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达等人,自然认识各自儿子后面的小厮了,看到这些小厮手上都拿着一条断臂,陈达等人,大惊失色。

  “这是怎么回事?”一时之间,整个大厅之中,都是陈达等人的质问声。

  韩政温面无表情地看着,对于陈达这些人的儿子,韩政温也知道一点,都是一些纨绔,经常在帝都横行霸道,不过官官相护,一般情况下,他也是睁一眼闭一只眼,至于这些纨绔的生死,他并不关心。

  小厮们见到老爷,纷纷跪地,说出了刚才在龙门街发生的事情,哀求老爷做主。

  听到小厮们的话,陈达等人,顿时大怒。

  “那小子,竟然敢如此嚣张,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一号人物了。”陈达语气阴森至极地说道。

  叶继开也睁大着眼睛,难以置信,自己只是离开了云凡一下,没想到云凡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不过说实话,叶继开的内心,还是十分的振奋的,反正对于陈达这些人,叶继开是恨之入骨。

  叶继开本来还准备替云凡担忧一下,但是转念一下,云凡既然敢这么做,肯定是底气十足,这次云凡来帝都,叶继开可不信,云凡真是来游玩的。

  叶继开总觉得,帝都要因为云凡的到来,而变得不平静,云凡今天教训这几个纨绔,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罢了。

  云凡连龙翔帝国的帝王都不放在眼中,更别说,陈达,韩政温这些人了。

  “你们先去处理这件事情吧,带着侍卫过去,我倒要看看,那小子,敢不敢和我们龙翔帝国的军方发生冲突?”韩政温说道。

  陈达等人,心急如焚,点了点头,然后顺便将叶继开带上,就离开了宰相府。

  “叶继开,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让你们统统给我儿子陪葬?”离开宰相府,陈达见一旁的叶继开,脸上竟然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不由大怒。

  “陈达,你放心吧,你的儿子不会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位云公子要杀你的儿子,你的儿子,一根骨头都别想留下。”叶继开笑道。

  “呵呵,叶继开,你别以为自己在什么地方找了一个靠山,就可以有恃无恐,就凭你,能找到什么样的货色?你就继续装吧。”陈达见叶继开,竟然还是这般嚣张,不由冷笑道。

  “陈达,看在咱们曾经是同门的面子上,我劝你一句,等一下见到云公子,赶紧跪地认错,这样云公子或许还会大发慈悲,饶你和你那儿子一命,要不然,我看不仅仅是你儿子要死,就连你,也要死。”叶继开突然侧头,看着陈达,一脸郑重地劝说道。

  “呵呵,那就走着瞧吧。”陈达也不生气了,叶继开这是存心要气他,陈达犯不着生气。

  很快,陈达就调集了一队皇城侍卫,气势汹汹地朝龙门街而去。

  龙门街,云凡等人,依旧坐在这里,陈健这几个纨绔,此刻脸色惨白,垂垂欲死了。

  “哒,哒,哒......”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而在马蹄声之中,还夹着着整齐划一的硬底靴子踩踏石板地面的声音。

  然后就看到,有些拥挤不堪的龙门街的人潮,自动朝两旁分开,让出了一条路,一队皇城侍卫护着几辆灵兽车,朝这边飞速而来。

  “龙腾阁参议使陈达陈大人,兵部尚书李兆中李大人.......驾到,龙翔帝国子民,还不速速拜见。”突然,这群气势汹汹的队伍之中,有人高喊,将陈达等人的官位都报了出来,这些可以说,都是龙翔帝国的超级大官了,此刻齐聚在这里,还真是罕见啊。

  这道声音一说完,立马就看到,围观者,有一大半都跪到了地上,帝国子民,见到高官,要行跪拜礼,这是很正常的,但是今天在场的,还有不是龙翔帝国的人,他们自然没必要跪拜了。

  就连云凡身边的那位老者,都带着孙子孙女跪下了,他们骨子里,还是不敢反抗强权。

  云凡也没有制止,只是怡然自得地喝着酒,对于眼前的事情,就好像根本没看见一般。

  因为陈达等人的到来,云凡面前,早就空出了一片空地,上百名身穿铠甲的皇城侍卫,手持刀戈,依仗威严,陈达等人,从灵兽车之中走了出来,叶继开也在其中。

  看到叶继开,郑凝香和叶紫媚,不由担忧,要不是场合不对,她们都要扑过去了。

  “爹!”

  “爹!”

  ……

  陈健这些纨绔们,见到自己的老爹来了,顿时激动起来,纷纷声嘶力竭地喊道。

  只是,他们刚刚喊出口,就感觉到不对劲了,肩膀处突然传来一阵清凉,他们侧头看去,只见他们的另外一只手臂,也从肩膀处掉了下来。

  这些纨绔崩溃了,他们这才想起云凡刚才的话,说一个字,就再断他们一条手臂,他们已经憋了半天没敢说话,现在看到自己的老爹来了,太过激动,也都在心中想着,自己老爹来了,给云凡十个胆子,云凡也不敢再对他们怎么样,所以他们这才敢开口说话。

  哪想到,只说了一个字“爹”,就真的又被断了一条手臂,他们现在,两条手臂全部断了,看上去,凄惨无比,本来还想让他们的爹帮忙报仇的,但是此刻,为了他们仅剩的两条大腿着想,没人敢在说话了。

  陈达等人,目瞪口呆了,恍惚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来人,将这狂徒拿下。”陈达怒吼着,本来还想和云凡谈一谈,但是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了,云凡这也太嚣张了,竟然敢当着他们的面,将他们儿子的手臂又给断了。

  这是在明目张胆地和他们宣战,陈达这些人,感觉自己的颜面,就这样被人放在地上践踏,岂能淡定。

  一群皇城侍卫,纷纷朝云凡涌来,气势汹汹,所有人,都纷纷退避,生怕被牵扯其中,就在众人以为将有一场恶战的时候,云凡,依旧坐在椅子上,很是淡定地端着酒碗,喝着酒,一碗酒喝完之后,云凡将手中的酒碗一倾,一滴酒从碗中低落了下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