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在第九重宇宙,都已经如此无敌了,又怎么会跑到我们第六重宇宙,创立宗门呢?”秋狂此刻,虽然震惊,但是脑子毕竟还没有乱成一锅粥,这其中,还是有许多解释不通的地方。

  只是,秋狂想让这一切,都解释得通,根本不可能,云凡重生这件事情,就算说出来,也没人相信,与其说,云凡是重生,还不如说,云凡当年肉身虽毁了,但是却残留了一抹神念,借助神念重塑了肉身。

  这些,云凡也不会对秋狂说的,给秋狂看了这些,就足够了。

  “这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刚才我给你看的,那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好了,你好好的想一想吧,明天,我希望看到你们整个拜剑山庄,做出明智的选择。”云凡说完,身形一晃,直接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只留下秋狂,站在风雪之中,对着黑暗,陷入了沉思,云凡刚才给他看的,若是真的,那摆在秋狂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只是,秋狂想不明白,一个纵横第九重宇宙无敌的人,怎么会跑到他拜剑山庄来。

  云凡离开神剑峰之巅后,又落在了秋剑觞等人跟前,见云凡回来了,秋剑觞连忙问道:“云公子,我家老祖没事吧?”

  “没事,早点回去休息吧。”云凡随口说了一句,就直接回房间了。

  既然老祖没事,秋剑觞也就放心了,见云凡等人都回房间休息了,秋剑觞也就离开了。

  只是,秋剑觞等人离开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去休息,今晚他们怎么可能睡得着,而且老祖又出关了,肯定会来找他们。

  果不其然,秋剑觞等人刚刚来到书房之中,秋狂就来了。

  “老祖。”秋剑觞,秋雨寒等人,连忙拜见。

  秋狂点了点头,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秋剑觞身上,淡淡说道:“剑觞,你准备怎么办?”

  “老祖,我自然听您的,刚才在神剑峰之巅,您和云公子见面,我想老祖应该有了计较了。”秋剑觞连忙恭敬地说道。

  “既然听我的,那明天这位云公子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办吧。”秋狂不是喜欢拐弯抹角的人,他已经想明白了,此刻自然直接说了出来。

  “呃.....那好。”秋剑觞在心中,其实也打算这么办了,现在老祖都这样说了,他就更没话说了。

  “老祖,爹,我们,我们真的要听云公子的话,将拜剑山庄改名成灵云宗,难道就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了。”秋雨寒心中有些不甘。

  “老夫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个宇宙,就是这样,强者为尊,我们只有听从他的话了,而且,我们拜剑山庄,在他眼中,或许是真的不值一提。”秋狂说道,神色凝重,想起刚才云凡给他看的画面,画面之中,那些看上去,不可一世的顶级门派,都在云凡的剑下,成为了废墟,自己这个拜剑山庄,和那些门派比起来,如蝼蚁一般,在云凡眼中,自然是不值一提了。

  “可是,可是就这么将拜剑山庄易名,我不甘心,拜剑山庄上上下下,没人会甘心。”秋雨寒又说道。

  “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只有生,或者死,我们既然不想死,就只有选择屈服了,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吧,从明天起,第六重宇宙,无拜剑山庄,庄内弟子,若是接受不了的,给些钱财,遣散了吧,想留下来的,就留下来。”秋狂说道,语气之中,虽然有些无奈,但是却又决绝。

  “就按老祖说的办吧。”秋剑觞也说道。

  秋雨寒沉默,心中虽然依旧不甘心,但是老祖说得对,摆在拜剑山庄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生死两路,选择生路,是明智的,只有活着,才有机会。

  “老祖,刚才我看在神剑峰顶,你和云公子动手了,这云公子的实力,到底如何?”秋剑觞不由好奇地问道,对于云凡的实力,秋剑觞实在好奇,他虽然尝试过几次,窥探云凡的修为,但是却根本看不出来。

  “不知,不过绝对超乎了你我的想象。”秋狂说道,云凡刚才虽然给他看了一些画面,但是秋狂也是明白人,自然不会乱说了,画面之中,云凡杀神尊,都是轻而易举,这实力,自然是超乎了他的想象了。

  “这云公子实力恐怖如斯,难道真的如此年轻?”秋剑觞又说道。

  “年轻?呵呵,正是因为他的修为深不可测,看上去,虽然年轻,但是有可能,比我的年纪还要大,我要是能更近一步,也不会显得这般苍老了。”秋狂说道,有些唏嘘。

  “如此说来,倒是可能性极大,要不然,他年纪轻轻,怎么可能修为就如此之深,而且这心性,根本不像一个少年,我将雨寒许配给他,他居然都没有丝毫兴趣。”秋剑觞也感慨,对于没能成为云凡岳父大人一事,心中还是有些遗憾的。

  “爹,你以后别在说这样的话了,我对他也没有兴趣。”秋雨寒皱眉说道,十分的不悦。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秋剑觞摇头。

  书房之中,秋剑觞又把刚才洛弦思对他说的话告诉了秋狂,说云凡和第九重宇宙的化神宫,还颇有渊源。

  对此,秋狂也是相信的,他现在,只有选择相信云凡的强大,才能心甘情愿地顺从云凡,而且,他也期待云凡对他说的话。

  只要跟在云凡后面,他日,神君,神尊,不在话下,秋狂不想多了,只要能成为神君,他就心满意足了。

  “好了,事情就这样定了,你们也去休息吧。”秋狂说完,径直离开,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秋狂并没有回房间,而是直接去了拜剑山庄的祠堂之中,祠堂之***奉着拜剑山庄的列祖列宗,秋狂今天做出了这个决定,自然是愧对祖先,只有在祖宗面前长跪一夜了。

  翌日,秋狂离开祠堂,脸上并没有颓唐之意,秋狂既然做出了决定,他就不会后悔。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