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笑什么笑?等一下你就笑不出来了。”火舞见云凡居然露出了笑意,顿时怒不可遏,只要有点眼力劲的,就应该看得出来她这把赤鳞剑的厉害。

  在火舞的预料中,自己拿出赤鳞剑后,云凡应该是一脸郑重,然后拿出身上最厉害的灵宝出来招架,但是事实却是,云凡毫无反应,只是轻轻笑了笑,这对于火舞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嘲讽。

  “我在笑你使用这把剑,就是糟蹋了这把剑,对了,这把剑叫什么名字?”云凡笑道。

  “你......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一道尖锐至极的声音,从火舞的嗓子中冲了出来,可以看到,火舞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这还是第一次,她居然被人如此羞辱。

  一股凌厉的杀意,从火舞身上朝四周荡开,让一旁的围观者,都不由后退几步。

  “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火舞小姐,是最忌讳别人对她的修为评头论足的,他居然说火舞小姐不配使用这把剑,这把剑,可是域主大人的赤鳞剑,是我们火域的上古神兵,火舞小姐要是没资格使用,难道这小子有资格使用吗?真是狂妄。”

  “这小子今天看来是必死无疑了,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好好的非要得罪火舞小姐,而且还是在这里。”

  围观者小声议论,纷纷睁大着眼睛,生怕一眨眼就会错过精彩的瞬间。

  云凡看着暴怒的火舞,脸色依旧平淡如水,这火舞在剑道上的造诣,可以说,和高砺剑之间,相差十万八千里,道有千万,剑道是最难的道之一,想要真正的领悟剑道,就要忍受得住孤寂,高砺剑在第二重宇宙,专心悟剑道整整一千年,剑道造诣,在云凡眼中,虽然还不能算巅峰,但是在第五重宇宙,都可以算是登峰造极了。

  很少有人,会一心一意地专门悟剑道千年,一般修炼者,都是以提升自己的境界为主,除非是真的对剑痴迷,宁愿花费千年时间在剑道上。

  修炼一途,本来就是有舍有得。

  “好,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倒要看看了,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火舞气急败坏,云凡这个样子,实在气人。

  “流炎飞星。”火舞手持赤鳞剑,舞出一套剑法,随着这套剑法的舞出,赤鳞剑变得就好像是橙红色的岩浆一样,明亮而夺目,一套剑法舞毕,火舞口中轻吟一声,持剑朝云凡一挥,就看到,赤鳞剑的剑气,就好像一颗颗燃烧的流星一般,朝云凡铺天盖地地袭去。

  云凡也没有闪躲,火舞现在的实力,不过是神胎境,而且这剑道造诣,太差,这剑招流炎飞星,云凡看得出来,是一门不错的剑招,不知道是谁交给火舞的,被火舞使出来,就有点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看到云凡连躲都没有躲,甚至,连手都没有抬起来,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小子,这么嚣张。”众人心中骇然,睁大着眼睛,死死盯着云凡,生怕错过最精彩的一幕。

  只是,他们期盼的这精彩的一幕并没有发生,这流炎飞星浩浩荡荡地冲到云凡跟前,就好像遇到了一堵无形的铁墙,直接寸步难行,停在了空中。

  然后就看到,云凡伸手,这些流炎飞星,旋转着汇聚在云凡的手心,越来越小,最后,成为了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火球,火球在云凡的手上高速旋转,旋转产生的吸力,让一旁的围观者,都不由相互抱在了一起,生怕被吸过去。

  随即,云凡屈指,轻轻一弹,这个小火球,就急速朝火舞飞去,火舞眼瞳一缩,就要挥剑挥剑,但是却被她母亲一把推开。

  火舞的母亲,自然看出来了,眼前这位年轻人,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虽然火舞的剑道造诣不高,但是这赤鳞剑,毕竟是中级灵宝,而且这流炎飞星,又是攻击性极强的剑招,可以说,相当于火舞的底牌了。

  这样的底牌,居然奈何不了云凡一丝一毫,这足以说明,火舞绝对不是眼前这年轻人对手。

  火舞的母亲将火舞推到一边后,双手结印,然后就看到,她胸前挂着的一块红色的玉石,红光闪动,直接朝小火球飞去。

  “轰”,两者撞击在一起,发出震天巨响,火焰四溅,撞击产生的冲击波,直接将方圆百丈的距离,夷为平地,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人,就算有点修为,都直接被掀飞了,摔在地上,大口吐血,骨头断了好几根。

  此刻,这些围观者,哭都来不及了,尼玛,这热闹也不是这么好看的,搞不好还会送了小命。

  烟尘弥漫,火光纷飞,就好像一颗炸弹在这里爆炸了一般,过了片刻,等一切归于平静,刚才还好好的主干道,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个直径达到数百米的巨大深坑。

  火舞母女二人,往后退了数里,尤其是火舞的母亲,脸上惊骇到了极点,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她刚才,还是严重低估了云凡的实力。

  而云凡,此刻依旧站在原地,刚才的那一幕,对他没有任何影响,而那几位抱着乐器的女子,则是被一层淡金色的光芒笼罩,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几位女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今天的一幕,估计她们一辈子都忘不了了。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其中一个女子反应过来,连忙转身,俏生生地看着云凡欠身道谢道,虽然她们是表演之人,面对数百上千观众都淡定自若,但是看到云凡,她还是不自觉地脸色一红,低下了头,不敢直视云凡。

  这些女子,年纪是真的不大,平均也不过三十岁,在动则能活数千年的第五重宇宙,她们是太年轻了。

  其她几位女子,也纷纷看向云凡,羞涩地低头,欠身道谢,她们的心中,其实倒也美滋滋,能被这样一位俊朗非凡的公子相救,可以说,是一件令人幸福的事情。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