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舫此刻,就在碧波湖中央,赵君萧等人,腾空而起,顷刻便至。

  “她们雅兴倒是很好啊,这大晚上的,还在跳舞。”站在画舫门口,可以听见有悠扬琴声传出,透过珠帘,更有可以看到,有几位身材曼妙的女子,跟随琴声,在翩翩起舞,赵君萧身边的一位纨绔,见此一幕,不由冷笑说道。

  “我们进去吧。”赵君萧也没有犹豫,既然来了,他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

  画舫的雅间之中,此刻并不是别人在抚琴,而是云凡在抚琴,琴声悠扬而动听,云凡是很久没有摸古琴了,今晚就索性弹奏了几曲。

  雅舍女子学院的这些女学生们,倒是没想到,云凡除了棋艺超然外,这琴艺,也是精湛,就连阮如烟,都有些自愧不如,在云凡的琴声之中,阮如烟都不由沉醉。

  几名喜欢跳舞的年轻女学生,在琴声的驱使之下,不由翩然舞蹈,本来还有几名女学生,想以其它乐器来伴奏的,但是却发现,她们此举是多余的,这琴声宛若九天仙音,根本不需要任何音乐来伴奏,或者说,她们的演奏技艺,还达不到伴奏的要求。

  赵君萧等人掀起珠帘,走了进来,正在跳舞的几名女学生,顿时停止了,但是琴声,却并没有断,云凡就好像根本没有看见赵君萧等人一样,依旧在悠然抚琴。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这里?”一位女学生怒斥道。

  云凡这才用手掌按住了琴弦,琴声歇,整个雅间之中,气氛变得有些尖锐起来。

  “呵呵,那我就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漠北星域的赵君萧,这三位小姐,是翠瑶星域的韩羽青,韩羽墨,韩羽纯三姐妹,想必在座的各位,应该听说过我们的名字吧?”赵君萧微微笑道,目光淡然,隐有一丝傲然。

  至于赵君萧身边的那三位纨绔,此刻的目光,自然全部汇聚在阮如烟身上了。

  “这阮如烟,真的不愧为排在美女排行榜第二的大美女啊,的确比韩羽纯还要漂亮啊。”这三个纨绔,被阮如烟的美貌吸引,心中暗暗想着。

  听到赵君萧的话,雅舍女子学院的女学生们,有些不知所措,纷纷看向阮如烟,这赵君萧等人的名讳,名扬八方,她们自然听说过了,面对这样有来头的人,她们可不敢放肆,只有请阮如烟定夺了。

  阮如烟淡淡看着赵君萧等人,目光如电,脸带嗔容,要是平时,这些人擅闯进来,阮如烟或许还能给他们一点面子,但是现在,这群人,可是来和中央星域作对的,和中央星域作对,就是和自己的闺蜜洛弦思作对,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刚才以萧声对抗我琴声的,应该就是赵公子吧?”阮如烟看着赵君萧,似笑非笑地说道。

  “正是在下。”赵君萧说道,脸上带着笑意,还以为阮如烟要说一些例如“没想到赵公子在音律上造诣也如此深厚”的客套话,但是没想到,阮如烟淡淡开口,却说了另外一番让赵君萧尴尬无比的话。

  “既然你我已经交手,你就应该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现在还敢擅闯我画舫,谁给你胆子的?”

  阮如烟向来是温婉的人,但是若是有人无礼,她也是有脾气的,此刻阮如烟声音陡然提高,面寒如霜,一字一句,如尖刀一般,散发着咄咄逼人的气息。

  赵君萧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了,阮如烟说的并没有错,从刚才的交手,赵君萧的确要稍逊一筹,但是赵君萧,身为一名男人,而且还是闻名各大星域的顶级天骄,怎么可能接受自己实力不如一名女子的事实呢——就算是事实,赵君萧也不会接受的。

  “阮小姐,刚才我只是在音律上面,不如你罢了,你不会真正的以为,我的修为,会不如你吧?”赵君萧正了正脸色,冷笑道。

  韩羽纯是个聪明人,从刚才赵君萧和阮如烟琴箫互搏之中,就可以看出来,这阮如烟,是深藏不露,今晚只是来找云凡麻烦的,自然没必要和阮如烟闹得不愉快。

  所以韩羽纯站了出来,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看着阮如烟笑道:“阮小姐,大家都是朋友,我对你素来仰慕,要是没有事情,我们也不可能三更半夜,前来打扰。”

  韩羽纯都这么说了,阮如烟脸色稍微缓和,这韩羽纯她认识,刚才破了自己棋局,自己邀请她前来对弈一局,她都拒绝了,现在隔了两个时辰,又突然前来,着实奇怪。

  “有什么事情吗?”阮如烟问道。

  韩羽纯不太好意思说,毕竟他们只是单纯地看云凡不爽,想教训云凡一顿,这无故找茬,韩羽纯心中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要不是云凡今晚的行为太可气了,韩羽纯也不想教训他。

  见韩羽纯犹豫不决,不知如何开口,赵君萧身边的三位纨绔,此刻就派上用场了。

  “阮小姐,我们和这小子有点过节,刚才见这小子上了阮小姐的画舫,我们给阮小姐面子,准备等他离开阮小姐这里,我们再动手,但是这小子估计是知道我们要找他麻烦,于是就赖在阮小姐你们这里不走了,我们已经等了两个时辰,无奈之下,只有前来打扰阮小姐了,只要阮小姐交出这小子,我们马上就离开。”赵君萧身边的一位纨绔说道。

  阮如烟闻言,看了云凡一眼,说云凡赖在她这里,完全是误会云凡了,分明是自己非要挽留云凡的。

  “公子,你和他们有过节?”阮如烟目光惊疑地看着云凡,问道。

  云凡抬头,看着面前的赵君萧等人,不由一笑,也难为这几人了,居然在外面等了自己两个时辰,至于和这些人的过节,云凡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招惹到他们了。

  “过节也谈不上,只是刚才在酒楼中吃饭,没有给这几人让座吧。”云凡笑道,一脸的淡然,根本没有把赵君萧几人放在心上。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