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永杰作为血影星域第三军的劝降使者,这一段时间,可是劝降了不少城池,门派,各方势力。

  前几日,刚刚劝降了泰安,益中两位城主,今天就来到一鸿城了,只要再将一鸿城劝降,血影星域的第三军就可以一路平川,继续往前推进了。

  血影星域,这次为了攻占圣光星,一共派来了八路大军,他们以一个原点开始,分别朝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向前进。

  季永杰这第三军,是由血影星域的狄浩大将军带领,狄浩,是血影星域三大血子之一狄威的儿子,身上有血子血统,实力自然不可小觑,以后更是血子的继承人。

  狄威,就是上次和尧光星域域主大战的那位血子,虽然在那场大战中,狄威也受伤不轻,但是回到血影星域疗伤了一段时间,狄威已经好了大半了。

  而尧光星域的域主,现在却不知道怎么样了?

  季永杰作为血影星域第三军的使者,今天还是第一次来劝降居被如此轻视,连个座位都没有,这让他很不爽。

  对于季永杰的不满,林牧自然是丝毫不放在心上了,他已经打定主意了,这次要和血影星域硬杠到底,而且这季永杰,这次敢来,林牧就敢杀,多杀一个血影星域的人,那就是他赚的。

  “礼仪?呵呵,我的礼仪,可不是给你们的,小矮子,云公子有问题你,你回答完云公子的问题,我就送你上路。”林牧淡笑说道。

  “我已经说了,我叫季永杰。”季永杰大怒,他堂堂狄浩大将军手底下的副将,岂能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

  “你在我眼中,就是小矮子,低贱,丑陋的种族,还想让我投降,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云公子,你快点问他问题吧,我已经急不可耐地要杀他了,等我杀了他,我要将他的尸体挂在城头上风干。”林牧笑道,笑容阴沉狠厉。

  对于血影星域的人,他恨之入骨,现在倒好,有个送上门来到,他岂能轻易放过。

  “哼,我既然来了,就不怕你能杀我,告诉你,一旦我离开这里,而你还不投降,今晚,这城中,就会血流成河,就凭你,也想抵挡我血影星域第三军的路吗?”季永杰冷笑,根本没有把林牧的话放在心上,他要是没有自保的手段,他也不会做使者了。

  “你等一下,你完全可以试一试。”林牧还真的不信,一个小小的血影星域的副将,可以从他的地盘逃走。

  “云公子,你问他吧。”林牧有些急不可耐地对云凡说道,他希望云凡赶紧问完问题,他要动手了。

  云凡看了这个季永杰一眼,血影星域的人,个头都很矮,皮肤呈现红色,嘴巴比较小,头很大,眼睛狭长,头顶上有毛发,毛发天生红色,身上的皮肤,没有毫毛,很是光滑,不能说丑陋吧,在云凡眼中,有些滑稽罢了。

  “我想知道,血影星域有没有一颗终年冰寒的星球。”云凡问道,语气很是平淡。

  “你是什么人?也有资格问我问题?”季永杰撇了云凡一眼,根本没有把云凡放在眼中。

  “我家公子问你问题,你就老老实实回答,是不是想找死啊?”洛弦思怒道,身上气势散发,头上浮现了五个元婴小人。

  季永杰,还有黄城主,熊城主,陈将军等人,看到洛弦思头顶上的一幕,直接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一个小小的侍女,实力居然达到了五变婴变境,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

  季永杰不由睁大了眼睛,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眨了眨眼睛,在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后,季永杰不由悄悄后退了一步,同时从身上取出一枚红色的玉简,紧紧攥在手中。

  开玩笑,五变婴变境,完全可以和他们狄浩大将军一较高低了,这也太恐怖了吧。

  “想从我口中打探血影星域的事情,你想多了,还有你,林城主,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别以为请来了什么云公子帮你,就可以反抗我们血影星域了,今晚,我就让你后悔,让这一鸿城,成为一座死城。”季永杰阴森笑道。

  “你找死。”洛弦思和林牧同时怒喝。

  “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处理,我倒要看看,这矮子能有什么能耐,能从我的地盘逃走。”林牧见洛弦思要动手,连忙阻止,这里是他的地盘,自然要交给他了。

  “呵呵,我想走,你们也想留得住?”季永杰一笑,将手中红色玉简举起,使劲一捏,红色玉简爆开,就好像是一个红色的烟雾弹被捏爆了一般,顿时有红色烟雾将季永杰笼罩。

  林牧见状,连忙一拳挥出,这一拳,就跟打在空气中,根本对这红色的烟雾造成不了一点伤害。

  烟雾旁边的陈将军,也立马拿出佩刀,灵力灌入刀上,刀芒迸发,朝红色烟雾砍去。

  只是,砍了几刀,完全没有一点效果,陈将军就好像一个傻子一般,对着空气乱砍。

  “哈哈,我说了,我想走,你们谁也拦不住,这是我们血影星域三大血子联手制造的血符,别说你们了,就算是你们尧光星域的域主在这里,也奈何不了我。”红色烟雾之中,传来季永杰得意的笑声。

  “季副将,我们怎么办?请带我们一起离开。”熊城主和黄城主,见季永杰还有这等逃遁神通,连忙说道,这林牧今天连季永杰都要杀,那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和血影星域势不两立了,他们留下来,必死无疑啊。

  “你们两个,难道还怕林牧一个人吗?你们杀了林牧,今晚破城之时,给你们记上头功,我先走了。”季永杰笑道,然后也不敢多做停留,红色烟雾直接朝天空飘去,这血符有效时间,只有一炷香的工夫,要是时间长点,他还准备留下来戏弄一下林牧。

  林牧皱眉,这红色烟雾,虚无缥缈,实在诡异,他也无可奈何,这血子神通,还真是不可小觑啊,难怪可以重创域主。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