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寒的目光,一直落在云凡的身份,由远及近,在云凡的扁舟靠近她的画舫时,秋雨寒不由走到船舷边,俯身客气地说道:“这位兄台,我看你的剑道造诣非比寻常,我敬佩得很,能否赏脸上画舫大家一起游河赏月,对酒论剑如何?”

  云凡抬头,看了秋雨寒一眼,也没有犹豫,点了点头说道:“也好。”

  洛弦思等人,自然也乐得换一个画舫乘坐了,这一叶扁舟,实在逼仄,坐四人,着实难受。

  至于那扁舟的船夫,见云凡四人离开了,心中也不由松了口气,赶紧将扁舟划走,今天他可吓得不轻,反正云凡给的几块灵石,够他花销几年,他也不准备再撑船摆渡了。

  云凡四人上了画舫之后,秋雨寒招呼云凡等人入画舫中坐下,至于酒水,画舫中自然有,只是因为秋雨寒今晚没打算喝酒,她平时也很少喝酒,所以这画舫的酒,也仅仅是摆设,并不是那种名贵至极的美酒。

  这些酒,云凡自然看不上了,直接从自己的黑洞结晶之中取出这些年收集的美酒,云凡和秋雨寒坐在一起,洛弦思可不想喝酒,直接充当起倒酒小厮,给云凡倒酒。

  秋雨寒身边的小芊,也待着秋雨寒身后,准备给秋雨寒倒酒,只是她也知道,自家小姐,很少喝酒,酒量一般,若是和云凡这个大男人比喝酒,肯定比不过啊,要是酒后失态,那就丢脸了,不过秋雨寒一脸无所谓,让小芊尽管倒酒,小芊也没办法,只有硬着头皮,给秋雨寒倒了满满一大杯。

  云凡这酒,可是烈酒,秋雨寒闻到酒味,心中都有些作呕了,不过没办法,可是她邀请云凡上来喝酒论剑的,而且此刻,自己可是一名豪爽的男子,怎么可能不会喝酒呢?

  “来,我们先喝一碗吧。”云凡端起酒杯,看着秋雨寒笑道。

  “一碗?”秋雨寒一惊,这喝酒也太猛了吧。

  “怎么?兄台难道不胜酒力?”云凡笑道。

  “呃......不是,不是,那就先喝一碗吧。”秋雨寒连忙笑道,然后端起面前的一碗酒,长袖遮脸,很是痛苦地饮下了,虽然她知道,这喝酒使用修为,是酒桌上的大忌,但是她也没办法,云凡太猛了,她相信,自己今晚要是不动用修为,估计还没有几分钟,就不省人事了,等真的喝醉了,那一切都晚了。

  更何况,秋雨寒使用修为,倒也没有于心不安,毕竟她是女儿身,云凡这一个大男人,在酒桌上欺负她,真要于心不安的,应该是云凡。

  要说云凡,此刻有没有看出秋雨寒是女儿身,那自然是看穿了,以云凡的眼力,只需要一眼,就可以看穿秋雨寒是女扮男装的。

  不过这也没必要揭穿,云凡对秋雨寒的身份,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就当做是江湖偶遇,秋雨寒让他乘坐画舫,他拿出好酒回馈,两者也算扯平了。

  除了云凡看出了秋雨寒是女扮男装的外,其他人,可都没有看出来,就连计悬壶,也只是多看了秋雨寒几眼,有些怀疑罢了。

  不过小芊,计悬壶倒是可以确定,肯定是女扮男装的。

  计悬壶一边喝酒,一边心中好笑,看来这年头,公子出门,都喜欢带着一个女扮男装的丫头陪同啊。

  “兄台酒量不错啊。”云凡见秋雨寒真的一口干了一碗酒,不由笑着赞赏了一句。

  至于秋雨寒使用修为化解酒力,云凡也不会管的,毕竟对方是女子,能如此喝酒,已经算不错了,云凡也不指望她能真喝。

  “呵呵,一般般。”秋雨寒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说道:“阁下这次前来神剑城,难道也是为了拜剑山庄的弑天剑?”

  “也可以这么说吧。”云凡随口说道,并不愿意多言。

  “今天拜剑山庄设下三关考核,考核通过者,获得令牌,明日才可进入拜剑山庄,不知道公子有没有获得令牌?”秋雨寒继续问道。

  “没有。”

  “阁下刚才可以轻易击杀流风,通过这三关考核,应该是轻而易举的,怎么可能没有获得令牌呢?”秋雨寒有些不解。

  “没参与罢了。”云凡说完,看着秋雨寒,笑道:“你的问题好像很多啊,我不问你的来历,身份,目的,你为何还要问我?大家今晚只管喝酒,赏美景,岂不是快哉。”

  “呃......是我唐突了,我自罚一杯。”秋雨寒也感觉自己的问题有点多了,连忙歉然地说道。

  接下来,秋雨寒并没有再询问云凡任何事情了,因为她发现了,云凡并不是多话的人,他来画舫上,似乎只为了喝酒。

  这种情况下,计悬壶自然派上用场了,开始坐而论道,绘声绘色地说起了第六重宇宙的奇闻异事,今天既然在拜剑山庄的地盘,计悬壶自然着重说起了拜剑山庄的事情。

  就连秋雨寒,小芊,都听得入迷,不知不觉,夜已深了,画舫靠岸,云凡起身告辞了。

  今晚只是一场偶遇罢了,云凡等人,都没有放在心上,在云凡等人走下画舫,准备回客栈休息的时候,站在画舫上的秋雨寒突然开口喊道:“云公子。”

  云凡回头,看着秋雨寒,等待下文。

  “云公子,明天你既然要去拜剑山庄,没有令牌恐怕很难进去,我和拜剑山庄有些渊源,这个给你,你明天凭借这个可以直接进去拜剑山庄。”秋雨寒说道,然后从身上取下一物,抛给了云凡。

  云凡接过,拿在手中一看,是一条手链,这条手链,是由一颗颗宛若水滴的寒玉组成,入手冰凉,在黑夜之中,散发着淡淡的光晕,颇为的精美漂亮。

  云凡抬头再看秋雨寒时,画舫已经掉头离开了。

  “公子,这男的好奇怪啊,居然拿一串手链送给你了,一个大男人,居然随身携带女子的手链,真是少见啊。”洛弦思看着云凡手中的手链,不由好笑道。

  洛弦思是真的没有看出秋雨寒是女扮男装的。

  “你拿着吧。”云凡一笑,将手链递给了洛弦思后,就负手离开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