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这句话,很是平淡地说了出来,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这人是谁啊?他居然想要这陌桀的三样宝贝,胆子也太大了吧?”

  “不认识啊,眼生得很。”

  下面,顿时响起了议论之声。

  台上的严婧,也被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弄的措手不及,反应过来,只有呆呆地看着。

  云凡和洛弦思,都是衣着华贵,气质不凡,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仅仅从外面,就可以看出来,这两人,肯定是颇有来历的。

  陌桀也是微微一愣,见云凡就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一副哥看上你的东西,是你的福气的样子,这种情况,陌桀可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说愤怒,也谈不上,倒是有些奇怪,不知道眼前这小子的底气从何而来。

  “我的东西,你说要就要,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陌桀冷笑,倒是没有愤怒,云凡一个年轻人,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个狂妄的小辈罢了,自己身为前辈,和小辈计较,岂不是跌份。

  “本来,我还把你当成一个活人,但是现在,你在我眼中,已经算是一个死人了。”云凡伸手,将陌桀跟前的三样东西全部收走。

  “你找死。”陌桀大怒,完全没想到眼前这小子,居然来真的,还口出狂言。

  陌桀毕竟是化神境,虽然只是刚刚入的三阶化神,但是这一怒之威,也是非同小可,整个大厅之中,顿时弥漫着肃杀之意,就好像,突然有千万把刀剑在大厅之中肆意纵横,谁敢乱动一下,都会被乱刀直接砍死。

  “两位公子,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还请不要在这里动手。”严婧见状,也顾不上这么多了,连忙站出来站到云凡和陌桀之间阻止道,且不说云凡的实力,就这陌桀的实力,若是真的动手,别说这座交易大厅了,就算是整个乌兹城,都会被毁灭。

  “我们是什么人,你没有必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这位不遵守锻造师的职业道德,刚才使用了点小手段赢了你,这种人,不配当锻造师,这无痕水,不裂石,真空锤,他自然也不配拥有了,而且说实话,就他刚才使用这三样东西锻造出来的东西,都没有你锻造出来的东西质量好,他要这锻造师三宝有何用?”云凡淡淡说道,

  云凡话音落下,陌桀就急了,他刚才的确是使用了点小手段,没办法,他刚才锻造之时,完全没有全心投入,虽然仗着手法高明,但是和严婧全心锻造出来的东西,也顶多打成平手,他可是前辈,高级锻造师啊,就算和严婧打成平手,也是耻辱,所以为了赢得彻底,他不得不使用点小手段,反正也没人看出来,更不会被人找出什么证据,云凡跳出来,说他胜之不武,他自然不能接受了。

  “小子,恐怕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告诉你吧,几百年前,我就是高级锻造师了,这小丫头,现在只不过是中级锻造师而已,我赢她不费吹灰之力,有必要使用什么小手段吗?你在我面前猖狂,我身为前辈,可以大人有大量,放过你,但是你胆敢诋毁我,我必须要让你付出代价。”陌桀怒道,脸色阴沉如深渊中的黑暗,让人不敢直视。

  严婧心中微微一惊,云凡这话,虽然是在帮她,但是说实话,这种事情,没有证据,说出来也没用,而且看云凡年纪轻轻的样子,怎么可能是陌桀的对手。

  这陌桀可不是什么好人,就算你后面有深不可测的背景,但是真的惹恼了他,他也不会有什么顾忌。

  “两位公子,我知道你们是好心帮我,但是这件事情,的确是我技不如人,两位就不用替我出头了,我严婧,愿赌服输。”严婧看着云凡说道,同时给云凡使了个眼色,让云凡赶紧离开,别妄自丢了性命。

  “恐怕你会错意了,我只是为了这锻造师三宝而来的,你输了,还是赢了,和我并没有多说关系,本来,我只打算拿走这三宝,留人性命,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让开吧。”云凡淡淡说道。

  “我不能让开,公子,既然你这么说,我收回刚才我的话,但是就算你们要动手,还请别在这里动手,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不允许你们对手,要动手,请两位出去动手,我不会干涉。”严婧正色说道,云凡的话,让她很是没面子,自己这是在好意提醒他,他不解人意就算了,居然还这么说自己。

  “小子,你要找死,我也没办法,走吧,咱们出去一战吧,我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陌桀冷笑道,他也懒得管云凡的背景来历了,今天这小子在这么多人面前,羞辱他,就必须死。

  “没必要出去了,杀你不过一念之间罢了。”云凡淡淡一笑,然后看了拦在自己面前的严婧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不让开,也无所谓。”

  严婧皱眉,死死盯着云凡,不知道云凡到底要干嘛?这陌桀,可是一位化神强者,这小子,居然把化神都不放在眼中,还真是狂妄到了极点。

  “杀我,一念之间,好,好,好......小子,我给你一次杀我的机会,来吧。”陌桀看到云凡一副肆无忌惮的样子,怒极反笑,他自然不会相信云凡能杀自己,真正到了化神这个级别,是很少动手的,这小子,估计连自己的实力都不知道,就在这里肆意狂妄。

  说实话,陌桀这些年来,在各个星球上游荡,在他面前嚣张的年轻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到最后,无一例外,全部被他杀了,今天眼前这小子,也不例外。

  云凡脸上并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是一脸平静,严婧皱眉,紧紧盯着云凡,突然,严婧感觉到了一阵寒意从身边席卷而过,这股阴寒之意,让严婧归元境的修为,都不由打了个哆嗦。

  这道寒意之中,还蕴含着一股奇妙的威压,这股威压,严婧从未见过,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好像,这道威压,蕴含天地大道,万物法则,一切事物在这道威压之下,都只有低头的份。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