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这件事情,我自有计较,你别管了。”火烈不耐地挥了挥手,他这个女儿他知道,任性惯了,只知道意气用事。

  “爹,我就要管,他拿走了我的赤鳞剑,还有母亲的火灵珠,他不是要闭关吗?我就在他闭关的关键时刻打扰他,让他走火入魔。”火舞愤愤说道。

  “你要去打扰他,结果不是他走火入魔,而是你必死无疑。”火烈冷笑,目光幽幽地看着宫殿,这个宫殿里面的阵法是他亲手布置的,可以说,和他心意相连,这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也能知道个大概,云凡刚才在里面,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快速地布置出了一个杀阵,这个杀阵,就算是以火烈的见识,居然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根本不知道如何破解,更让火烈惊讶的是,云凡现在,居然直接进入了第十八层火海之中。

  这第十八层火海,就算是火烈自己,目前都不敢轻易涉足,虽然灵气越多,对于修炼来说就越好,但是喝水喝多了,都能撑死,这灵气自然也一样。

  火舞一怔,不知道说什么了,她虽然任性,但是还不傻,她自然知道自己不是云凡的对手,她只想让火烈出手教训云凡,现在,火烈不愿意,她也无计可施了。

  “快去准备画像吧,我明天就去中央星域见洛域主,对了,莫甑,你安排人在宫殿四周值岗,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靠近。”火烈吩咐道。

  翌日,莫大师一早就将云凡的画像拿过来给火烈过目,火烈打开画卷看了看,画得惟妙惟肖,很不错,火烈赞赏了一句,然后就收起画卷,本来想独自前往的,但是火舞缠着他,没办法,他只有带着火舞一同前去了。

  中央星域,相合星,都城。

  雅舍女子学院之中,今天就只有两人在里面,在雅舍学院靠近湖边,有一片竹林,这片竹林里面的竹子,并不是青色的,而是紫色的,名叫紫潇竹,是一种颇为名贵的观赏植物。

  而在竹林之中,有一个竹亭,亭中有一张木案,阮如烟坐在木案后面,抚琴而轻歌,琴声悠扬,歌声委婉,而在竹林的一片空地上,洛弦思身穿薄衫青衣,长袖如云,正在翩然起舞。

  这几年,洛弦思除了修炼,更多的时间,就是和阮如烟切磋交流琴棋书画,对于洛弦思来说,修炼真的没有学习琴棋书画重要。

  洛弦思再修炼,也不可能超过云凡,她觉得,自己作为云凡的侍女,总要有一项云凡不会的优点吧,琴棋书画,洛弦思也没有自信能超过云凡,但是有一项,洛弦思觉得云凡肯定不会。

  那就是她现在做的事情,飘然起舞,所以这几年,洛弦思都在苦练舞技,每每晚上做梦,洛弦思都会梦到有朝一日,云凡吹笛,而自己起舞的画面。

  阮如烟一曲毕,按住琴弦,停止了清唱,而洛弦思,也停止了舞蹈。

  “弦思,这几年,你的舞技真是进步飞速啊?还好这里没有男人,要不然任何男人见到你的舞姿,都会呆若木鸡,搞不好,还会流口水呢?”阮如烟站起,双手横放在胸前,莲步轻移,朝洛弦思走来,一边开玩笑道。

  阮如烟也只要在洛弦思面前,会开开玩笑,笑得牙齿露出来,在外人面前,那可是矜持无比,端庄而典雅,笑不露齿,食不出声,行不回头,就好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那些男人,还用我跳舞吗?只怕看到我,就会呆若木**,没意思。”洛弦思也轻笑道,同时眼中,露出一抹迷离的期待,不知道云凡看到她的舞姿,会不会被迷倒?

  “对了,如烟,要不我来抚琴歌唱,你来跳舞?”洛弦思笑道。

  “好啊。”阮如烟笑道,也没有推辞,反正这里又没人。

  洛弦思刚刚坐到古琴面前,就看到一位老婆婆朝这边走了过来。

  “梅婆婆,有什么事情吗?”看到梅婆婆来了,阮如烟不由迎了过去问道。

  “小姐,去火域的几个学生回来了。”梅婆婆说道。

  “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对啊,应该还有十天才是归期啊?”听到梅婆婆的话,阮如烟不由奇怪地说道。

  “弦思,我们去看看吧,去火域的学生回来了,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阮如烟喊上洛弦思,然后一起离开了竹林。

  在一间教室之中,阮如烟见到了这几个从火域回来的学生,这几个人,正是在火域被云凡所救的那几个年轻女子。

  “阮老师,洛老师。”这些年轻的女子看到阮如烟和洛弦思,连忙欠身恭敬地喊道,洛弦思这几年,没事干也会跑来这里过一下当老师的瘾,所以自然是洛老师了。

  “你们怎么回来的这么早?难道是在火域遇到麻烦了?”阮如烟点了点头,然后柔声问道。

  这几个女子,当下就把在火域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只是她们并不认识云凡,也不知道云凡的姓名,就说有一个年轻的公子救了她们,当然,阮如烟和洛弦思没问这位公子的容貌,她们也不会特意强调云凡的容貌。

  作为一名女子,矜持最关键,男人对女人评头论足,是素质低下的表现,作为女子,摆出一副花痴的样子,那也是不雅。

  阮如烟是最不喜她的学生议论男子的,这一点,雅舍女子学院的学生都知道。

  听这几个女子说完,洛弦思不由皱眉,很是不悦地说道:“你们有我父亲亲自拟写的火域通信敕令,居然还会遇到这事情,这火域域主的这个女儿,倒是嚣张跋扈得很,居然如此没有规矩,要是这次你们有事情,我非得让她付出代价。”

  “你就别生气了,那个火舞我听说过,当年你拒绝了离人析离家出走后,她就站出来说她喜欢离人析,只是可惜,这离人析,心中只有你,没有她,到现在还没有接受她,不过这次还好得到这位陌生公子相救,没事就好。”阮如烟微微笑道。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