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荷就没有白孝天的理智了,她自从嫁给了楚长老后,仗着有化神宫在后面当靠山,根本不会把什么人放在眼中。

  “是谁杀我大哥的,自己站出来。”白荷目光落在云凡这一桌,有些趾高气昂地说道。

  白孝天给了白荷一个眼色,让白荷先不要管,这里交给他,白荷这才郁郁不说话,瞪着眼睛看着云凡等人,只是越看云凡和洛弦思,白荷的思绪,就有些游离了。

  白孝天走到云凡跟前,微微笑道:“我那逆子,平时行事,缺乏管束,要是冒犯了各位,各位随意教训一下就行了,也没有必要将他杀了吧,当然,我这次前来,不是来找各位麻烦的,只是来和各位好好的聊一聊,宇宙间的规矩我还是懂的,若是我那逆子的确冒犯了各位,也是死有余辜。”

  不是白孝天服软,是此时此刻,不得不服软,白家第一高手石大师都死了,虽说他们有化神宫在后面撑腰,但是毕竟山高路远,指望化神宫,有些不切实际了。

  “你倒是懂事啊,你那逆子,杀了也就杀了,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聊的,别打扰我喝酒了。”云凡眼皮微抬,看了白孝天一眼,淡淡说道。

  白孝天深深看了云凡几眼,想摸清楚云凡的来历,但是却毫无思绪,云凡要真是这么年轻,就有轻易斩杀三阶化神的实力,那绝对早就闻名整个第六重宇宙了。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云凡可能是某位强者伪装的,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要不然,云凡的年龄和实力,根本不相匹配。

  白孝天见云凡直接下逐客令了,有些尴尬,看来的确没什么好聊的,但是在临走之前,白孝天还是试探着说了一句:“我那逆子的确该死,但是他和化神宫的楚长老,关系却很好,楚长老要算的话,还是我那逆子的妹夫,恐怕到时候,楚长老会找阁下麻烦。”

  “他不会找我麻烦的,也不敢找我麻烦。”云凡淡淡说道,云凡对这白家,也实在无语了,他今天都不知道听白家人提及这位楚长老几次了,就算这位楚长老是你们白家的靠山,也没必要挂在嘴边说个不停吧,更何况,这位楚长老云凡要是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多年前,跟随顾渠前来的那位被自己扇了一巴掌的楚长老,如果这位楚长老嫌自己上次牙齿掉得还不够多的话,尽管可以再来找云凡。

  白孝天脸色微微一变,云凡这口气,也太大了吧,居然连楚长老也不放在心上,不过仔细一想,白孝天又觉得,这又在情理之中。

  “那多有打扰,我们先告辞了,日后有机会,我们会再见面的。”白孝天见云凡依旧优哉游哉地喝酒,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把他放在心上,沉吟了片刻,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然后带着白家的人径直离开了。

  一直到走出了酒楼,其余白家人还是一脸懵逼,他们这次明明是来找茬的,怎么三言两语,就被那小子给吓跑了。

  “爹,咱们不替大哥报仇了吗?那小子,给他十个胆子,估计也不敢对我怎么样?”白荷不甘心地说道,今天这让她很没有面子,一般情况下,她说出自己的身份后,大部分人都会直接跪舔的。

  “难道你没有发现吗?你大哥早就跟他表明了身份,最后不还是死了,这年轻人,十有八九是一位高人伪装的,我们现在和他起冲突,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路一条,没必要,等弄清楚他的底细,我们再替你大哥报仇也不迟。”白孝天对自己的小命,可是很看重的,可不想因为冲动平白无故丢了性命。

  白荷想了想,也只有不说话了,因为她除了化神宫楚长老这个靠山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现在,楚长老的名头不好使,她还能怎么办?

  白孝天是明智的,能当一个家族族长的人,都不是傻子,更不会意气用事,今天白孝天要是意气用事,他现在已经死了,等再过一段时间,他会为自己今天的明智感到万分庆幸的。

  计悬壶对云凡,是越来越佩服了,云凡的行为举动,根本不像一个年轻人,而是想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心态早就已经如止水一般的隐世高人。

  而且云凡的酒量,实在是海量,计悬壶最后都撑不住了,喝的微醺。

  酒也尽兴了,云凡就带着计悬壶来到乌兹城最豪华的客栈中休息了,云凡回到房间之后,从黑洞结晶之中,拿出了在源藏之中拿来的那尊神像,仔细观摩,思考着该如何将其锻造成一把绝世好剑。

  而计悬壶和孙女,也回到了房间,计悬壶虽然喝多了,但是意识还是很清醒,见自己这位孙女脸色有些不对劲,不由问了一句。

  少女支支吾吾,犹豫了半天,才说道:“爷爷,那位,那位洛公子,为人好轻浮啊,跟我说话,靠的好近,而且还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他,他不会是对我有企图吧?”

  少女心思单纯,并不是自恋,而是洛弦思刚才和她聊天的一些举动,的确容易让她多想。

  计悬壶闻言,不由哈哈大笑。

  “爷爷,你,你笑什么?我说得是真的。”少女更加的尴尬了。

  “我笑你太单纯了,难道你还没有发现,那位洛公子,是洛小姐吗?”计悬壶笑道。

  “洛,洛小姐?她,她难道是女的?”少女反应过来,有些难以置信,不过仔细一想,洛公子还的确很像女子。

  “不信,你可以去试一试。”计悬壶开玩笑道,然后续道:“既然人家没有主动露出自己的身份,咱们也就当做不知道吧,你就别多想了,爷爷今天喝多了,要先睡一觉了,养足精神,明天出发去天之域了。”

  计悬壶说完,直接躺倒了床上呼呼大睡了,还真是很洒脱。

  少女无奈,脸色很是复杂,竟然隐隐还有一丝失落之意,少女之心,让人难以揣度啊。

  翌日,云凡,洛弦思,还有计悬壶和少女四人,就一起在乌兹城外的溟江乘坐灵兽船顺江而下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