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舞只有缩了缩脖子,按捺住振奋。

  “那位老者,好像,好像是化神宫的大长老啊。”突然,有一位域主惊呼道。

  “的确是的,是化神宫的大长老顾渠,听说他已经是神子境了。”化神宫的大名,在第五重宇宙,还是如雷贯耳的,化神宫里的那些长老,在第五重宇宙,也留下不少传说,尤其是大长老顾渠,名声尤为显著。

  “我们,我们好像要重新站队了吧?”突然,人群之中,响起一道声音。

  气氛,随着这道声音,瞬间沉默了。

  “哼,洛小姐不是已经说了,就算化神宫来了,她也不惧,你们这是在干嘛?难道想当墙头草吗?若是这次再站错位置,可没有机会给你们了。”火烈见周围的这些域主,都在犹豫不决,不由冷笑,他现在,就好像中央星域的死忠一般,任何人对中央星域意图不轨,他都要站出来维护中央星域。

  “火...域主,说实话,你真的觉得这洛小姐,会是化神宫的对手吗?不是别人,是化神宫啊。”站在火烈身边的一位域主,强调道。

  火烈闻言,稍作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洛小姐的话。”只是,这语气,有些底气不足。

  “呵呵,火域主,你这次恐怕要失算了,化神宫这次既然来了好几位长老,肯定是准备插手这件事情了,化神宫传说在第九重宇宙,都是超级大宗门,威震一方,洛小姐虽然有十二位化神,但是这十二位化神,我想别说对于化神宫来说,不值一提了,就算是对于顾渠大长老来说,也是不值一提的,神子境,可不是区区十二位化神,就能相提并论的。”突然,赵段恺开口了,他刚才是没办法,曲意奉承火烈,这让他心中极为的不爽,现在看到化神宫前来了,他顿时感觉自己该重新择木而栖了。

  化神宫,这次可不仅仅只有离人析前来了,而是大长老都亲自前来了,至于洛弦思能和化神宫作对一说,赵段恺自然不会当真,凭借十二位化神,的确可以号令第五重宇宙,但是要和化神宫作对,那还是远远不够的,就算和顾渠这个神子境作对,估计也不够资格。

  火烈这很明显是盲从。

  听到赵段恺的话,火烈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斜睨了赵段恺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赵域主,你的选择已经错了一次,若不是洛小姐大人有大量,你现在已经和离煌一样,被关进了那副百鬼炼狱图,你难道还要再错一次吗?”

  “那可说不一定。”赵段恺冷笑,倒是充满了信心。

  “呵呵,那好吧,希望你等一下不要后悔。”火烈淡淡说道,然后看了一眼其他域主,说道:“你们如何选择?要是站在洛小姐这一边,现在就跟我前去域主府,给洛小姐壮声势,若是和赵域主一样,就当我没说。”

  火烈说完,目光一扫,然后直接腾空而起,朝域主府飞去,大约飞了一里之后,火烈回头看了一眼,竟然只有少数几个火域之人跟随自己而来,就连自己的女儿,火舞,都还站在原地,没有跟来。

  火烈皱眉,脸色很是难看,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仅有的几人,朝域主府飞去。

  而赵段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面面相觑,拿不定注意,准备一方都不支持,对于今晚这件事情,他们就当做不知道,也不想邀功,不过还是有些人,例如赵段恺,准备把握机会,在这种时候,他们必须要站在离人析那一边,要不然,等离煌被救出来,还不得找他们茬啊,他们不是想邀功表现,只想将功抵过。

  至于火舞,则完全是因为离人析,看见离人析,她完全找不到北了,把迷妹的本质发挥得淋漓尽致。

  火烈带着几个人,急速来到了域主府,只不过,他们可不敢随意飞进花园之中,想让域主府的人进去通报,但是域主府的人却说,洛弦思已经下令,今天严禁任何人进入花园之中打搅她。

  火烈有些着急了,抬头看着天空之中逐渐靠近的灵舟,十分的不安。

  “域主,您说,这洛小姐真的可以不惧化神宫吗?”莫大师同样担忧,他这次跟在火烈后面,也是下了大决心了,火烈现在不安的样子,让他怀疑自己的抉择了。

  “现在就不要再问这个问题了,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火烈正色说道,这种时候,可是最忌讳说丧气之言的。

  莫大师点了点头,只有硬着头皮,心中惴惴不安地等待了。

  而在灵舟靠近域主府的时候,赵段恺等人,至少有数百人,飞到了灵舟附近,这些人,以赵段恺为首。

  “离公子,我等在此等候您多时了。”赵段恺高喊道,一副奴才见到主人时候的嘴脸。

  离人析侧头,目光在赵段恺这群人之间,随意扫视了一下,脸色幽深。

  “你们可知道我父亲怎么了?”离人析淡淡问道,至于这群人是干嘛的,他并不关心,他现在,唯一关心的事情,就是他父亲的下落。

  “是这样的,离公子,离域主等人,是被洛小姐派出的十二位化神,给收进了一副画中。”赵段恺连忙说道。

  “画中?什么画?”离人析下意识地问道,他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倒是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还是第一次听说,居然把人收进了画中的。

  “那幅画,听她们说,叫做百鬼炼狱图,我等是侥幸逃过一劫,特意在此等候离公子您前来。”赵段恺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实。

  离人析没有再理会赵段恺等人,看向了一旁的顾渠,眼中有征询之意。

  “不用担心,为师既然来了,自然会救你父亲的。”顾渠淡淡一笑。

  灵舟,最终停在了域主府花园的上空,域主府的结界,对于灵舟来说,就好像空气一般,可以畅通无阻。

  赵段恺等人,死皮赖脸地跟在灵舟旁边,就好像一群忠诚的奴仆一般。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