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云凡的身上,光芒一闪,有一个虚影从云凡身上剥离了出来,这个虚影,半透明,和云凡十分神似,它也同样手持一把剑影,在云凡面前演练了起来,所演练的招式,正是流炎飞星的招式,和刚才火舞使用流炎飞星时的动作差不多,只是有些地方,稍微有些改动而已。

  看到这一幕,天空上的莫大师,火舞等人,脸色一变,刚刚还鄙夷的脸色,瞬间被震惊所替代,他们都是高手,自然颇有见识了。

  “这,这难道是剑影分身?”莫大师皱眉,脸色凝重地说道。

  剑影分身,是剑道出神入化之后的一种剑道技巧,剑影分身,不是这么轻易可以做到的,就算在整个第五重宇宙,也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就算是高砺剑,目前也做不到。

  剑影分身,指的是用剑者,修为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后,在出招之前,为了避免自己使用繁琐的剑招而导致出手过慢,所以让自己的分身代替,这分身,就是剑影分身。

  剑影分身,蕴含用剑者的剑意,剑气,剑势,一套繁琐的剑招如果让用剑者亲自演练,再快也是需要时间的,但是若是剑影分身来演练,只在用剑者一念之间就可以完成。

  云凡的剑影分身出现之后,动作快得只能看到幻影,这一切,说来话长,但是却只在一个眨眼的功法,云凡的剑影分身就将一套流炎飞星的剑招演练完毕,然后就看到,云凡霍然睁开双目,脸色平静如古井,并没有什么波澜,但是云凡手中的赤鳞剑,此刻上面的红色鳞片,就好像活了一般,上面细密的符文,以某种特定的轨迹围绕着赤鳞剑旋转,就好像一条小蛇,缠绕在赤鳞剑上。

  “流炎.....飞星。”云凡突然举剑,一声轻喝,随着云凡举起赤鳞剑,可以看到,赤鳞剑上,喷薄出一道冲霄剑气,这道剑气,呈现赤红色,如一个巨大的擎天之柱矗立在天地之间,而在这道剑气上,红色的鳞片覆盖在上面,时隐时现,十分的奇异,而下方,那些细密的符文,就好像一条蟒蛇一般,缠绕着这道剑气,逶迤而上。

  这一幕,诡异而震撼,火舞震惊得无以复加,嘴巴长得老大,难以置信地呆呆看着。

  “这,这是流炎飞星?”火舞轻声呢喃,这和她相信中的流炎飞星根本完全不同,就算是她父亲亲自施展这一招,也没有这样的气势。

  莫大师等人也惊呆了,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纷纷拿出护身灵宝,这下,他们可不敢大意了。

  那些细密的符文,如一条蟒蛇盘在剑气上,符文入九霄之后,淹没在云层之中,不见踪迹,然后天空中厚重的云层,突然被照映得通红无比,就好像有天外流火,从天而降。

  “这,这......快组阵法防御。”莫大师抬头看着天空之中,突然眼瞳一缩,整个眼中,只有一片火海,就好像有火山在天上喷发了一般,流炎坠落,如流星一般,遮天蔽日,比蝗虫过境还要密集多了。

  莫大师他们,毕竟还要保护这座城市,要是被这些流炎击中,这座城市,顷刻间,估计就要化为一片废墟。

  这座城市,可是火域的都城,火域的象征,这要是被摧毁了,那火域也就颜面扫地了。

  一道道灵力,在天空之上,形成一道保护层,云层一种的流火,还在不断坠落,撞击在这道保护层上,让保护层都不住地抖动。

  “小兄弟,还且住手,有话好商量。”突然,一道声音,从城市中央传来,接着,便看到一道巨大的人形法象出现在域主府的上空。

  “域主。”看到这个人形法象,所有人纷纷恭敬地喊道。

  这个人形法象,正是火域域主火烈,此刻火烈正在府中闭关,察觉到外面的异动,心中也是骇然,连忙出来制止。

  这年轻人,竟然可以将“流炎飞星”这一招运用到完美极致,简直不可思议,火烈甚至都怀疑,云凡是不是某位剑圣大能的转世,要不然,怎么可能年纪轻轻,剑道造诣就恐怖如斯了。

  云凡倒是很给火烈面子,直接收起赤鳞剑,天空之上的流炎飞星,顿时消失。

  莫大师等人,也松了口气,不过仅仅是一个年轻人,就让域主亲自出面,莫大师这群高手,心中难免惭愧,但是他们不傻,云凡随随便便的,就将这招流炎飞星运用到这种恐怖的地步,这足以说明,这云凡,太不简单了。

  刚才云凡说他杀了一位九变婴变境的第四重宇宙的域主,所有人都以为云凡是在吹牛逼,但是现在,大家心中,有些相信了。

  云凡收起赤鳞剑之后,抬头看着域主府上空的火烈,淡淡笑道:“我可以饶他们一命,但是你得拿东西来换。”

  “什么东西?”火烈问道。

  “你现在闭关的地方。”云凡淡淡说道。

  火烈微微一愣,完全没想到,云凡居然提这个条件。

  “小兄弟,你要我闭关的地方干嘛?”火烈失笑问道。

  “结丹。”云凡也没有隐瞒,毕竟日后结丹之时,产生的天地异象,他们肯定都会看到,所以也没有必要隐瞒了。

  结丹?火烈的表情,明显凝固起来了,云凡如此厉害,难不成说还没有凝结金丹?这怎么可能?

  “小兄弟,你不是开玩笑吧?结丹?难道是凝结金丹?”火烈干笑道,云凡若是开玩笑,那这个玩笑,可一点不好笑。

  云凡点了点头。

  “额......”不仅是火烈,还有莫大师,火舞等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眼瞳放大,惊愕到了极点。

  这小子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啊,他的意思是不是想说,他现在,连金丹境都还没有到,刚才仅仅是用先天修为,就把他们这群婴变境的高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他这样说,这样做的意义到底何在?难道仅仅是为了体现他很牛逼吗?还是为了满足他的恶趣味。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