴声跳舞的,琴声一乱,她的节奏也乱了,瞬间失去了美感。

  柳媚正暗暗骂洛弦思故意给她难堪的时候,突然,有一道清越悠扬的笛声响起,柳媚一看,见是云凡站在湖边,临湖吹笛,微风吹来,云凡就好像仙帝一般,立在九天云端,衣袂飘飘,超凡脱俗,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柳媚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不再去听洛弦思的琴声,而是听云凡的笛声起舞,说来也奇怪,柳媚跟着云凡的笛声起舞,舞蹈之中的妖媚气息,就好像被过滤掉了,变得清新脱俗起来,这一点,她自己根本都没有察觉,她此刻已经深陷笛声之中,忘我地舞蹈。

  凌尘在一旁,看到云凡居然吹起了笛子,更让他惊讶的是,云凡的笛声,居然如此美妙,比凌尘听过最美妙的音乐,还要动听,五色湖中的五色鱼儿,似乎都被笛声吸引,不断的跃出湖面,在空中划过一道如彩虹一般的痕迹,和柳媚的舞蹈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副如诗如画的奇景。

  “云公子,看来是真的活了万年之久啊,没想到,不仅棋艺超绝,在音乐上的造诣,也是登峰造极。”凌尘暗暗感慨。

  笛声在翠幽谷中回荡着,吸引了很多翠幽谷的弟子前来,五色湖边都围满了女弟子,她们听着笛声,看着舞蹈,直接沉醉。

  这一夜,在笛声之中缓缓流淌过去。

  凌尘和柳媚,又在翠幽谷逗留了几日,而云凡,则是跟聂如芷交代了一些事情,翠幽谷现在变成了灵云宗在第三重宇宙的根据地,而聂如芷,也成为了第三重宇宙灵云宗的代宗主,云凡对聂如芷说了灵云宗日后的发展方向,让聂如芷抽空去一趟天苍星,和天苍星灵云宗的人接触接触,共同商议灵云宗在第一重,第二重,第三重宇宙的发展事宜。

  关于灵云宗的发展,云凡自然不会事无巨细地参与,云凡相信,自己选择的这些人,都是聪明人,会将灵云宗发展壮大的。

  交代完相关事宜之后,云凡也就带着高砺剑和洛弦思,去往第四重宇宙了。

  本来,聂如芷这次回天苍星,要将玉藻琦花,袁小婷等人带到第三重宇宙修炼,云凡没有选择等待她们过来见她们一面,而是先行离开了。

  见面也不过是寒暄一下罢了,没必要,只会徒添伤感罢了,修行之路,漫长得很,十年不过弹指一挥间罢了,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得是。

  云凡去往第四重宇宙了,而凌尘,也回去了,和云凡相处这几日,凌尘收获很大,这次回去闭关,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入归元境,绝对不出关,而柳媚,则是留在翠幽谷中,现在应该说,是留在灵云宗中,等待她的妹妹玉藻琦花。

  时隔已经快三年时间了,第四重宇宙,尧光星域和血影星域的星域之战,已经拉开了帷幕。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