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剑觞无奈,见云凡执意如此,也不好再多说了,秋剑觞打定主意,准备今晚再和云凡好好的聊一聊。

  见云凡已经离开了,秋剑觞喊道:“云公子,你杀了神霄剑阁的萧逸,那其他这三位,你难道不管了?”

  秋剑觞对于云凡的行事风格,也颇感无语,就好像一切都是随心所欲一般,既然杀了萧逸,那肯定要斩草除根,云凡看上去也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人,怎么连这个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没必要管他们。”云凡头也没回,淡淡说道。

  “云公子,你要是不管他们,我就放他们离开了,到时候,你莫要怪我,放虎归山。”秋剑觞还没有胆子杀神霄剑阁这几位,不过也怕自己放走这几位后,云凡又会怪罪自己,所以得事先和云凡说一声。

  “随便。”云凡已经走远,声音传来,有些缥缈。

  目送云凡离开之后,秋剑觞这才看向神霄剑阁这几位,说道:“诸位,今天的事情,你们也看在眼中了,不是我不救萧逸,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云公子,实力太恐怖了,估计这来头,也不小,他既然敢杀萧逸,而且还想让我们拜剑山庄,从第六重宇宙消失,我看他根本不惧神霄剑阁,你们走吧,我也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神霄剑阁这三位,虽然表面上淡定若素,但是心中,却惴惴不安,不过见云凡没有杀他们的意思,他们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秋庄主,你放心吧,这事情我回去,一定会如实禀报阁主,到时候,阁主自有计较。”一位神霄剑阁的弟子说道,说完,就有些急不可耐地匆匆离开了。

  这里太危险了,他们只想尽快离开,先保住小命再说。

  “这云公子,既然杀了萧逸,就放过了这几位,实在是令人不解。”秋剑觞摇了摇头,一脸疑惑地说道。

  “爹,可能是他根本没有把神霄剑阁放在眼中吧。”秋雨寒脸色凝重,淡淡说道,对于云凡,她现在的感情很复杂。

  “这位云公子,行事实在让人难以捉摸,我今晚再和他聊一聊,对了,雨寒,你怎么认识云公子的?”秋剑觞突然问道。

  事已至此,秋雨寒也没有隐瞒了,将昨晚在神剑城碧仙河上偶遇云凡的事情说了出来,至于云凡的背景,来历,秋雨寒就不知道了。

  听到秋雨寒的话,秋剑觞皱眉沉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半晌,这才开口,幽幽说道:“看来,云公子还真是一位洒脱之人,昨晚既然已经看穿了你的身份,还和你喝酒,不让你问他的事情,也不问你的事情,如此洒脱之人,不应该执着建立宗门这件事情的啊?真是怪哉怪哉。”

  “爹,他建立宗门这件事情,你难道不觉得,也很洒脱吗?他刚才不是说,想把我们拜剑山庄,变成什么灵云宗,而且这灵云宗的宗主,可以让你或者老祖担任,他就是一个甩手掌柜,我看他就算创立了宗门,也不会理会宗门的事宜的。”秋雨寒倒是聪慧,大致明白了云凡的意图。

  “话虽这么说,但是这拜剑山庄,毕竟是咱们秋家祖先打拼下来的,我岂能拱手让人,更何况,这事情,老祖还不知道。”秋剑觞颇为无奈地说道。

  “爹,如果这云公子的来头,比神霄剑阁还要大,你会同意云公子的话吗?”秋雨寒突然郑重问道。

  “现在看来,这云公子的来头,应该比神霄剑阁还要大,但是毕竟不确定,雨寒,我跟你说句实话吧,若是这位云公子的来头,的的确确比神霄剑阁还要大,那我们也没有办法。”秋剑觞说道。

  秋雨寒点了点头,明白了她老爹的意思。

  ###

  夜晚,拜剑山庄的会客大殿之中,秋剑觞和云凡坐在一起,举杯畅饮,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秋剑觞直接开口说道,也不拐弯抹角了。

  “云公子,你是一个潇洒之人,怎么想要创立宗门呢?”

  “这件事情,以后你会知道的。”云凡随口说道。

  “呃......云公子,我知道你喝酒之时,不喜欢别人聒噪,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希望云公子能诚然地回答我。”秋剑觞突然看着云凡,一脸郑重认真地说道。

  “问吧。”云凡淡淡一笑。

  “云公子,你和第七重宇宙的神霄剑阁相比,谁更胜一筹?”秋剑觞问道,这个问题,虽然秋剑觞已经猜到答案了,但是还是问出来了,云凡这次的回答,对于秋剑觞很重要。

  “我今天不是已经说了吗?又何须再问这个问题。”云凡说道。

  “好,我知道了。”秋剑觞点了点头,然后拿起酒杯,敬了云凡一杯。

  秋剑觞倒是说话算话,问了这个问题之后,就没有继续在问云凡任何问题了。

  秋剑觞的酒量,也是海量,和云凡喝起来,丝毫不落下风,一场酒,一直喝到深夜才结束。

  秋剑觞有些醉意了,和云凡比肩走到门外,执意要送云凡回房间休息。

  “云公子,你觉得小女雨寒如何?”秋剑觞突然凑到云凡身边,借着醉意问道。

  秋雨寒就在一旁,自然听到了秋剑觞的话,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酒后吐真言,秋雨寒不信云凡今晚喝了这么多酒,一点醉意都没有,云凡今天虽然说了,对自己没有兴趣,但是秋雨寒却有点不信,自己好歹也是第六重宇宙的顶级大美女,和化神宫的那个夜回雪齐名。

  不是秋雨寒吹牛,只要她一声令下,就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争相来献殷勤。

  自己如此魅力,云凡身为一名男人,怎么可能一点不感兴趣呢?

  秋雨寒觉得,云凡肯定是在装深沉,其实心中,对自己还是有兴趣的。

  由于秋剑觞距离云凡很近,说话之时,哈出的酒气云凡都可以闻到,这秋剑觞,今晚的确喝多了,但是秋剑觞既然问了,云凡也不可能不回答他。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