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你不早说,既然是火域的域主,我自然要去了。”洛弦思笑道,这火域域主来的还真是时候啊,正好找他打探公子的事情。

  “弦思,你今天很奇怪啊。”叶婆婆直直看着洛弦思,表情凝重而疑惑。

  “有吗?应该没有吧。”洛弦思一笑,然后把叶婆婆推出房间,“婆婆,我换件衣服,马上就去。”

  叶婆婆无奈地摇头苦笑,这洛弦思,今天的确有很大问题,过了一会儿,洛弦思换好衣服,整个人,容光焕发,姿容倾国,绝世无双。

  “婆婆,我们走吧。”洛弦思挽着一脸疑惑的叶婆婆,朝宴客大厅走去。

  一路上,叶婆婆都在旁敲侧击地询问洛弦思为何如此奇怪,这变脸如翻书,实在让她心中有些担忧啊,只是洛弦思却不肯多说,只顾笑嘻嘻,让叶婆婆都忍不住伸手却试试洛弦思的额头温度,还以为洛弦思发烧烧坏了脑子。

  宴客大厅之中,此刻已经宾主尽坐,洛君临坐在中间的位置上,第五重宇宙,以左为贵,所有这火烈和火舞父女两人坐在左边,是待客之道,右边,则是几个中央星域的高层作陪。

  大厅中间的奢华地毯上,一群身材曼妙的女子正跟随音乐声,翩然起舞,火烈抚须观看,不时发出赞赏之声。

  而火舞,则是心中有些紧张,不时看向门口,等待洛弦思的到来,对于火舞来说,整个第五重宇宙,唯一让她紧张的,估计也就是洛弦思了,虽然火舞和洛弦思年纪差不多大,但是这洛弦思,在方方面面,可都要远胜于火舞。

  至于离人析喜欢洛弦思这件事情,火舞并不会嫉妒,她只希望洛弦思看不上离人析,这样她才有机会。

  火舞虽然在火域嚣张跋扈,但是也不是一点眼力劲没有,她在洛弦思面前,那就是萤火之光和皓月之辉在一起比较,根本没有可比性,至于嫉妒,呵呵,凡人会去嫉妒一个神吗?

  很快,宴客大厅门口,就出现了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火舞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洛弦思的真人,当这个紫衣女子的容貌映入火舞的眼帘之中,火舞整个人,都怔住了。

  “难怪离人析哥哥会对她如此痴迷,当真比我要漂亮多了。”火舞心中低语,不过并没有什么挫败感,这种事情,只是预料之中罢了。

  洛君临见洛弦思笑吟吟地走了进来,脸色微微一变,举到嘴边的酒杯,都不由停顿在空中。

  “今天怎么回事?还真的来了,而且看样子,并没有不情愿啊,难道是叶婆婆对她说了什么?让这丫头的态度变得如此反常。”洛君临心中也忍不住低语,对于洛弦思这个女儿,他也是了解的,原本以为洛弦思不会来的,或者勉强来了,也是冷冰冰的,但是现在,这副笑吟吟的模样,不是有点奇怪,而是很奇怪。

  洛弦思一进来,整个大厅之中,顿时安静了一下,琴声歇,那些舞女也停止了翩翩起舞,跪在地上,听候差遣。

  洛弦思可不管这些人的目光,左右打量了一下,最后目光锁定了左边的火烈父女二人。

  “洛域主,这就是令爱弦思小姐吧?早就听闻,弦思小姐是我们第五重宇宙,年轻一辈天资最为出色的一位,而且姿容绝丽,是咱们第五重宇宙第一美女,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火烈见洛弦思在笑吟吟看着自己这边,连忙站起微微一笑,顺便拍马屁道。

  火烈这个火域的域主,很聪明,还有这拍马屁功夫,也是堪称一绝,在这个强者为尊,弱者为蝼蚁的宇宙中,火烈这种人,其实可以活得更久。

  当你把命看得比尊严要值钱,或者,你能达到彻底不要脸的地步,你在强者如林,或者在如临深渊的险境之时,就可以保住你的那一条卑微的小命。

  “火域主说笑了,弦思,这位是火域的火域主,还有他的女儿...火舞,你和火舞年纪差不多大,你就陪一下她吧,年轻人在一起,总是有些话题的。”洛君临笑道。

  “好的,没问题。”洛弦思很是爽快地答应了,让洛君临的面皮一紧,甚至,洛君临心中隐隐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火舞看到洛弦思笑吟吟的样子,心中倒是没这么紧张了,看来,这洛弦思的性格,和传闻之中,还是有点不一样。

  “洛小姐。”火舞见洛弦思走了过来,连忙躬身打招呼,神态恭敬,语气谦卑。

  洛弦思目光落在火舞身上,仔细打量,今天在雅舍女子学院,洛弦思还说,要去教训一下火舞,没想到,现在火舞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只是看这火舞对自己倒是很恭敬客气,洛弦思都有些不好教训了,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让洛弦思有些难做人啊。

  “你就是火舞?”洛弦思走到火舞面前,微笑问道。

  “洛小姐认识我么?”火舞有些受宠若惊。

  “以前不认识,今天有几名女学生从火域回来,跟我说她们因为挡了火舞小姐的路,差点死在火域,只是没想到,今天刚听到你的大名,晚上就看到你了,还真是缘分啊。”洛弦思笑道。

  “啊?有这事情吗?我不太清楚耶。”火舞瞬间尴尬,连忙说道。

  “是啊,洛小姐,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还请你不要听取一面之词,中央星域的人来我们火域,只有是有通信凭证,我们火域都会客客气气对待的,绝对不会有怠慢之事发生,就算有,那也只是个别例外,其中可能有些误会。”火烈在一旁听到洛弦思的话,心中一沉,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

  “我当然不会听取一面之词了,好了,这件事情,应该就是误会,没事了,坐吧。”洛弦思笑道。

  火烈父女二人面面相觑,紧绷的脸色稍显放松,缓缓坐下。

  洛君临摇了摇头,有些无可奈何,就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今天这么反常,绝对没有好事,只希望她今天不要太放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