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无忌脸上本来还带着淡淡笑意的表情,瞬间凝固,他对云凡,已经尽可能的容忍了,没想到,云凡却丝毫不给面子。

  “你确定要和我们化神宫作对?”荀无忌阴沉着脸,声音有些阴森地说道。

  “没兴趣和你们化神宫作对,对了,我还有事情要问你,你随我前来。”云凡突然说道,然后转身,化作一道流光,冲向苍穹。

  这荀无忌在其他人面前,那肯定是宿老,前辈,神尊强者,但是在云凡面前,那就是绝对的晚辈了,云凡当年纵横第九重宇宙的时候,这荀无忌,还没有出生,云凡对他,何谈什么尊敬,他连跟云凡平辈而论的资格都没有。

  见云凡淡淡说完,就飞入空中了,荀无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抬头看云凡时,云凡已经站在半空之中,俯瞰荀无忌,说道:“快点。”

  荀无忌只感觉有一股怒火,直冲天灵盖,云凡此举,实在太不把他放在眼中了,连最基本的礼仪都没有,居然对自己颐指气使。

  荀无忌愤怒无比,身形一晃,负手入云霄。

  看到荀无忌真的听话跑到空中,和云凡站在了一起,所有人都不由惊呆了。

  “这位公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啊?居然敢这么对荀长老说话。”

  “没听说吗?这公子,好像是来自第九重宇宙的,和化神宫前任总宫主是熟人。”

  “难怪了,要不然我还奇怪,拜剑山庄的人,怎么对他这么恭敬,这拜剑山庄,看来这次又找到靠山了。”

  “不一定吧,他们拜剑山庄,现在都改名了,找靠山将祖业都抛弃了,有点不值得。”

  一群围观者,不由低声议论,今天这情况,还真的出乎意料。

  化神宫的赵楚渊,顾渠,还有墨白彦,何青筠,夜回雪等人,此刻也是目瞪口呆,云凡刚才的表现,实在太嚣张了,居然给他们的荀长老脸色看。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敢对荀长老,如此不敬。”赵楚渊皱眉,云凡对荀长老不敬,那就是对化神宫不敬,化神宫岂能轻辱。

  “宫主,这小子嚣张得很,从来没有把咱们化神宫放在眼中,我们今天要是放过他,那就是助长了他目中无人的气焰。”楚长老说道。

  在场的,也只有他,对云凡是真正的苦大仇深,云凡今天要是安然离开,楚长老确定自己会被气死。

  “宫主,他能有什么来历,就算他真的来自第九重宇宙,也没有资格对荀长老如此不敬,更没有资格对咱们化神宫如此不敬,今天若是不让他给个交代,绝对不能让他离开。”顾渠也阴沉着脸说道。

  “放心吧,这件事情,我相信荀长老自有计较,我们先等等看吧。”赵楚渊说道。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半空之中的云凡和荀无忌,这两人,站在空中,相隔不过十米,两人嘴唇微动,肯定是在交流,但是却没人能够听见两人的对话。

  虽然听不到二人的对话,但是可以看到,荀无忌的脸色,明显在不断变化,先是震惊,然后是更震惊,再然后,脸上的表情,惊骇到了极点。

  荀无忌来到空中,其实是准备和云凡撕破脸的,所以他一上来,就直接说道:“年轻人,就算你也是来自第九重宇宙,并且和楚枫认识,但是也没有资格对我无礼,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别让我以长辈的身份教训你。”

  “你多大了?”云凡问道。

  “老夫今年,一万五百岁有余。”荀无忌淡淡说道。

  “呃......一万五百岁,我认识楚枫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所以,你想要以长辈的身份教训我,恐怕是不行了。”

  “你说什么?”荀无忌直接叫了出来,反正此刻,就他和云凡,所以对话,也只有他和云凡两人知道,失态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

  “我说话可从来不喜欢说第二遍,好了,有几件事情,我来问问你,你老老实实回答就行了,第一件事情,千年前,第九重宇宙的那位魔君死在临仙台,当时是为了救灵国的公主灵莫舞,现在,魔君既然已经死了,那位灵莫舞现在怎么样了?”云凡淡淡说道,但是在问出这个问题时,云凡的内心,还是忍不住起伏起来。

  时隔一千年,云凡第一次打听灵莫舞的消息,云凡一向淡定的内心,都不由有些惶恐起来,云凡希望荀无忌会给他带来好消息,若不是好消息,云凡宁可希望荀无忌说不知道。

  荀无忌倒是没想到,云凡想知道的事情,居然是关于一个女人的事情,而这个女人,还是那位魔君的女人。

  不过说实话,对于灵莫舞的事情,荀无忌还真的不知道多少,毕竟,化神宫和灵莫舞所在的灵国,都不在同一片星域,自从一千年前,众人挟持灵莫舞,以灵莫舞来威胁魔君,最终将魔君击杀后,灵莫舞也就没人管了,魔君死了,其它事情都显得无足轻重了。

  更何况,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以一个女人的性命来威胁魔君,就算杀了魔君,其实也不是很光彩,所以大家能不提这事情,都不愿意提及。

  这些名门正派,还是需要脸面的,总不能说,那位魔君太过厉害,我们这么多门派合力,都没有信心能赢他,所以只能抓住了他深爱的女子来对付他了。

  灵莫舞,是第九重宇宙,所有门派,不愿意提及的存在,大家都刻意选择遗忘,时间久了,自然也就没人过问了。

  所以此刻,荀无忌只有实话实说道:“我就知道,自从魔君死后,灵莫舞就回灵国了,之后的事情,我就一无所知了,你打听她的事情干嘛?不要说,你和她也是熟人?”

  听到荀无忌的话,云凡有些紧绷的内心,不由松了下来,云凡又何尝不知道,灵莫舞体内的魔灵脉,早就已经发作了,十有八九,关于灵莫舞的消息,都不是什么好消息,所以此刻荀无忌说不知道,云凡的心,反而还安定了下来。

  虽然有些自欺欺人,但是人有时候,的确需要这种自欺欺人来麻痹一下自己。

  人活着,太过清醒了,也不太好。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