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虽是这般想着,但是云凡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都九千年过去了,他应该不可能在第五重宇宙出现,或许是他的那几个弟子也说不一定,就云凡所知道的,他有三名弟子,这三年弟子,还是很多年轻的事情了,现在过去这么长时间,或许都不止了。

  不过不管怎样,云凡决定,还是有必要和这位阮如烟接触一下。

  天空之中,琴声突然急促起来,压得萧声直接沉寂了,而当琴声再次舒缓下来,碧波湖中也已经恢复了平静,空气之中,萧声已经断了,只剩琴声幽幽响起。

  赵君萧脸色微微发白,收起了玉箫。

  “赵大哥,你没事吧?”韩羽纯第一时间上来,关切地问道。

  “没事,这阮如烟的琴艺的确高超,我不是对手。”赵君萧有些尴尬,不过现在已经输了,倒不如大方承认,当然,赵君萧仅仅是承认自己琴艺不如阮如烟,可没有承认自己的修为也不如阮如烟。

  “赵大哥,这阮如烟专修音律,你是男子汉大丈夫,用心在修炼上,音律造诣不如她,也没有什么。”韩羽纯善解人意地说道。

  赵君萧笑了笑,有些感动啊。

  过了一会儿,应该是没人继续应战了,琴声渐歇,正在众人议论之时,从画舫之中,突然飞出一物,这个东西,飞到天空之上,快速变大,竟然是一个棋盘,竖在空中。

  众人目瞪口呆之际,从画舫之中,一道道黑白光芒划破黑夜,朝棋盘飞去,这些黑白光芒,落在棋盘上,变成黑白棋子,很快,组成了棋局。

  “这是小女子花费多年,组成的一组棋局,谁可在一炷香之内破解,可以上画舫,今晚与小女子对弈一局。”画舫之中,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

  一听到这话,刚刚在音律较量之中落败的人,顿时兴致勃勃,仔细看着天空之中的棋局,苦思破解之法。

  赵君萧心有不甘,也看向这棋局,只是看了半晌,也没有看出破解之法。

  “这棋局,白棋已死,要想救活,太难了,一炷香时间,我看没人能够破解。”韩羽纯也不由仔细思忖,半晌过后,不由低叹。

  “若是给我一个时辰,还差不多,这阮小姐,很明显是为难人吗?要是我花费心血,设计一个棋局给她破解,估计她也不能一炷香之内破解的。”韩羽青说道。

  “如烟姑娘,在下来试一试。”突然,一位白衣公子,凌空而起,飞到空中,飘然潇洒,引得不少女子纷纷侧目,露出倾慕之色。

  画舫之中,阮如烟并没有回应,而是有一道白光飞出,是装着白色棋子的棋罐,棋罐飞到这位白衣公子面前,就静静悬浮不动。

  “如烟姑娘,那在下就献丑了。”白衣公子客套了一句,然后一挥手,棋罐之中,一枚白色棋子飞出,落在了棋盘上。

  白色棋子落下之后,从画舫之中,一道黑芒飞出,也落在了棋盘上,这位本来还自信满满的白衣公子,见黑棋落下,顿时傻眼了,半天没动静。

  “公子,该你落子了。”画舫之中,传来阮如烟淡淡的声音。

  这位白衣公子,只有硬着头皮,随便走了一步,他就这么随便一走,直接成了死棋,棋盘上突然迸发出一道黑白交织的光芒,如闪电一般,直接击在了这位白衣公子的身上。

  “噗”,白衣公子直接口吐鲜血,身子如断线纸鸢一般,掉进了湖中。

  不过这位白衣公子,也是一位天骄,修为还是有的,落入水中之中,连忙一个鱼跃龙门,直接从湖中窜出,回到了湖畔。

  “这位公子棋艺不错,这第一步,走的其实是对的,只是我这棋局,生死循环,走错一步,满盘皆输,公子这第二步,落子有些大意了,还有谁来,现在,只有半炷香了。”阮如烟的声音缓缓传出,缓解了一下这位白衣公子的尴尬。

  众人默然,本来还有几位想上去试一下,但是看到走错之后,还会受到惩罚,输棋是小,要是落到湖中,那就太丢面子了,所以一时之间,那些跃跃欲试的人,纷纷打退堂鼓,不敢站出来。

  “咦,我知道这棋局如何破解了。”突然,韩羽纯不由惊喜地发出一声轻咦,然后直接飞到空中的白棋棋罐旁,伸手一挥,一枚白棋直接落在了棋盘上。

  这一幕,很突然,大家都来不及看人,都直接看向棋盘上,画舫之中,有黑棋飞出,落在棋盘上,然后又有白棋落下,黑白二子,你来我往,十个回合后,白棋生生扭转了局面,反败为胜,黑棋陷入死棋。

  画舫之中,没有黑棋飞出了。

  围观的人,这才看向韩羽纯,不少人认出了韩羽纯,纷纷振奋大呼,这还真是一场好戏啊,十大美女排行榜上的第二和第三交手,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没想到,羽纯的棋艺如此高超,还真的将这局棋给破解了。”赵君萧看到这一幕,不由笑道。

  “那是,赵大公子,我家羽纯在琴棋书画上的造诣,其实并不比阮如烟差,只是她平时太低调了,你可要把握机会啊。”韩羽青笑道,今晚她们出来,其实就是为了要撮合韩羽纯和赵君萧。

  赵君萧笑了笑,没有接过话题。

  “韩小姐,你赢了,可否赏脸,来画舫上,与我对弈一局。”突然,画舫之中,传出阮如烟的声音。

  “我还有朋友在湖边等候,对弈就不用了,来日方长。”韩羽纯笑道,然后转身,就要回去。

  却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东西,划破天空,朝空中的棋盘飞去,最终,落在了巨大的棋盘上,众人错愕,连忙看去,这个落在棋盘上的东西,是湖边护栏上的装饰品,一个墨玉雕成的圆形兽头,此刻这个兽头落在棋盘上,就好像是一枚黑色的棋子。

  “这谁啊?竟然如此放肆?”湖畔的人群,不由惊动,纷纷寻找肇事者。

  “咦,不对啊,你们看,这,这黑棋,好像又活了。”突然,有人惊呼。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