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还喧闹的夜市,因为这件事情,就好像一阵寒流袭来,所有人都变成了冰雕,连窃窃私语之声,都彻底没了,因为在这安静的环境之中,任何细微的声音,都会显得尤为刺耳。

  “公子,您,您真的要在这里等他们的爹过来,他们爹过来了,公子,您可能就走不了了。”老者走到云凡身边,不由心惊胆战地说道。

  老者哪会想到,云凡会这么厉害,竟然直接将这些纨绔的手给断了,现在居然还敢安然坐在这里等候这些纨绔的老爹过来。

  这些纨绔的老爹,随便一个,在龙翔帝国,都是位高权重的人,云凡和这些人作对,根本没有一点可能性,除非,云凡背后也有极大的势力当靠山。

  不过不管如何,云凡今天算是闯大祸了,老者自然希望云凡还是快点离开,暂时避避风头为好。

  “放心吧,没事,既然这几人的爹都是龙翔帝国的大官,我相信,他们为了他们自己的命,会很快帮你解决酒坊还有酿酒的物资问题,酿酒需要什么,你等一下尽管跟这些人说,让他们准备就行了。”云凡笑道。

  云凡让这些纨绔的老爹过来,自然不是没事干了,既然要酿酒,那自然需要材料了,指望老者去弄,不知道猴年马月,但是让这些官员去办,效率肯定很高。

  “云公子,你,你不会是因为我的酒坊,才让他们的爹过来的吧?”老者傻眼了,心脏都差点停了。

  云凡点了点头。

  老者两腿一软,要不是他老伴,还有孙子孙女反应快,他就直接瘫坐到了地上。

  老者对于这些达官显贵,是真的畏惧到不行了,平时都是有多远躲多远,怎么敢得罪他们,这次无端卷入了这场风波之中,他真是欲哭无泪。

  围观者,此刻都是怔怔看着云凡这边,见云凡真的没打算逃走,都不由惊疑起来,同时,又在暗暗期待接下来的事情。

  今晚,可能有一场大热闹可看。

  “这小子,胆子太大了吧?”东疆赵家这些人,此刻也是目瞪口呆,那位脾气火爆,一直嚷嚷着要直接去教训云凡的中年人,此刻也不由傻眼了。

  说实话,要是换做是他,他真的不敢如云凡这般做。

  “三叔,所以我刚才说,这年轻人不可轻视,我们就静观其变,看看他接下来要怎么办?”妖艳美女笑道。

  “接下来,我看他要找死了,没听这些人刚才自报家门,他们的老爹,都是龙翔帝国的一品大员,可以说,代表了龙翔帝国,这小子,再厉害难道能和整个整个龙翔帝国作对吗?”中年人说道。

  可以说,现在没人觉得云凡真的有实力和这些纨绔的老爹作对,就连此刻坐在云凡身边的郑凝香和叶紫媚母女二人,都是一脸复杂,云凡这次,闯了大祸了。

  龙门街此刻发生的事情,正在以病毒式蔓延传播,很快,许多人都知道了。

  宰相府的大厅之中,此刻的气氛有些凝重,除了韩宰相坐在首座,两侧的座位上,陈达等人,也端坐其上,而在中间的空地上,叶继开正在傲然站立。

  这与其说是一场召见,还不如说是一场审判。

  “叶继开,宰相问你话呢?你哑巴了?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陈达突然开口,打破沉寂,现在没有外人在场,陈达自然不需要再装模作样了,所以这语气,很是不善。

  “我已经说了,我和他们并不熟,只是顺路一起来帝都,至于他们的来历,我也想知道。”叶继开说道。

  “你以为我们会相信吗?叶继开,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吧,别逼我们动手。”陈达冷笑,根本不信。

  “随便,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叶继开淡淡说道,一点也不惧。

  “宰相,这叶继开看来是死鸭子嘴硬,我们不得不动点手段了?”陈达哼了一声,然后看向韩政温,恭敬地说道。

  其他几位官员,都纷纷附和。

  韩政温有些幽深的眸子,在叶继开身上打量了一番,端起茶杯,浅尝了一口茶后,这才缓缓开口说道:“这里是宰相府,不是刑部。”

  此言一出,陈达等人,纷纷缩了缩脖子,吓得不敢回话,过了半晌,韩政温看着叶继开,脸上带着一抹笑意,说道:“我看得出来,你的确不知道那两人的来历,但是,你对那两人,也不可能一点不知道,对于他们的实力,你不要告诉我,你一点不清楚?”

  “那位云公子的实力,高深莫测,我具体的确不知,但是有一点我确定,韩宰相,就连你,都没有资格和他作对,我还是劝你,尽量不要招惹他们吧。”叶继开笑道。

  “哦?是吗?若是我非要和他们作对呢?”韩政温笑道。

  “死路一条。”叶继开直接说道,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叶继开的话语落下,大厅之中的陈达等人,都不由笑了。

  “叶继开,我看你是在落叶城待的时间太久了,人都待傻了吧,你居然敢把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和宰相大人相提并论,真是可笑。”陈达趁机揶揄嘲笑道,对于陈达来说,他的快乐,就是建立在对于叶继开的嘲讽上。

  其他人,也都纷纷嘲笑叶继开是在白日做梦,闭着眼睛说胡话,就连韩政温,都不由摇了摇头,把叶继开的话,当成了一个神经病患者说的话。

  韩政温的背后,可以说,就是龙翔帝国,这个星球上,可没有一个势力,敢和龙翔帝国作对啊。

  所以,叶继开说的话,完全就是无脑,瞎扯淡,没人会当真。

  陈达等人,正在揶揄叶继开是不是疯了的时候,突然,宰相府的管家匆匆走了进来。

  “韩相,不好了,陈大人他们的儿子出事了。”管家一进来,就连忙说道。

  “怎么回事?”韩政温皱眉问道。

  陈达这些人,也急了。

  “这我也不清楚,陈大人,你们等一下千万不要激动。”管家说道,然后对着外面喊道:“你们都进来吧。”

  很快,一个个小厮走了进来,这些小厮手上,都捧着一只断臂。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