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的草木,建筑,甚至人,都在这股巨大的吸力之下,被卷人空中,一片凌乱,但是空中,正处在这股吸力中心地带的白衣女子六人,却是岿然不动。

  “铮...”

  突然,嘈杂的天地之间,响起了一道琴弦被撩拨一下的声音,声音很响亮,余音不断,让人的心头,都随着震动了一下。

  在这一声过后,天空之中,就好像突然下起了急雨一般,琴声急促。

  众人惊愕,纷纷抬头,朝天际看去,这一看,就连项丘辛这样的强者,都目瞪口呆了。

  只见白衣女子在前面指挥,而那五名女子,则是在各自的乾坤弦之上,撩拨琴弦,当然,要是仅仅是这样的一幕,众人不会目瞪口呆,反而觉得很搞笑,让众人目瞪口呆是因为,在这六名女子的相互配合之下,她们每撩拨一下琴弦,就有一道宛若透明的琴弦分身,如一道激光一般,在前面形成,这些琴弦分身,有长有短,有横有竖,随着这五名女子,弹奏的速度越来越快,这一道道琴弦分身,直接组成了一道纵横交错的大网。

  黑鲲看到这个突然形成的,宛若冰蚕丝组成的透明巨网,突然伸出翅膀,振翅飞向更高的天空,就在众人以为黑鲲要逃离的时候,黑鲲却直接加速,猛张巨嘴,露出森森尖牙,朝这张巨网之上撞击而来。

  这黑鲲,体长三十余里,可以说,这一撞之力,可以轻易将整个洛城都摧毁,这弹奏出来的巨网,能抗住黑鲲这一击之力?

  几乎所有人,都是持怀疑态度的,就算是这什么乾坤弦,可以弹出劲气,形成巨网,但是毕竟,这不是实质的,而这黑鲲,身上的皮肤,比钢铁还要坚硬,想困住它,实在太困难了。

  “项兄,你觉得这巨网能拦得住黑鲲这一击吗?”离煌不由问道。

  只是这一问,身边的项丘辛并没有回答,离煌不由侧头,朝项丘辛看去,项丘辛一言不发,嘴唇紧抿,脸色凝重。

  “怎么了?项兄。”离煌见项丘辛脸色都是这么难看,没有了刚才的半分悠然神采,瞬间感觉有一道凉风从心头掠过,一颗火热的心,瞬间冰凉冰凉的。

  这项丘辛,可是离煌今天的依仗啊,他要是都没有信心了,那他还搞毛啊。

  “嗯?”离煌正在分神之际,突然感觉天空之上,有东西洒下了,离煌下意识地抬头,只见漫天都是纷飞的血肉,这些血肉不是别人的,正是黑鲲的。

  这个巨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随着琴声旋转了起来,直接变成了一个绞肉机,就算黑鲲是铜头铁皮,碰到这张旋转的巨网,也好像一块豆腐一般,直接被绞成一堆碎肉。

  在离煌抬头看时,黑鲲的半个脑袋,都已经被绞没了,剩下的大半个身体,后继乏力,直接要从空中坠下。

  “不能让她掉下来毁了洛城。”洛弦思着急大喊。

  “放心吧,小主,师姐心中有数,不会伤及无辜的。”一位女子笑道。

  洛弦思这才稍稍放心,目光紧紧盯着天空之中,心中被深深震撼到了。

  这几位姐姐对付黑鲲的手法,简直是不可思议,还有这种攻击手段,要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啊。

  眼见黑鲲就要坠下,虽然黑鲲此刻的半个脑袋,已经被绞成一堆碎肉落下,在域主府门前,堆成了一座小山,但是黑鲲剩下的躯体,要是落入洛城之中,可以说,直接将整个洛城摧毁七七八八。

  天空之中,琴声又发生变化,并没有劲气丝线产生了,而是随着琴声的越来越急促,这张巨网,直接由绞肉机,变成了一张柔软的大网,将黑鲲的半截躯体包裹在其中,然后直接移送到了远方的无人区,在确认下方无人后,巨网收缩,几十里长的黑鲲躯体,就这样,直接被割成碎肉,落在了地上,很快,一座肉山形成。

  整个过程,行如流水,这头来势汹汹,堪比化神的黑鲲,就这样,可以说,是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堆肉山,鲜血都汇成了一条小河,流淌到了远方,不少野兽,妖兽刚开始,还在黑鲲的威压之下,吓得瑟瑟发抖,躲在洞穴之中,头都不敢抬,现在却因为嗅到了血腥味和肉的味道,不由倾巢出动,朝黑鲲的肉山汇聚而来。

  这黑鲲,毕竟是洪荒遗种,血液和肉,都很与众不同,对于野兽,妖兽来说,有莫大的吸引力。

  虽然这头黑鲲巨大无比,但是也架不住成千上万只野兽,妖兽瓜分啊,用不了多长时间,山一般的碎肉,就被吞噬干净。

  黑鲲死了,整个洛城,没有黑鲲的遮蔽,又变得光亮起来,恒星的光芒洒下,照射在碧波湖上,湖水轻轻荡漾,波光粼粼的,云凡悠闲的靠在画舫的栏杆上,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上了一个酒葫芦,一边喝酒,一边看着这场好戏。

  云凡虽然在第一次见到十二天音图时,就知道画中的那十二位女子,修为不低,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如此厉害,而且手上的这乾坤弦,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啊,可是仙宝,虽然只是低级仙宝,但是也弥足珍贵了。

  这十二位女子,实力不俗,怎么甘心被困在画中,受人驱使?而且一旦被困在画中,完全就不能继续修炼了,她们能忍受得了?真是奇怪啊。

  这洛弦思的母亲,到底是什么来历?云凡不由想着,过了一会儿,云凡拿起葫芦,喝了一口酒,嘴角微扯,不由轻笑,是在笑自己,看来自己,也是不能免俗的,开始好奇起来了。

  看到黑鲲就这么死了,离煌的脸色,瞬间变得如死灰,别说离煌了,就连项丘辛,脸色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至于赵段恺,韩仲广这些域主,看着对面脸上挂着笑意的火烈,他们一个个,情绪低落,脸色难看,如丧考妣,尤其是刚刚离开火烈,投靠离海星域这边的火域之人,脸上更是复杂无比,满是懊悔。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