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元剑不来,萧逸要去寻找,那将是大工程了。

  漫天剑雨,很快结束,天空之中,只剩下一把剑,依旧傲然悬立,这把剑,看上去,并无异常,剑势内敛,剑芒隐匿,只有淡淡青光,朦朦胧胧。

  “咻”,青剑化作一道青光,又重新返回剑狱之中。

  很快,剑狱中,又传来震耳欲聋的敲击声,云凡再一次将这把青剑锻造,刚才,这把青剑,吸收了所有剑的剑意,云凡这次锻造,要将一些优柔寡断,弱小的剑意剔除,只要是凶狠,暴戾,杀伐果断的剑意,都可以留下,再将这些凶狠的剑意锻造糅合,云凡这把剑,将成为一把绝世大凶器。

  云凡铸剑,不为别的,只为了杀人。

  剑道真谛,就是杀,不为杀人,要剑何用。

  敲击声,又断断续续地持续了半个时辰,当这把青色之剑,渐渐变成一把通体漆黑,隐隐泛着幽幽红光的剑之时,云凡这才停止了锻造。

  “差不多了。”云凡打量着手中的剑,露出一抹笑意,刚才那一百多万把剑,就算一把剑,只杀过一个人,那这一百万把剑,也就相当于杀了一百多万人,现在这些剑的剑意,全部汇聚在云凡这一把剑之中,可以说,不需要拿人命来祭剑,这把剑,就已经杀过了一百多万人,当然,这个数目远远不止。

  高重宇宙,人命低贱,堪比草芥,刚才那些剑,至少的,剑下都曾杀过数十人,尤其是萧逸的那把圣元剑,剑下亡魂,甚至都超过百万了。

  “你以后就跟在我后面了,虽然你的本质是神像,本该庇佑世人,远离杀戮,但是现在,你既然已经被我锻造成剑,那就只需要记住一个字就行了,杀,无论神魔,皆可诛杀。”云凡喃喃说道,这把剑似乎听到了云凡的话,发出低吟。

  “那我现在再给你取一名字,曾经有三把剑,陪我纵横第九重宇宙,分别为斩仙,惊仙,葬仙,这三把剑,你自然比不上,不过既然我亲自铸造了你,在我手上,斩仙或许做不到,倒是什么化神,神子,神君,神尊,你都可斩,就叫你斩神吧。”云凡低语。

  斩神剑再一次发出剑鸣,隐隐有欢呼雀跃之意,漆黑如镜的剑身上,有赤芒和青芒缭绕。

  这赤芒,是嗜血杀戮,而这青芒,是神像之中仅存的一丝草木神力,草木神力,其实残留在剑中,并没有多大的作用,但是云凡却没有将其彻底剔除。

  草木神力,代表生机,云凡的剑,是杀人用的,可不是救人,如果是刚才,这剑通体青绿之色,那这把剑,可以称之为救命之剑,但现在,草木神力,全部被那些残暴嗜杀的剑意覆盖,也只能隐约可见了。

  这斩神剑以后在云凡的手上,这一丝草木神力,基本派不上用场,云凡也就懒得管了,毕竟这草木神力,是神像中的,云凡真要彻底剔除,还得下一番功夫,没必要。

  既然此时来拜剑山庄的第一件事情,已经办完,那就开始办第二件事情吧。

  云凡收起斩神剑,至于弑天剑,刚才从天际坠落,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云凡也懒得管的,现在这些剑的剑意被斩神剑吸得一干二净,就好像一个人被剥夺了灵魂一般,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

  当然,剑和人毕竟还是有区别的,这些剑虽然已经没有了剑意,但是还是可以重塑的。

  本来,云凡是可以残留一丝剑意在这些剑之中,然后自己这把斩神剑,就可以随意驾驭这些剑了,但是这些剑,云凡可看不上。

  只要有一把斩神剑,对于云凡来说,就已经足以了。

  云凡离开剑狱,来到了秋剑觞面前,秋剑觞这次再见云凡,态度又变得不一样了,不能再说是客气了,而是变得谦卑无比。

  能让堂堂拜剑山庄的庄主,都变得谦卑起来,那只能证明,云凡的实力,已经恐怖到了极点。

  秋剑觞已经在心中料定,云凡的来历,绝对不简单,若是云凡是真的这么年轻,没有一丝一毫伪装的话,云凡的来头,有可能比神霄剑阁还要大。

  当然,这些只是秋剑觞的猜测,比神霄剑阁的来头还要大,那应该是来自第八重宇宙了,秋剑觞有些不敢想象。

  “云公子,真没有想到,你还是一位锻造师啊,看云公子刚才施展的锻造术,我看比我们第六重宇宙锻造师公会的总会长,还要厉害得多啊,云公子,你真是年轻有为,让人佩服啊。”秋剑觞笑道,秋剑觞以前经常拍神霄剑阁的马屁,所以这拍马屁的功夫,还是可以的。

  云凡淡淡一笑,饶有兴致地看着秋剑觞,说道:“秋庄主,你看来是一个聪明人,那现在,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请你帮忙,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当然不会拒绝了,云公子,你不用见怪,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秋剑觞很是豪迈地说道。

  “是这样的,我准备在第六重宇宙建立一个宗门,还请秋庄主鼎力相助。”云凡笑道。

  “呃......云公子,你,你要建立宗门?这建立宗门,可是千秋万代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好的,云公子,不过你既然有此意,我自然鼎力相助,不过这事情,还得从长计议。”秋剑觞一愣,不过还是笑道。

  “秋庄主,这件事情,其实也很简单,我看中了你们拜剑山庄的地盘,以后,你们拜剑山庄从第六重宇宙消失,也可以说,是改名了,改名成灵云宗,至于你们,我希望你们可以成为灵云宗的弟子,而且这灵云宗的宗主,也可以让你们秋家老祖或者你来担任,当然,若是你们不愿意成为我灵云宗的弟子,我也不强求。”云凡淡淡笑道,脸上也没有什么其它的表情,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罢了。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皆傻眼了,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云凡,甚至,都有人使劲掐了掐自己,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