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听到火舞母亲的话,这才停住了脚步,然后转身。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云凡脸色平静,缓缓说道。

  只是,在云凡说出这句话后,并没有人回应,火舞和她母亲,都惊呆了,愣愣看着云凡。

  “他,他居然比我的离人析哥哥还要有气质,还要英俊,怎么可能?难道是我产生幻觉了,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比离人析哥哥还要英俊的人呢?”火舞心中惊涛拍岸,难以接受。

  但是,在使劲眨了眨眼睛之后,火舞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眼前这位年轻公子,的确要比她爱慕了数百年的离人析还要有气质,还要帅气。

  “哼,就算你比离人析哥哥帅气也没用,离人析哥哥现在是化神宫的内门弟子了,天资卓越,一掌就能拍死你。”火舞怎么可能允许别人比她的离人析哥哥要优秀呢,心中连忙这般想着,这才好受一点。

  火舞的母亲,回过神来,这才脸色一凝,说道:“没有通行凭证,你就没有资格待在火灵星,说吧,你来火灵星意欲何为?”

  火舞的母亲,身为域主的夫人,自然是有修为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活了数千年,保养得还这么好,脸上连一条皱纹都没有,她现在的修为,已经是五变婴变境了。

  如此修为,脸色一沉,自然不怒自威,一般人看到,都会瑟瑟发抖,不敢直视的,但是云凡,却脸上毫无变化,淡淡看着火舞她们母女二人。

  云凡没有回答,而是停顿了一下,然后问道:“这城中中间的那座府邸是谁的?”

  听到云凡突然冒失地问了这个问题,火舞的母亲心中有些琢磨不透云凡的意思。

  “是我夫君,火域域主的府邸,怎么?你想进去看看吗?”火舞的母亲冷笑说道,虽然不明白云凡到底要干嘛,但是她还不至于惧怕,敢来这里放肆的人,可以说,没有几人,云凡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就算天赋异禀,甚至超过离人析,也还不够资格来这里放肆。

  “那正好,我跟你们一起回去吧。”云凡淡淡一笑,风轻云淡地说道。

  “额.......”此言一出,不仅是火舞母女二人,就连那些围观者,都惊呆了,难以置信地看着云凡,完全被云凡的不按套路出牌给雷得外焦里嫩。

  “你确定你要跟我们一起回去?”火舞的母亲,被云凡的举动给弄的有些措手不及了,见过有趣的人,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这胆子也太大了吧,是太高看自己了,还是太小瞧火域了。

  “走吧,别啰嗦了。”云凡稍显不耐地说道。

  云凡这个样子,倒是让火舞的母亲,有些犹豫了。

  “你到底想干嘛?”火舞的母亲问道。

  “找你夫君借一样东西。”云凡说道。

  “什么东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们要是不借呢?”

  “我借东西,从来不担心别人不借,你们没有选择的余地,走吧,别在这里耽误了。”云凡笑道。

  “你的口气倒是很大啊,就怕你没有这个能耐,我的夫君,可是火域域主,你以为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年轻人,我看你气质不凡,应该也是出生某个大家族吧,你把你的来历告诉我,我可以不跟你计较,或许我还认识你的父亲。”火舞的母亲见云凡如此淡然,心中也郑重起来了,她们火域,在这个星系数万个星域之中,并不是最强的,甚至连中等都算不上,还是有许多势力,是她们惹不起的。

  云凡如此气质,一看就知道很有来头,不管怎么样,先将云凡的背景打听出来再说,要不然,这云凡的父亲,也是一个星域的域主,那她们也不能得罪。

  “我的来历,既然你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我是来自第一重宇宙的,至于我的父亲,呵呵,只怕你是不认识的。”云凡笑道。

  “娘,不要跟他废话了,既然他说他是来自第一重宇宙的,那么随便闯进我们火灵星,就该杀无赦。”火舞见云凡漫不经心的样子,根本没有把她火域放在眼中,明显是存心戏弄,顿时怒了,而且云凡的存在,明显威胁到了她的离人析哥哥,所以她有必要杀了云凡,要不然,她的离人析哥哥,岂不是要从第一美男子,沦为第二美男子了。

  火舞的母亲,也被云凡给气得够呛,仅剩的一点理智,也荡然无存了,这次,她没有阻止自己的女儿。

  火舞见母亲没有说话,明显是同意了,当下双手掐诀,口中默念,就听到“咻”的一声,一把飞剑从火舞的身上窜了出来,在天空之中,绕了几圈,留下一道红色剑痕,最终,悬浮在了火舞的跟前。

  这把飞剑,长三尺二寸,通体赤红,剑身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鳞片,不像刻上去的,反而像是使用某种妖兽的鳞片粘上去的,跟真的一样,这些鳞片,也是赤红色的。

  这是赤鳞剑,是火域的远古至宝,听说是当年一位火域的强者,在地心岩浆之中,偶得了一条炎龙红鱼,然后使用这条炎龙红鱼的鳞片铸成这把赤鳞剑,若论品级,这把赤鳞剑,可以算是一件中级的灵宝。

  这把赤鳞剑,原本是火舞父亲的佩剑,后来见火舞喜欢,这才忍痛割爱,送给了女儿当做护身之宝,也是火舞现在身上最贵重的宝贝了。

  火舞抬手,将赤鳞剑握在手中,赤鳞剑顿时红芒大盛,剑身上的那些鳞片,每一片上面,居然有密密麻麻的符文浮现,散发出惊人的剑势,这股剑势,并不是火舞激发的,而是当初铸造这把赤鳞剑的强者留在里面的,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沉淀,这剑势充满了远古苍凉的气息。

  只是可惜,剑是好剑,但是这使用的人,剑道造诣明显浅薄,根本驾驭不了这把剑。

  云凡突然一笑,想起了高砺剑自从把陨魔剑还给了肖雨璇,就没有了佩剑,这把赤鳞剑,要是给高砺剑使用,应该蛮合适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